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工說特首梁振英日前為梁特在地區論壇言論深以為憂,認為不但無助社會和諧,反令撕裂惡化,今天《信報》林行止先生專欄,亦提出相同憂慮,當然,林先生分析,自然更深入:

「以梁振英上台這年多來的作風看,既不像董建華的議而不決,亦不似曾蔭權的只說不做;他為針對時弊而推出的種種行政措施,往往有不惜代價但求立竿見影短期效用的「無畏無懼」,以牛刀殺雞是梁氏一道重要板斧,另一「絕招」是敵我分明,任何層次與其主張有異的個人及群體,自有交鋒對壘的烽火台與之對着幹。梁氏走進民間是走進擁護者中間,聽取意見,也只聽表態支持者的訴求。形成當前水火不容、群眾撕裂的形勢,當初激進泛民議員和衝動群眾的張狂不是全無責任,可是,令整個社會變得暴戾、正邪難辨、是非不分的亂象,卻肯定是梁振英政府一上任便定下對「敵方」採取反擊手法有以致之!香港這年多來的變化,不僅令人吃驚,更令人極為憂慮。」

梁特此「敵我矛盾」政治操作手段,與其當選時所說的「香港營」宣言,大相徑庭之餘,更令不少市民覺得,梁特政府親疏有別,執法處事不公道,較諸以往特首,變本加厲。

就拿梁特要向廉署投訴林奮強、張震遠的人,向兩人道歉一事為例。梁班子中,形像較林、更差的人,大有人在,如羅范椒芬、張志剛等,何以,沒有人去廉署投訴羅、張?原因十分簡單,因為政黨也好、泛民也好,兩人真的無可疑之處,不會有人假造證據向廉署投訴,設若林、梁兩人真的無任何可疑問題,人家可無風起浪嗎?

另梁特選舉對手唐英年,同樣對廉署查其僭建憤憤不平,質疑僭建與廉署有何關係,何以,梁特當時又不發聲?市民大眾看到這樣情況,又怎能不聯想到,向廉署投訴梁班子有錯,投訴梁對手、敵人,則沒有問題?

挺梁號召人、屏山鄉委會主席曾樹和今天接受《明報》訪問,揚言「其實我最想流血衝突」:

「被問到若論壇當日沒有警察維持秩序,可能會有流血衝突時,他表示「其實我最想流血衝突」。當被問到會否擔心梁振英未來兩次落區會有流血衝突,他稱「唔擔心,最好」,又說要「喚醒全港市民,知道這班(人民力量)是什麼人,如果唔係點會有流血衝突」,並稱不明有團體的行為令致「特首落區了解情 況也不成」。」

原來,支持梁特的人,可以公開鼓吹暴力,甚至以流血威嚇反梁特的市民,若此翻言論出自長毛之口,梁特又必站出來加以批評,但,他會批評曾樹和嗎?會要求警方調查嗎?

童工信公道,自在人心,而非梁特一己之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