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五月 2013.


2013-05-10_055320

 

生果報報道,行政會議、政制及內地事務局發予各政策局及部門的機密備忘錄,要求各政策局下月起所有提交行政會議討論的政策,也必須預先評估內地政府及民眾的反應和觀感(an assessment on Mainland reaction and related public relations(PR) measures)。

即是,假若生果報報道屬實,那,只反映兩個問題:梁振英自當選至施政報告為止,某些有爭議政策,究竟,是為了香港人,還是受命中央?想香港好,還是香港死?

其次,如此敏感議題,竟愚蠢至以白紙黑字寫在公務員文件上,中共,實在所托非人,連找個自己人當港奸,也是一個蠢得不能再蠢的港奸!

那些曾為梁政策辯護的人,童工真想問,一個制定政策時,要求照顧內地政府及民眾的反應和觀感的特首,他的政策,真的會對港人好嗎?


昨天,警方昨突然大翻舊帳,拘捕「佔領中環」秘書處義工、見習律師陳玉峰,落案控告她於2011年7.1遊行期間堵塞道路,「協助組織未經批准的非法集結」,以及「參與未經批准的非法集結」等罪名。

事件令社運界,泛民議員嘩然,除了是陳玉峰在事發兩年後才被拘捕外,更令人覺得是秋後算帳、打擊佔中的原因是,警方解釋是2011年7月2日拘捕陳玉峰後,事後曾多次聯絡陳,但她拒絕協助調查,故將她列為被通緝者,但陳玉峰於2011年曾任《經濟日報》政治記者、期間出入立法會、採訪官員無數、去年4月赴京採訪候任特首梁振英接受委任狀、一樣出入香港無阻,有關報道更有她的名字,若陳是「通緝犯」,何以,警方一直不拘捕她,要她當上「佔領中環」秘書處義工,才忽然執法?

記者A揶揄,若「通緝犯」可以合法來往香港自如,出入政總無阻、甚至可以隨特首上京:「唔係差人講大話、就係差人失職,又或陳玉峰叻過張子強、葉繼歡!」

B說,類似手法,正是內地公安常用來對付維權律師手法,常以其他刑事罪,如逃稅、詐騙、恐嚇等拘捕維權律師,再吊銷其律師資格、殺一儆百,令其他律師不敢加入維權行列,香港警方今次針對陳玉峰,令人擔心港警是否「學習」內地公安對付異見人士手法。

再加上數天前,城大保安在特首梁振英出席學術樓開幕禮前,被校方保安員強行抬走,有保安員更一度以會場大門已鎖上為由,企圖阻撓記者離場採訪。這種手法與內地城管打壓,根本毫無分別。

「警察公安化、保安城管化」,或許,正是港人面對的另一大危機。


每年這個時候,總會寫有關六四的東西,但,學運領袖去向,不論是好的壞的,寫了沒有一千篇也有一百篇;犧牲了的學生民眾,他們的故事,早已深印腦海,反而,童工不時想,那些不是站在最前線、新聞報道中只會冠以「參加遊行的學生/工人/群眾」,他們,逃不掉、死不去,他們的人生會是怎麼樣?六四改變了他們的下半生,今天,他們是怎樣境況?

偶然在《南都網》看到一篇報道:「北大賣肉校友曾在官場站錯隊 遭排擠後下海」,故事主角是內地傳媒曾廣泛報道,在北京大學中文系畢業、但迫於生計賣豬肉,最終幹出了成就的陸步軒。原本報道是記者採訪陸以舊生身份回北大演講,但,原來陸在1985年入北大,剛好經歷了89年六四事件,他,就正是那些「參加遊行的學生/工人/群眾」一份子,報道隱晦地記錄了他在六四後、作為活下來的人的生活,正好補完六四事件後,某些空白的歷史。

文章中陸步軒訴說自己入北大後,也是一個「小頭目」、也是熱血青年:

「在老陸的記憶中,80年代的北大怒目圓睜,人人都急於和舊時代決裂。剛入學,他就被捲進紀念“九一八”的學生洪流,並奇怪地看到隊伍中的“反腐敗”標語。1986年北大學生柴慶豐被殺,1987年反資產階級自由化,三角地滿目的小字報,到處都有演講的學生,“這樣的情況,誰能不參與進去?那會兒我也是熱血青年。” 」

文章以「那年初夏」隱晦交待了六四後,陸步軒如何逃離北京,之後又為了拿畢業證完成學業,再回北大,但,挑花依舊、人面、人性已全非,六四後的北大學生,再無心上學、不是逃避、就是想著逃走,他、亦失去原本安排好的工作、發配回原籍:

「那年初夏,老陸倉皇跑回陝西,找到在西安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工作的表姐,寄居在她租來的民房裡。也曾有公安和便衣來找,當晚他碰巧在街巷裡遊蕩,躲過一劫,否則可能被取消學籍,甚至關押一年半載。

一周以後,老陸不得不冒險回到北京,因為沒有畢業證就意味著一無所有。他幾乎認不出激蕩過後的北大校園:學生們無心上課,圍坐在宿舍裡打麻將,有的則謀劃著出國。按照前幾屆畢業生的分配情況,老陸本應早早被中央或北京市的單位“搶走”,但他成了毒蛇猛獸,只得到一紙派遣證,發配回原籍。」

之後陸步軒幹過不少工作,「辦過工廠、鑽過礦洞、搞裝潢、開商店,甚至差點因毒氣喪命,但終究一事無成」,最後當上屠夫,反而賣豬肉出了名。究竟,今天,陸步軒如何回看當日六四學運,或許,這一段可說明:

「那尊雕像爆破後被移走,換來一塊巨大的醜石。後來醜石也移走,只剩下一片30平米左右的草地。攝影師想讓老陸站在那裡,模仿雕像伸出右臂。是有過那麼一張黑白照片,裡面的年輕人帶著變色眼鏡,叛逆地壞笑,意氣洋洋。
可老陸扭捏著,不願意,“終究幾十年過去了,那會兒是學生,和現在不一樣。” 」


特首梁振英因應前廉政專員湯顯明醜聞,昨宣布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檢視廉署公務酬酢、餽贈及外訪的規管制度。

不過,不論前廉署員工還是立法會議員,要求成立的是「獨立調查委員會」,而非「獨立檢討委員會」,兩字之差,令委員會權力、調查範圍差天共地。

「獨立調查委員會」是根據香港法例第86章《調查委員會條例》授權組成。根據《調查委員會條例》第4條,委員會有以下法定權力:

1. 收取及考慮以口頭證據、書面陳述、文件或其他方式提供的任何資料,即使該等資料不會在民事或刑事法律程序中被接納為證據;
2. 決定收取該等資料的方式,以及何人或何等類別人士須獲允許或必須作證︰但任何呈交委員會的文件的內容,如性質並非粗鄙或令人反感者,委員會須予以考慮,即使呈交該文件的人除呈交文件外亦獲允許或必須作證;
3. 要求任何意欲在委員會席前作證的人呈交有關擬提供的證據的書面摘要;
4. 以附表所列表格的格式傳召任何人出席作證或出示任何物品或文件;
5. 發出逮捕令,以強迫任何不遵從傳票的人出席;
6. 要求作供人士回答由委員會提出或經委員會同意而提出的所有問題,和要求該人出示其管有或控制的任何物品或文件;
7. 進入及視察任何處所;
8. 發出手令以搜查處所,並在其內檢取手令所指明的任何物品或文件或任何類別的物品或文件。

單看上述法定權力「獨立調查委員會」具備調查、搜證、聆訊的權力,就算湯顯明拒絕作供,拒絕交出某些文件,又或有人想包庇湯而拒絕作供,「獨立調查委員會」有絕對權力,逼令有關人士交出證據及作供,湯亦不可能繼續迴避現身交待。

但,「獨立檢討委員會」完全不具上述法定權力,就算湯顯明拒絕出席委員會聆訊,委員會亦無法定權力逼湯現身!

如此一個連嫌疑者也無權查問的「獨立調查委員會」,究竟是用來查明真相,還是,掩飾真相?


原來,除了香港人留意立法會是否通過捐1億及內地賑災外,偉大祖國同胞也關注,兩件風馬牛不相及的新聞,為此被人拉在一起討論。

先是《新京報》昨發表評論文章「港人“疑捐”內地當反思什麼」,與之前《人民日報》海外版立場不同,《新京報》立場是傾向理解議員、港人為何反對撥款:

「首先是如何看待港人“抗捐”。蘆山地震災難發生後,香港包括公眾人物在內的很多港人,通過不同途徑,向災區捐款捐物,如香港自由党向蘆山災區捐贈一萬桶奶粉,愛國人士邵逸夫捐款1億港元,也就是說,從事實和本質上看,港人“抗捐”是假,“疑捐”卻是真實存在。並且隨著一些慈善負面新聞的曝光,加重了這些懷疑,在懷疑的指引下,部分港人做出一些之前不大相同的情緒判斷。

其次,在“增加透明度”的要求如此普遍的環境下,內地一些地方政府及個別慈善基金會,確實在做法上與時代落後一個節拍,在出現信任危機時,未做好修復公眾信任的果決行動,導致了一場公共關係“災難”,讓部分人士的“疑捐”找到了合理的藉口。」

同日,內地互聯網廣泛流傳一段路透社消息,指中國國企銀行農業銀行副總裁楊琨,在去年5月被「雙規」,原來楊琨曾經在澳門豪賭,更欠下三十億人民幣巨債,原文如下:

「For example, Yang Kun, a vice president at Agricultural Bank of China, owed Macau casinos 3 billion yuan ($490 million) in gambling debts, while local media have reported former high-flying politician Bo Xilai laundered money through Macau. There has been no official ruling on either case. 」

這段消息給內地網民熱議,有人說全國省市合共捐幾個億賑災,楊某一人已輸掉10次賑災善款!又有人說香港政府還是不要捐那一億了,就你們那點錢,還不夠楊琨到澳門賭一把!

當偉大祖國同胞也開始同情、理解、甚至支持港人疑捐、拒捐之時,周五立法會撥款辯論,政府、建制派是否好意思用「血濃於水」支持撥款?


《人民日報》海外版昨天刊登一篇標題為〈少數港人抵制賑災捐款,他們的理由站得住腳嗎?〉的文章,再批評那些以內地貪腐、或已很有錢為理由,反對特區政府向四川省政府捐款賑災,文章指這些不負責任的言論,是想令原本已因奶粉、雙非孕婦等問題對立情緒高漲的兩地民眾,再火上澆油。

即是,對內地省市、甚至志願機構處理賑災善款及物資有保留,從而要求先保證加強監督、否則不再捐款,童工覺得有關做法並不過分,事實上,相對偉大祖國某些侵吞賑災善款及物資過分行為,才叫人真的瞠目結舌。

早前《新華網》報道,內地順豐速運在四川地震後,提「綠色免費救援通道」,讓賑災物資免費送到災區,但內地「壹基金救援聯盟合作救援隊」一位劉隊長發了一條微博,指有經順風運送到災區給他們的賑災物資,竟被「順豐慈善基金」私下簽收了:

「劉隊長:昨天早上我收到一條捐贈者質問的短信。短信內容是這樣:寄往四川雅安的物資被順豐慈善基金接收,他很氣憤的問我,點對點捐贈給你們,讓你們帶進去的物資,為什麼會被別的機構簽收?你知不知道?我說我不知道這件事情。我馬上去了順豐的辦公點,對這個事情做了一個陳述,他們那邊的態度很惡劣,沒有一個合理的解釋。我說如果是這樣,我就要尋求媒體的關注,必須把我們的物資要回來。」

順風做法,如同「私吞」其他志願組織賑災物資,再當作是自己慈善基金物資捐出去,而順豐高層竟提出想「私了」事件!

如此無法無天,速運公司「私吞」他人托運織賑災物資事情,相信,全世界只有偉大祖國才會出現,港人對捐款有保留,豈是「不負責任的言論」?

五月 2013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47,303 hits

Top Click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5 位關注者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