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寶血會培靈學校教師林慧思早前因不滿警員處理青關會和法輪功人士糾紛,偏幫那些愛國愛港人士,與警員罵戰時以英文粗口反撃,結果引發一場論戰。有人撐林老師不懼強權,但也有人認為林做法教壞學生。

警察員佐級協會、警務督察協會亦發聲明, 於鬧市中,眾目暌暌下,粗言穢語, 辱罵執法警務人員,予以強烈譴責,亦擔憂影響學童公民與德育教育,遺禍下一代云云。

童工對兩個警員協會強烈不滿,深感興趣。原來在前線警員眼中,被人以英文粗口罵一句,是如此嚴重的事情,即是,作為執法人員,不容在市民前被人以粗言問候,否則就會大失尊嚴。

這時,童工想起一單新聞。

「總督察警署狂爆粗 問候高堂 市民投訴

【本報訊】一名總督察疑在警署高聲爆粗,「問候」下屬卻碰巧被一名在警署內報案的巿民聽到,認為不堪入耳有損警隊形象,去信警務處及監警會投訴。警方昨日回應指出,有關警區暫未接獲投訴,但已把巿民的投訴轉介投訴警察課調查。

該名市民表示,最近到將軍澳警署報案及錄取口供期間,忽然聽到鄰房有男子粗言穢語,「×你老×」、「你哋做咩×嘢呀,唔係咁×樣都唔識吓」,其後一名警員滿臉「仇」容走出來,查問下警員指是上司罵人,又指「費事畀人搞咪唔出聲囉,做細無計。」其後該名市民發現疑用粗口罵人者,是一名觀塘警區總督察,他批評爆粗警察有損警隊形象,希望警方處理。警方回應指,觀塘警區暫未接獲投訴,但已把巿民的投訴轉介予投訴警察課調查,強調重視警務人員操守及紀律,亦有守則規管言行,維持警隊專業形象。警務督察協會主席曾昭科則認為,各行各業都有人用粗口,而被罵對象亦不是巿民,認為今次市民投訴警察爆粗屬反應過敏,希望公眾諒解及包容警察。」(引用自2012年06月12日的東方日報)

與林老師的Fuck比較,「×你老×」、「你哋做咩×嘢呀,唔係咁×樣都唔識吓」明顯粗俗得多,更有侮辱性,何以,警務督察協會主席曾昭科會認為,「各行各業都有人用粗口,而被罵對象亦不是巿民,認為今次市民投訴警察爆粗屬反應過敏,希望公眾諒解及包容警察」?難道,警察可以被上級、甚至權貴在市民面前公開以粗口問候,但小市民以粗囗與警察對罵就是十惡不赦?警察講粗口,警方方就叫市民包容;市民講粗口,就絶不能容忍?究竟,警員抵受粗口壓力,是否因人而異?越高級、越有權勢的人說的粗口,警員抵受力越大,越不會感到受傷害?

童工對警員的「特殊構造」,真的十分感興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