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六月 2013.


昨天,難得與久未聚頭的A喝杯咖啡,話題,自然離不開近日熱門事件。A問童工有沒有看過屈穎妍近日一篇文章「香港式政治審查」,A說屈把向嶺大新校長鄭國漢舉牌示威的學生,比作文革時批鬥老師、校長、教授的紅衛兵,A說雖然屈明顯偷換概念,但他身邊一些較保守朋友、同事,卻頗認同。

童工只能無奈地說,一個應該明白文革真相的人,可以輕易扭曲事實、再拿來寫文章,蒙騙一些對文革不甚了解的人。當年文革學生鬥老師,背後得到毛澤東、江清等當權者做靠山、中央文革小組支持奪權,那些紅衛兵有權弄死老師、校長、教授,嶺大示威學生一無實權、二無靠山,大不了是叫叫口號舉舉牌,拿他們與紅衛明比,不是有心混淆視聽,就是想借此加以抹黑。

之後與A談到演藝學生在畢業禮向特首梁振英抗議,在外國念書的A不明白,為何這麼多香港人覺得、演藝學生不尊重梁特?事實上外國大學生在畢業禮抗議是常有的事,根本不用大驚小怪。

童工日前在網上搜尋有關資料,發現在畢業禮抗議,根本不是甚麼大不了之事,甚至,較演藝學生更有「創意」!

2001年,民進黨籍前國大代表黃偉哲,於哈佛大學碩士畢業禮上,為了抗議校方不照慣例懸掛畢業生國旗,即中華民國國青天白日滿地紅旗,黃將國旗繡在碩士袍上出席畢業禮,以示抗議!

2008年,一班台大學生因不滿政府調高大學學費雜費,於台大畢業禮上,向校長李嗣涔舉牌抗議,大罵李曾公開支持加學費雜費是「校長失言」、「假公(公義)濟私(私校)」。

A笑說,那些罵學生的人,他們既然可以包容到民望如此低的梁特、為何不能包容學生?童工隨即說,這個世界上,想躲在高牆背後的人多、願意站在雞蛋前的人少呀!


以往封建王朝,皇帝雖以天子自居,但仍懼於蒼天懲罰,若有水旱之災,民怨四起,縱使是獨裁君主,仍會下詔罪己,求蒼天萬民寬恕,而仁厚君主,更不時以《罪己詔》反思其過。唐太宗貞觀二年蝗蟲成災,太宗下詔罪己:「若使年穀豐稔,天下大安,移災朕身,以存萬國,是所願也,甘心無吝。」

康熙十八年京城發生大地震,康熙帝在《罪己詔》中自責地震因登位以來未有整頓吏治,至令蒼天震怒:「地忽大震,皆因朕功不德,政治未協,大小臣工弗能恪共職業,以致陰陽不和,災異示儆。」

封建皇帝,見天怒人怨,尚且會下詔罪己,特首梁振英雖只有689名選委選出來,但,總要面對民意!其民望自當選至今長期不合格,梁特不但未有反省,承認施政有缺失之處,反而發表甚麼《施政匯報》,自吹自擂其施政有成績,單是他引以為傲的房屋土地政策,絕口不提其打壓樓市措施出台,市民仍買不到樓;白表免補地價買二手居屋,卻弄至居屋價越炒越上。

即是,不肯面對自己錯失、一意孤行的領袖,以史為鑑,只會越做越錯、越做越背離民意。7.1前夕,梁特《施政匯報》只令人覺得,他,到今天仍不明其施政錯在那兒,其剛愎自用,若為古代君主,必被後世史家評為昏君、甚至淪為亡國之君。


特區政府放走了斯諾登,美帝自然暴跳如雷,白宮發言人強烈警告,偉大祖國及特區政府允許斯諾登離開香港,毫無疑問損害了美中關係。

美國司法部發言人說,自美方得悉斯諾登藏身香港後,一直與港府官員接觸。就有關引渡安排的討論中,直至上周五為止,港府「從未提及美方就引渡申請提交的文件是否充分的問題」,

正在印度訪問的美國國務卿克里說,中、俄的做法將必然導致種種「後果」。

當然,我們的特首梁振英,不會認是有心放走斯諾登,梁昨天見記者,否認美帝說法,堅持有向美國政府提出,要求補充引渡斯諾登的重要的資料。

入境處發言人堅持,未收過美方撤消斯諾登護照的通知。

A認為,港、美版本不同,必然有一方是「講大話」。若美帝「講大話」,但其為超級大國,縱使是「明屈」梁特,難道會怕香港向美帝報復?偉大祖國會為此向美帝反擊嗎?

不過,若然是梁特以「語言偽術」戲耍美帝,如港府對美帝說要研究引渡文件,事後卻說成是要求補充引渡斯諾登的資料,即是,美帝不同香港市民,不是梁特用「語言偽術」交待了,之後不再回應,就可以當沒有發生過,雖知,直到今天,美帝仍是香港最大貿易伙伴之一,只要美帝一個不高興,取消《美國─香港政策法》,將香港經貿地位,「降級」至與偉大祖國一樣,香港已相當麻煩!

或曰,偉大祖國會否支持梁特對抗美帝?

看昨天《環球時報》社評:「世界公眾不願看到斯諾登遭厄運」中,表面上對美帝不懼怕,但當中一句「斯諾登離開香港,中美關係多了一份安全。」明顯,偉大祖國已露底了。再加上社評說「在引渡斯諾登的問題上,與美國政府配合的壞處已經大於好處。與美國為敵仍是很懸的事,但如今也早已不是應當不顧一切巴結美國的時代。」即,偉大祖國也不想得罪美帝!

至於偉大祖國會否「不顧一切巴結美國」

看習總書記與奧巴馬親密地在總統莊園散步談心,就算不是「不顧一切」,但「巴結美國」呢,那,恐怕是不言而諭了!

那,若美帝要追究梁特責任,偉大祖國真的會誓死力撐?


面對美帝要求特區政府拘捕中情局、NSA外判商前僱員斯諾登(Edward Snowden),斯諾登昨突然閃電離港往俄羅斯。

特區政府隨即發表聲明,指華府曾要求特區政府向斯諾登發臨時拘捕令,但由於美方文件「未能全面符合香港法律所需的要求」,特區政府已向美方要求提供進一步資料,特區政府在未獲得足夠資料處理臨時拘捕令下,並無法律依據限制斯諾登離境,而斯諾登已「自行循合法和正常途徑」離港前往第三國。

表面上,故事似乎已結束,但,實際未完結。深夜外電報道,美國官方指斯諾登的美國護照已吊銷,理論上他並無合法旅遊文件離港:

「(Reuters) – The United States has revoked the passport of former national security contractor Edward Snowden, an official source familiar with the decision said on Sunday.

It was not immediately clear how Snowden was able to travel, and the official offered no details. An aircraft thought to be carrying him landed in Moscow on Sunday after Hong Kong let the former U.S.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 contractor leave the territory, despite Washington’s efforts to extradite him to face espionage charges. 」

有理由相信,美帝早已知會特區政府,斯諾登的美國護照已無效,阻止他離港,但,特區政府說斯諾登「自行循合法和正常途徑」離開,一個沒有護照的人,可以怎樣「自行循合法和正常途徑」離開?是否斯諾登有第三國發出臨時護照?

還是,特區政府明知他的護照失效、仍然放行?

以美帝一貫做事方法,肯定不會放過特區政府、必有「手尾跟」!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昨日公佈最新港人信心調查,當中港人不信任特區政府的比率,上升11個百分點至37%,被訪者對特區政府的信任淨值,即信任比率減去不信任比率,更跌至-5%,較3個月前調查急跌23百分點。而港人對中央政府不信任比率更高達45%,對中央政府信任淨值,亦跌至負數,急瀉25百分點至-20%。

但,更嚴峻的是,港人對「一國兩制」信任度亦大跌,各有47%受訪者相信及不相信「一國兩制」,即港人對「一國兩制」信心淨值,已經跌至零!也是自
1996年8月有關調查開始,首次錄得對「一國兩制」零信心!

這,不能不說是對「一國兩制」史無前例重大衝擊,但,建制派不但不認真看待檢討,反指責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調查不可信:

「本報記者昨邀前港區人大代表吳康民回應港大民研的民調時,吳即表明港大民研的民調「有偏見」,他從不會就此評論。

黃國健則表示,喬曉陽發表普選論是3個月前的事,他個人看不到近3個月有何大事,令港人對「一國兩制」失去信心,更直指港大民研的調查有問題,「港大總會在適當的時候、某一些時機,整個調查出來,有何特殊原因,鍾庭耀自己知道」。

記者追問黃國健為何有此意見,他說﹕「你問他自己,反正我不會相信港大的調查,他們調查蒐集的數目及提問的手法都值得商榷……起碼『一國兩制』信心淨值是零,相信是令人難以入信的事。」」(引用自《明報》)

對建制派如此「輸打贏要」,童工只可以說,真的是禍國殃民呀!看看以下港大民調圖表就可知:

2013-06-21_045901

自回歸以來,就算03年沙士、七一、反23條立法,港人對「一國兩制」信任度,也遠高於不信任度,香港「建華之亂」,也無損港人對「一國兩制」信心,若之前十多年,建制派也未批評有關調查結果不可信,為何,今次就會「有偏見」?

偉大祖國可知道,賊臣正是這些為保利益,不肯面對現實,承認中共治港失誤、引致眾叛親離、民心思變的人!


昨晚童工Facebook不斷有朋友貼出壹傳媒主席黎智英,位於九龍城嘉道理道的住宅,於凌晨1時被人以私家車撞閘刑毀的即時新聞,警方在現場門外,更發現一把開山刀及一把斧頭,明顯有恐嚇之嫌。

黎智英遭人恐嚇已非首次,早年更曾爆出有人在內地請殺手,企圖行刺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及黎智英,幸好犯人未行兇前已被拘捕。

今次對黎智英的恐嚇,相信與他名下傳媒報道有關,但,究竟純屬「得罪人」,還是與其政治立場、得罪北京有關係?雖然黎智英曾說過,不信阿爺會如此「明刀明槍」對付他,但A說今時不同往日,月初一名市民到旺角參加悼念李旺陽活動,與香港青年關愛協會成員爭執,其後被四至五名男子用摺椅扑頭襲擊,事後警方落案起訴一名啤酒公司經理傷人罪,該名被告的老闆,正是香港青年關愛協會主席!

所以沒有人可以保證,黎大宅被刑毀必與政治無關!


【明報專訊】美國前中情局僱員斯諾登(Edward Snowden)在香港時間昨晚約11時在網上回答網民提問,當中,斯諾登說了這樣一句話:

「即使你並非監控項目的目標,也不代表監控沒有問題。」(remember that just because you are not the target of a surveillance program does not make it okay. )

這,不禁令童工想起2006年,特區政府通過的《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

當年,特區政府以保安為理由,不顧條例漏洞處處、缺乏制約、強行通過有關條例。當日泛民提出300項修訂,包括當時公民黨議員吳靄儀提出「日落條款」,以逼使政府定下檢討日期,但,今日力撐斯諾登的民建聯,正是當日支持政府的元兇,還記得當年民建聯的劉江華,正正如今天美帝以反恐作理由般、以治安大罵泛民修訂是「罪大惡極」:

「你叫我保皇黨也好,總之我們就要站在此,寸步不移,一條修訂都不能通過,不能夠讓反對派破壞治安(之目的)得逞。」

「在議會什麼都可以玩,香港治安不能玩。如果連治安都玩,反對派議員是罪大惡極。」

事實是,截取通訊及監察事務專員胡國興大法官在他上任後提交報告,不斷批評執法部門違規截聽,直言自己「好㷫」,又說部分執法人員「蔑視」其工作,2009年12月《明報》有如下報道:

「胡國興昨在記者會自爆,調查工作原來一直缺乏合法性,謂《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雖然訂明執法部門有責任確保披露截聽成果,只限於防止或偵查嚴重罪行或保障公共安全,但「無明確字詞授權我聆聽截取成果的錄音」。

他說,《2007年周年報告》揭發有廉署違規截聽後,「有人」即找出加拿大案例,挑戰其監察工作的合法性。該案判辭謂,加拿大沒有明文規定私隱專員「連法律專業保密權的截聽錄音都可以聽」,專員就此打官司後敗訴。身兼大法官的胡官認為該案無約束力但有說服力,「我有個疑慮,嚇住我,唔好聽住!」」

「胡國興贊揚廉署警方等部門破案非常出色,對維持社會公正有很大貢獻,但感嘆自己權小兼被動,在現行法例下,執法部門如果不遵照薄弱的「君子協定」主動向他報告違規截聽,「我就根本不知道有違規發生過,更別說調查」。」

建制派今日力撐斯諾登,理應認同他反對行政機關濫權侵犯私人竊取平民資訊的做法,那,建制派會否支持修訂《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收緊執法機關截取通訊的權力?


美國特工斯諾登(Edward Snowden)逃港,至今去向未明。美帝傳媒猜測其大有可能與偉大祖國早有聯繫,甚至懷疑他有可能被中共收買的間諜。

有天和A談斯諾登案,一向抱懷疑論的A曰:「間諜呢家野,邊有咁簡單!」更天馬行空猜想,斯諾登隨時是NSA安排借今次事件,打進北京的「無間道」。這,又令童工想起曾被FBI局長胡佛(John Edgar Hoover)形容為美國最有「價值」的雙重間諜,曾親自見過毛澤東、赫魯曉夫的莫理斯(Morris Childs)

莫理斯原為美國共產黨人,也是FBI的監控對像,曾任美國《每日工人》(Worker Daily)主編,但因權鬥失勢,於1947年被FBI招攬為雙重間諜,甚至助其奪權及取得蘇聯信任,成為蘇共在美國的「間諜」!

1958年,完全得到蘇共認許的莫理斯,先後訪問莫斯科及北京,並與毛澤東會面,毛對他說美帝已是外強中乾,如果美國挑起事端,中國願意像打北韓戰爭那樣奉陪到底。

之後莫理斯到訪莫斯科,與蘇共KGB領導人見面,並得到KGB全力支持。之後莫理斯曾多次出訪共產國家,將不少共產國家領導人的第一手情報通知FBI,包括毛澤東與赫魯曉夫不和的消息。

莫理斯為FBI效力20多年,直到他1982年退休,KGB也不知其美國間諜身份,於1975年還授予「紅旗勳章」, 1987年莫理斯才被美國總統列根授予「總統自由獎章」,表揚他對美國的貢獻。

莫理斯的故事,不禁令人覺得,「間諜呢家野,邊有咁簡單!」


美帝叛諜斯諾登(Edward Snowden)逃港風波未平息,正在美國訪問的特首梁振英,卻為此事出醜於國際傳媒之前,人家問他如何回應有關事件,梁只是不斷重複:I don’t have any comment on individual cases.

看政府新聞處的相關新聞稿:

Reporter: What are you going to tell us about Mr Snowden?

Chief Executive: Well, I have no comment on individual cases. As usual, we do not comment on individual cases.

Reporter: Mr Leung, this is not just any local story, this is world story, so do you have any comment for us at all on this case?

Chief Executive: I don’t have any comment on individual cases.

Reporter: (Inaudible)

Chief Executive: Sorry, I can’t hear you.

Reporter: Hi I’m Caroline Weaver.

Chief Executive: Hello Caroline.

Reporter: (Inaudible)

Chief Executive: Sorry, I didn’t catch…

Reporter: In general, how will Hong Kong be handling the present extradition?

Chief Executive: Well, we have existing laws and policies, otherwise we can’t comment on individual cases.

Reporter: In general, how do you handle extradition across friendly countries?

Chief Executive: Well, in general we follow the laws and our policies.

又或,可看Bloomberg的訪問:

http://www.bloomberg.com/video/alleged-nsa-leaker-says-he-will-fight-extradition-SXjcYrK1Rp6UeR6nNYVwQg.html

即是,童工也明白,要梁特就涉及外交議題回應,無疑,以其只懂對中央唯命事從的性格,那是有點強人所難,但,可否想一些得體一點回應,不要對著外國傳媒也是如錄音機般不斷說:「I don’t have any comment on individual cases」?可知,外國傳媒不是如CCTVB的袁花,可以讓梁特如此河蟹過關!影衰香港,莫過如此!

 


大爆美國政府監控國民通訊消息、受僱於美國國家安全局(The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簡稱NSA)承包商的美國前中央情報局(CIA)人員斯諾登(Edward Snowden),原來逃到香港,企圖尋求冰島提供政治庇護。

這事件又再令香港受到國際關注,特別是當中涉及到NSA,就更加敏感。

NSA前身為美軍安全局(Armed Forces Security Agency簡稱AFSA),原屬國防部管轄,於1951年建議改組為NSA,不再限於軍方層面。NSA較CIA或FBI更神秘,他們毋須出席國會聽證會、其具體組織架構從不公開,從不同研究機關,以資訊自由法公開的有限度資料,只知NSA由冷戰開始已從事深度情報收集、竊聽工作。

2013-06-11_053856

根據其中一份解密資料,早在2001年喬治布殊上任時,NSA向他提交一份題為”Transition 2001” 報告,除向小布殊介紹NSA工作外,已提到隨著互聯網發展,資訊交流不再局限於聲音通訊,要加強網絡情報工作:

“analog world of point-to-point communications carried along discrete, dedicated voice channels"
“mostly digital, carry billions of bits of data, and contain voice, data and multimedia."
“global networks leave US critical information infrastructure more vulnerable to foreign intelligence operations and to compromise by a host of non-state entities."
“senior leadership understand that today’s and tomorrow’s mission will demand a powerful, permanent presence on a global telecommunications network that will host the ‘protected’ communications of Americans as well as targeted communications of adversaries."

從中可見,NSA監控網絡世界,大有可能在2001年甚至更早、即我們連寬頻上網也未有時,已經開始。

現在最有趣的是,究竟,偉大祖國及特區政府,會否將斯諾登交給美帝,還是,以他手上情報交換給他一條生路?

六月 2013
« 五月   七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Blog Stats

  • 1,805,279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