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專訊】美國前中情局僱員斯諾登(Edward Snowden)在香港時間昨晚約11時在網上回答網民提問,當中,斯諾登說了這樣一句話:

「即使你並非監控項目的目標,也不代表監控沒有問題。」(remember that just because you are not the target of a surveillance program does not make it okay. )

這,不禁令童工想起2006年,特區政府通過的《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

當年,特區政府以保安為理由,不顧條例漏洞處處、缺乏制約、強行通過有關條例。當日泛民提出300項修訂,包括當時公民黨議員吳靄儀提出「日落條款」,以逼使政府定下檢討日期,但,今日力撐斯諾登的民建聯,正是當日支持政府的元兇,還記得當年民建聯的劉江華,正正如今天美帝以反恐作理由般、以治安大罵泛民修訂是「罪大惡極」:

「你叫我保皇黨也好,總之我們就要站在此,寸步不移,一條修訂都不能通過,不能夠讓反對派破壞治安(之目的)得逞。」

「在議會什麼都可以玩,香港治安不能玩。如果連治安都玩,反對派議員是罪大惡極。」

事實是,截取通訊及監察事務專員胡國興大法官在他上任後提交報告,不斷批評執法部門違規截聽,直言自己「好㷫」,又說部分執法人員「蔑視」其工作,2009年12月《明報》有如下報道:

「胡國興昨在記者會自爆,調查工作原來一直缺乏合法性,謂《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雖然訂明執法部門有責任確保披露截聽成果,只限於防止或偵查嚴重罪行或保障公共安全,但「無明確字詞授權我聆聽截取成果的錄音」。

他說,《2007年周年報告》揭發有廉署違規截聽後,「有人」即找出加拿大案例,挑戰其監察工作的合法性。該案判辭謂,加拿大沒有明文規定私隱專員「連法律專業保密權的截聽錄音都可以聽」,專員就此打官司後敗訴。身兼大法官的胡官認為該案無約束力但有說服力,「我有個疑慮,嚇住我,唔好聽住!」」

「胡國興贊揚廉署警方等部門破案非常出色,對維持社會公正有很大貢獻,但感嘆自己權小兼被動,在現行法例下,執法部門如果不遵照薄弱的「君子協定」主動向他報告違規截聽,「我就根本不知道有違規發生過,更別說調查」。」

建制派今日力撐斯諾登,理應認同他反對行政機關濫權侵犯私人竊取平民資訊的做法,那,建制派會否支持修訂《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收緊執法機關截取通訊的權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