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七月 2013.


發展局局長陳茂波昨天終於現身,就其隱瞞家族成員在於新界東北古洞擁有土地一事作解釋。不論是陳在立法會上, 引用《聖經.彌迦書》「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又或引用中文大學新亞書院校歌「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千斤擔子兩肩挑」,說穿了,就是不肯辭職。

A說從陳太許步明連日發出聲明,陳想證明自己真的在有關土地上,並無直接得益及控制權、自然不用申報、那,亦不存在隱瞞利益衝突,但作為問責官員,按規章辦事、不違規違章只是基本要求,其重要的是有否考慮政治觀感、做決定時兼顧市民感受,否則,那就不是政治問責官員,而是公務員。

觀陳局長表現,他至今仍不肯承認在事件中犯了政治失誤:事前未有自行公開自己及其家族成員在新界東北有關土地、事後多翻迴避詳盡交待事件、要傳媒不斷逼供才像「擠牙膏」般逐小公開,嚴重打撃政府公信力、令新界東北發展面對更大困難。

單是這些原因,作為問責官員,陳茂波已有足夠理由問責下台,可惜,他卻賴死不走,連作為政治問責官員的最後一點尊嚴也失去,只餘下一身罵名。


發展局局長陳茂波被指隱瞞持有位於古洞的新界東北土地,搞了這麼多天,陳局長被逼解畫,卻是越解越多疑點、越描、就是越黑。包括陳所謂的:「Orient Express這間公司中,我沒有實際權益,該公司是我太太及其家人的」,原來,「我的家人就是我兒子」!這,倒有點高登網民常說「我的朋友就是我」的味道!

解畫不成,陳局長即拿出特首梁振英用來應付醜聞兩大「秘技」:拿太太出來「頂罪」 、「冇咗等於唔存在」。

陳太太許步明分別發聲明及接受個別傳媒訪問,為丈夫「頂罪」。她否認陳有誤導公眾,亦承認持有古洞土地的Orient Express是由她及子女持有的公司, 她透過Orient Express與許家的人, 以「國萬」名義購入農地, 日前說「該公司是我太太及其家人的」,是指土地權益由她與許家的人持有,而非Orient Express的股權。

許亦將一切責任「攬上身」,稱自己一如不少香港事業女性,將部分積蓄投資在土地樓房,自陳出任發展局局長後,她已不再投資香港物業,並主動出售手上物業,又稱自去年七月丈夫擔任發展局局長後,她和家人受到極大困擾。

而萬國方面亦發聲明,已委託獨立測量師行,為有關農地估值,在估值完成後,會將有關農地在市場按市值公開招標出售,以完全切除任何利益關係。

這種「拿太太出來「頂罪」」 、「冇咗等於唔存在」的技術倆,與梁特處理山頂大宅僭建手法如出一轍,但問題是,就算真如陳太所言,陳局長的「我的家人就是我兒子」是一場誤會,但陳企圖隱瞞其在古洞土地權益、傳媒不揭發就不公開,這個關鍵操守問題,陳局長及他的太太,至今未有公開承認是否有錯,因為,這是難以找借口推卸的責任,一旦承認,下台將難以避免。

至於標售土地,A說那是「得啖笑」的舉動。所謂以市價標售,相信會貼近收購價,估計最多只有一、兩成折讓,即陳局長及其家人仍可收逾千萬,而且,東北發展能否成事尚未可知,提早套現,除笨有精,賣掉土地,囤地之說亦不再存在!

問題是,今次是傳媒揭發,陳茂波才現形,關鍵是陳對其利益衝突申報不誠實,一個不誠實的局長,應否承擔罪責下台,以示公職人員對誠信重視,才是陳局長要回應公眾的問題。


曾幾何時,利益申報制度是香港官員防止以權謀私的重要防線,也是市民對官員不會以權謀私信心來源。

但,梁振英班子上場後,不斷真人試演如何將利益申報制度,由防止利益衝突,變成用來包庇利益衝突。

最新例子是「慣犯」、發展局局長陳茂波。

坦白說,任何制度也有漏洞,制度能否行之有效,人,是否真心尊重制度,那才是關鍵,若有人要刻意找尋當中灰色地帶,從中謀利,再好利益申報,一樣有問題。

陳以古洞土地權益,只是由太太家族持有,非他本人、太太、子女擁有,所以不用申報。規矩上他沒有錯,但,誰也知該幅地原先是他持有、之後轉名到太太、再之後轉到太太家族手上,是否借此達至「合法地避開不合法利益衝突」?恐怕童工不用多說了!

當年立法會審議高䥫撥款,石禮謙等議員被指沒有申報非執董、以及子公司可能涉利益衝突遭立會調查。2011年立法會完成報告,當時陳茂波仍是議員,他發言時相當議正詞嚴,認為子公司不申報,容易構成規避利益:

「主席,最具爭議的是甚麼呢?那就是子公司的情況。主席,大家 可以想像一下,如果一間上市公司是在境外註冊,它只是一間控股的 空殼公司,業務均是透過旗下的不同子公司經營,這個空殼控股公司 除了持有不同子公司的權益之外,本身沒有任何業務。如果利益申報 只限於母公司這一層,這會否是當時制訂這規則的原意呢?如果是這 樣,這項規則又是否很容易被規避呢?」

想不到今天陳茂波,就是用他當年批評利益申報制度漏洞的知識,為自己迥避申報利益!

若以當日陳茂波去「審判」今天陳茂波,他,會否較當日石禮謙等人更重罪?


《蘋果日報》今天報道,負責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發展局局長陳茂波, 原來在涉及發展的心古洞北發展區,擁有最少三幅農地, 政府收地時估計可坐收1,245萬元賠償,而擁有土地的公司國萬實業有限公司, 股東為之一Orient Express Holdings Limited、實為陳茂波居住的禮頓山單位持有公司偉活發展股東, 顯示陳茂波及其許步明有份持有地皮,而最大問題是,報道指陳從未向行政窨會議申報國萬實業,而據報道稱,陳於8月上任,到10月他太太才將有關公司股權轉讓,明顯已違反了相關問責官員申報制度。

只要不善忘的話,當年陳茂波被指從事劏房業務被揭發,陳曾承諾會處理好涉利益衝突問題,作為會計専業人士,他必定會小心檢視其名下及家族投資,是否仍有與其職務存在利益衝突的項目,換句話說,就算他「一時忘記」,經劏房風波一役後,他再審視其名下投資,理應在去年已知自己在新界東北有地,那,他為何不一早自爆,要等傳媒踢爆?

為何,他明知自己要處理新界東北發展,明知就算將股權轉讓到太太家族人士持有,仍會構成利益衝突,何以,不索性賣給第三者,斬斷關係?

或許,正如一些人常說,陳茂波就是不捨那逾千萬的補償,不想到臨門一腳才失去,情願「搏一搏」,以為傳媒未必查到。

但他到今天也不明白,若他要抓大錢,就千萬不要做官;做官就不要想抓大錢。

因為,這兒不是偉大祖國,市民、傳媒對利益衝突,那是絶不會放過的。


近年香港出現港獨聲音,雖然童工相信那絕非主流,但偉大祖國卻視之為洪水猛獸,大有以核彈炸蚊之勢!不過,若偉大祖國有人帶頭支持港獨,不知又如何呢?

A傳了一則新聞給童工,那是香港足球員葉鴻輝,因被中國足協介定為「外籍球員」,不能轉投中超球隊貴州人和: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郭正謙)葉鴻輝轉戰中超受阻!港隊門將葉鴻輝轉投中超球隊貴州人和出現變數,中國足協表示在門將位置上香港球員屬外籍球員之列,跟據規定不能註冊,令葉鴻輝的中超夢幾近破裂。
內地球壇因為保護年輕門將的發展,向來在門將位置上拒絕引入外援,不過中國足協日前表示,原來港澳門將亦在拒絕註冊範圍之內,令葉鴻輝轉投貴州人和受阻,貴州會方目前正積極與中國足協斡旋,希望事件早日得以解決。」

有關報道來自《文匯報》,理應不涉任何抹黑歪曲偉大祖國的成份。童工再查資料,原來中國足協於1999年定下規例,為保障本土門將,禁止球會引入外籍門將,而「外籍」的定義,就是在國際足協內有獨立身份的足總。2013年中國足協關更在中超球會的條例中,寫明不得讓外籍門將註冊,「外籍」者包括了香港和澳門在內。

即是,根據《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中國足協規定,明顯已是違背了《基本法》,不將香港當作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而《基本法》第一百四十九條亦寫明,特區體育組織可以用「中國香港」名義,以獨立身份參與世界性組織: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教育、科學、技術、文化、藝術、體育、專業、醫療衛生、勞工、社會福利、社會工作等方面的民間團體和宗教組織可同世界各國、各地區及國際的有關團體和組織保持和發展關係,各該團體和組織可根據需要冠用" 中國香港" 的名義,參與有關活動。」

又即是,就算香港在在國際足協內有獨立身份,根據《基本法》也不可能是獨立於偉大祖國的「外籍」,誰也知道中國足協名義上是非官方,實際上仍是由中共操控,若連中國足協也帶頭支持港獨,偉大祖國可不要罵香港有人搞港獨了!


恒隆集團主席陳啟宗為特首梁振英金主,已是眾所周知的事。他昨日出席「香港前景 何去何從」對談會時,批評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不肯花錢,未有為下一代作投資,令香港繼續繁榮,就業職位、工資及工種增加,直指曾是「大罪人」:

「歷史會證明係香港一個大問題,講得白啲,係大罪人。」

即是,只要心水清一點,以往誰罵曾俊華不肯花錢最狠?不用Google,童工也可以數出來:李卓人、張超雄、陳婉嫻、梁國雄等,他們不是工會領袖,就是左翼人士,陳啟宗貴為上市公司主席,大資本家,不是罵政府不減稅減開支,倒過來罵政府不肯大灑金錢,不知還以為他加入了工黨、工聯會、社民連!

當然、另一個可能性是陳主席「良心發現」,要做良心資本家,但,話又得說回來,陳主席可沒有身先士卒,政府不肯花錢有為下一代作投資,他先以自己的企業回報社會,陳主席本業仍是地產、仍是專建豪宅、更積極進軍內地地產業,不見他大手在港投資新產業,增加就業職位,令香港繼續繁榮。

那,餘下一個可能性,就是為他的「老朋友」梁特施政失誤找借口。早前陳在一個午餐會後,被問到梁特民意大跌,是否有管治危機時,陳主席不認為梁班子有任何大問題,董班子及曾班子執政時亦曾被市民批評云云。若為梁班子沒有任何大問題,那,誰有問題?

原來,問題出在曾俊華身上!

那,問題又來了,難道,曾俊華不是梁班子?還是,曾俊華不是梁粉?

為何,梁特不炒掉曾俊華?


曾幾何時,偉大祖國在毛澤東發動的連串政治運動下,將人性全面扭曲、磨滅:親情、友情、人倫全不及對黨的忠誠、爹親娘親不及毛主席親;去到文革之時,不少人已去到只有黨性、沒有人性地步:父母子女互相揭發、兄弟姊妹互相批鬥、學生置老師於死地、妻子告發丈夫入獄;在那個年代,人性、早被狼性取代!

今天的偉大祖國以大國自居,經濟迅速發展,毛澤東的東西、除了餘下天安門的巨像、那安放在毛澤東紀念堂、有點「死無葬身」味道、任人觀看的毛遺體外,甚麼無產階級革命、社會主義計劃經濟,早己不存在,偉大祖國在經濟上,甚至較資本主義更資本主義!

唯獨、毛澤東的獨裁專政,仍在偉大祖國中陰魂不散、仍繼續扭曲人性,繼續將一些人變成狼。

昨晚鑑鏘集《我媽媽無罪》,那是介紹維權人士子女,如何受母親牽連。當中維權人士劉萍女兒廖敏月,因為擔心媽媽的生命危險,反對她參與維權工作,令母女嫌隙日深。直至媽媽在四月中被公安拘捕關押,廖敏月終挺身為母親伸冤辯護。

但,最令童工驚訝的是,劉萍做公安的丈夫,不但阻止女兒救母,更妻子劃清界線

父:「走,跟我走。」

女:「我不走。」

父:「我現在再問你一遍,你如果想要脫離父女關係,你就再去。」

女:「我為了母親到這裏,是你自己要脫離父女關係。」

父:「你母親是自作自受。」

女:「她沒有罪!」

父:「有罪沒罪不由你說,你們現在為了一點蠅頭小利,被境外敵對勢力利用,你們到最後也會一樣的。」

童工真的難以想像,一名丈夫不是保護妻女、而是妻子出事、加入「揭發」妻子,「被境外敵對勢力利用」?!他,為了升官?為了自保?可以連愛人、女兒也棄之不顧?

中共常說他們「進步」了,但,骨子裡其實與毛年代沒有分別、其獨裁極權仍舊不斷將人變狼,縱使,他們學懂了穿西裝打呔,狼性,仍未改變。


2013-07-10_230507

香港基本法推介聯席會議於2006年出版的《香港基本法小學生簡易讀本》,被指有洗腦之嫌,當中除了稱行政、司法和立法機關之間要互相配合,「其中配合更為重要」、「管理香港的人必須愛祖國、愛香港」外,童工留意其中一節提及、「行政長官法律地位高於行政、立法、司法三個機構」。

特首「法律地位」高於行政、立法、司法三個機構?這,已非法腦或誤導如此簡單,根本就是完全錯誤。

不論是特首、行政、立法、還是司法機構,其權力來源也是《基本法》,並無高低之分,就算特首任命官員、法官,權力也是來自《基本法》,大家權力來源相同,如特首要解散立法會,不是說一句解散就可以,先要出現《基本法》第四十九條所述情況: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如認為立法會通過的法案不符合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整體利益,可在三個月內將法案發回立法會重議,立法會如以不少於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再次通過原案,行政長官必須在一個月內簽署公佈或按本法第五十條的規定處理。」

繼而發生第五十條的局面,才可解散立法會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如拒絕簽署立法會再次通過的法案或立法會拒絕通過政府提出的財政預算案或其他重要法案,經協商仍不能取得一致意見,行政長官可解散立法會。
行政長官在解散立法會前,須徵詢行政會議的意見。行政長官在其一任任期內只能解散立法會一次。」

換句話說,特首連解散立法會權力,也有《基本法》加以限制,更不要說《基本法》第七十三條( 九 ) ,授權立法會可罷免特首機制:

「如立法會全體議員的四分之一聯合動議,指控行政長官有嚴重違法或瀆職行為而不辭職,經立法會通過進行調查,立法會可委托終審法院首席法官負責組成獨立的調查委員會,並擔任主席。調查委員會負責進行調查,並向立法會提出報告。如該調查委員會認為有足夠證據構成上述指控,立法會以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可提出彈劾案,報請中央人民政府決定;」

「行政長官法律地位高於行政、立法、司法三個機構」之說,根本就是錯誤,如此讀本、教壞學生、政府應否要求收回?


昨天,多個即時新聞平台報道,《信報》向員工發內部電郵,指行政總裁羅燦將在10月份辭職,但繼續出任董事,新總裁人選未有公布。

原本,傳媒高層如玩音樂椅,人事轉變是常有的事,但A說江湖傳聞,羅燦辭職非如外界所想簡單,想不到A聽到的傳聞,今期的《壹週刊》已報道了:

「剛慶祝四十周年的<信報>,高層人事變動.行政總裁羅燦周一辭職,會過檔黃楚標的DBC數碼電台.<頭條日報>財經網總監郭艷明,九月將會過檔<信報>做老總,上頭已下旨,明年三月要將<信報>變成純財經報紙. 」

《信報》要變成純財經報紙?全城皆知,《信報》除財經新聞及專欄受讀者歡迎外,《信報》政治評論亦深受讀者愛戴、林行止、練月錚的政論深受歡迎、若變成純財經報紙,《信報》可讀性起碼跌一半!

童工不知這和傳聞中,偉大祖國要整頓香港反對輿論是否有關,《壹週刊》報道是否真實、《信報》老闆小小超應有一個交待!若非事實就要盡快澄清!

童工記得,當年偉大祖國朱鎔基說過,《信報》是他必看報章,童工亦有理由相信,朱鎔基要看的不是歌功頌德內容,而是一些批評的分報道,當中必定包括政治報道在內,若《信報》變成純財經報紙,朱總理還會看嗎?


香港記者協會昨發表名為「烏雲壓城」的言論自由年報,形容本年度是「新聞自由糟糕的一年」。報告提到特首梁振英上任1年,回應傳媒查詢的情況:

「記協年報卻顯示,梁振英班子上任首11個月回應傳媒1555次,較曾蔭權班子05年的918次多七成。梁班子作簡短訪問、「烽煙」清談訪問、書面聲明、簡布會及記者會的數目均較曾班子多,但以書面聲明回應的比率,卻由2.4%升至11.8%。」(引用自《明報》)

童工覺得,拿梁班子上任11個月,回應傳媒1555次,較曾班子05年的918次多七成,不能得出「梁班子較曾班子更重視回應傳媒」的結論,全因,凡傳媒工作者,不是政府或社會「出事」,不會找政府拿回應,梁班子在上任首年,較曾班子回應傳媒多,只能反應梁班子一年任內,「出事」較曾班子多。

反而,「以書面聲明回應的比率,卻由2.4%升至11.8%」、再加上特首及司局長,越來越習慣以網誌回應社會事件,令童工擔心,究竟,我們的政府,真的是越來越開放、還是,只懂自說自話、甚至、淪為「網上毒男政府」?

七月 2013
« 六月   八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Blog Stats

  • 1,801,813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