特首梁振英以其「語言偽術」聞名於中港,想不到反佔中的「幫幫香港 出聲行動」發起人周融,昨天示範了另一種騙人的把戲,那就是如何玩弄大話的「偽術」。

坦白說,童工原本對「幫港出聲」、以至周融此人並無興趣,全因這類人以扮中立去包裝其支持建制,但,今次周融卻以自己大話包裝為「事實」,反過來把人家說的真話當成「大話」,那就有點過份。

周融的「大話偽術」的「精粹」,在於不是全是大話,當中一部份是事實,但最重要部份,則是大話連篇,全因以周融這些在商場打滾的聰明人,明白全屬謊話是騙不了人,只有半真半假的話,才最容易叫人入信、最易騙人。

周融日前撰文《甘地,馬丁路德金,佔中理念和「抽水」王》,指佔中三子常引用的甘地、馬丁路德甘,根本沒有任何「佔領」行動:

「兩次甘地「非暴力行動」的公民抗命特點為何?
鹽稅重,甘地以自製鹽抗命。英國人用印度棉對印度經濟侵略,甘地以自織棉做Khadi抗命。我們香港人的說法是「冤有頭,債有主」,甘地沒有提出什麼「佔領孟買,癱瘓加爾各答」行動,對不對?假如甘地是威脅傷害一眾老百姓來反英,他還會是印度國父、民間聖雄嗎?」

「馬丁路德金最漂亮非暴力抗爭一役是「向華盛頓進軍」。25萬來自美國各地的人,在1963年8月28日聚集在林肯紀念碑,聽著「我有一個夢想」的演辭。這促使美國國會一年後通過Civil Rights Act,廢除種族歧視。
問題是進軍完畢,有否因利乘便馬上來個「佔領華盛頓」(Occupy Washington DC)?
事實是馬丁路德金和一領袖在集會完畢後,馬上和甘迺迪總統會議。25萬民呢?慶祝一夜後和平地回家去了。」

但,事實是否如此?周融「大話偽術」厲害之處,在於前一半是真,後一半是假、或、可以說,隱瞞真相。

甘地的確沒有「佔領孟買,癱瘓加爾各答」、但,1930年甘地的食鹽進軍行動,他在5月4日被捕後,國大黨領導了搶鹽倉的鬥爭,那,換另一個說法,就是佔領鹽倉!搶奪鹽倉的志願隊員來到離鹽倉100碼的地方, 一聲令下,一小隊一小隊志願隊員開始向鹽倉衝過去, 警察命令他們散開,他們毫不理會, 警察衝過來用木棍向志願隊員亂打,所有人不反抗, 一個個倒在地上, 那些沒有被打中的,仍然向前進,直到被打倒在地為止,這,不正是佔中三子每天在說的和平非暴力佔中方式?

至於馬丁路德甘的「大話」就更明顯了。馬丁路德金沒有「佔領華盛頓」, 卻在伯明翰安排大批黑人在只准白人進入的圖書館、飯堂長時間靜坐, 伯明翰警方以違反種族隔離規定拘捕參與運動的黑人,馬丁路德甘也因此被捕,更在獄中寫下“Letter from Birmingham Jail”,即戴耀廷常引用的文章。

這些史實,周融這自命博學的前「名嘴」會不知嗎?為何,仍要篇那些「大話」?這,就涉及那人的品格、操守、以及,良心與良知了,沒有這些的人,只為一己之利,有甚麼事龫不出來?

誰是正,誰是邪?顯而易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