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六四屠城24周年的日子,雖然,今年六四燭光悼念集會前,出現本土與愛國爭議,但,無阻童工與朋友出席六四悼念集會。

事實上,對童工與朋友的一代人來說,悼念六四,並不是甚麼本土、愛國之爭:24年前,有一班年青人,為反對中共貪污腐化,明知,一切只是以卵擊石、明知,他們走著一條不歸路,他們,仍繼續向前行,最後,以自己的鮮血、人生、生命、去堅持自己的信念。

那流血的一幕,至今,份在童工與朋友腦海中無法磨滅,當年,我們只能在香港聲援,今天,我們仍有責任,為那些以鮮血和生命堅持自己信念的無名英雄,把他們的信念承傳下去。

今天,中共最害怕的,就是六四學生這種「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信念,中共,昨開始向駐京港記者打壓,將記者帶到小區管理處,說「香港記者不熟悉北京情」,阻止港記者採訪六四新聞。中共已脆弱至害怕香港傳媒報道六四,擔心在內地做成影響,那,就是民不畏死、堅持信念、爭取民主人權、公平心義的力量。

香港,是偉大祖國眼皮下,每年六四也有以萬計市民、悼念、承傳六四學生犧牲精神的地方,那,早已超越甚麼大中華、本土之爭了,只要不認同中共專政貪腐、要延續當年學生抗爭精神,悼念六,乃責之所在。

六四提醒童工,抗爭,不是躲在鍵盤後,而是要站出來,甚至在強權之下,要有被打壓、失去自由的心理準備,假如,當這一天來到香港,回看六四犧牲的學生,今天揚言不到維園的人、不悼念六四的人,你會和當年學生一樣,敢於以自己的鮮血、人生、生命、去堅持自己的信念?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