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難得與久未聚頭的A喝杯咖啡,話題,自然離不開近日熱門事件。A問童工有沒有看過屈穎妍近日一篇文章「香港式政治審查」,A說屈把向嶺大新校長鄭國漢舉牌示威的學生,比作文革時批鬥老師、校長、教授的紅衛兵,A說雖然屈明顯偷換概念,但他身邊一些較保守朋友、同事,卻頗認同。

童工只能無奈地說,一個應該明白文革真相的人,可以輕易扭曲事實、再拿來寫文章,蒙騙一些對文革不甚了解的人。當年文革學生鬥老師,背後得到毛澤東、江清等當權者做靠山、中央文革小組支持奪權,那些紅衛兵有權弄死老師、校長、教授,嶺大示威學生一無實權、二無靠山,大不了是叫叫口號舉舉牌,拿他們與紅衛明比,不是有心混淆視聽,就是想借此加以抹黑。

之後與A談到演藝學生在畢業禮向特首梁振英抗議,在外國念書的A不明白,為何這麼多香港人覺得、演藝學生不尊重梁特?事實上外國大學生在畢業禮抗議是常有的事,根本不用大驚小怪。

童工日前在網上搜尋有關資料,發現在畢業禮抗議,根本不是甚麼大不了之事,甚至,較演藝學生更有「創意」!

2001年,民進黨籍前國大代表黃偉哲,於哈佛大學碩士畢業禮上,為了抗議校方不照慣例懸掛畢業生國旗,即中華民國國青天白日滿地紅旗,黃將國旗繡在碩士袍上出席畢業禮,以示抗議!

2008年,一班台大學生因不滿政府調高大學學費雜費,於台大畢業禮上,向校長李嗣涔舉牌抗議,大罵李曾公開支持加學費雜費是「校長失言」、「假公(公義)濟私(私校)」。

A笑說,那些罵學生的人,他們既然可以包容到民望如此低的梁特、為何不能包容學生?童工隨即說,這個世界上,想躲在高牆背後的人多、願意站在雞蛋前的人少呀!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