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封建王朝,皇帝雖以天子自居,但仍懼於蒼天懲罰,若有水旱之災,民怨四起,縱使是獨裁君主,仍會下詔罪己,求蒼天萬民寬恕,而仁厚君主,更不時以《罪己詔》反思其過。唐太宗貞觀二年蝗蟲成災,太宗下詔罪己:「若使年穀豐稔,天下大安,移災朕身,以存萬國,是所願也,甘心無吝。」

康熙十八年京城發生大地震,康熙帝在《罪己詔》中自責地震因登位以來未有整頓吏治,至令蒼天震怒:「地忽大震,皆因朕功不德,政治未協,大小臣工弗能恪共職業,以致陰陽不和,災異示儆。」

封建皇帝,見天怒人怨,尚且會下詔罪己,特首梁振英雖只有689名選委選出來,但,總要面對民意!其民望自當選至今長期不合格,梁特不但未有反省,承認施政有缺失之處,反而發表甚麼《施政匯報》,自吹自擂其施政有成績,單是他引以為傲的房屋土地政策,絕口不提其打壓樓市措施出台,市民仍買不到樓;白表免補地價買二手居屋,卻弄至居屋價越炒越上。

即是,不肯面對自己錯失、一意孤行的領袖,以史為鑑,只會越做越錯、越做越背離民意。7.1前夕,梁特《施政匯報》只令人覺得,他,到今天仍不明其施政錯在那兒,其剛愎自用,若為古代君主,必被後世史家評為昏君、甚至淪為亡國之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