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幾何時,利益申報制度是香港官員防止以權謀私的重要防線,也是市民對官員不會以權謀私信心來源。

但,梁振英班子上場後,不斷真人試演如何將利益申報制度,由防止利益衝突,變成用來包庇利益衝突。

最新例子是「慣犯」、發展局局長陳茂波。

坦白說,任何制度也有漏洞,制度能否行之有效,人,是否真心尊重制度,那才是關鍵,若有人要刻意找尋當中灰色地帶,從中謀利,再好利益申報,一樣有問題。

陳以古洞土地權益,只是由太太家族持有,非他本人、太太、子女擁有,所以不用申報。規矩上他沒有錯,但,誰也知該幅地原先是他持有、之後轉名到太太、再之後轉到太太家族手上,是否借此達至「合法地避開不合法利益衝突」?恐怕童工不用多說了!

當年立法會審議高䥫撥款,石禮謙等議員被指沒有申報非執董、以及子公司可能涉利益衝突遭立會調查。2011年立法會完成報告,當時陳茂波仍是議員,他發言時相當議正詞嚴,認為子公司不申報,容易構成規避利益:

「主席,最具爭議的是甚麼呢?那就是子公司的情況。主席,大家 可以想像一下,如果一間上市公司是在境外註冊,它只是一間控股的 空殼公司,業務均是透過旗下的不同子公司經營,這個空殼控股公司 除了持有不同子公司的權益之外,本身沒有任何業務。如果利益申報 只限於母公司這一層,這會否是當時制訂這規則的原意呢?如果是這 樣,這項規則又是否很容易被規避呢?」

想不到今天陳茂波,就是用他當年批評利益申報制度漏洞的知識,為自己迥避申報利益!

若以當日陳茂波去「審判」今天陳茂波,他,會否較當日石禮謙等人更重罪?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