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商品交易所主席、行政會議成員張震遠昨晚突發表聲明,指因應警方邀請,協助調查商交所案,為免對從事公職的機構造成進一步的影響,決定辭去所有公職。傳媒報道張昨午首次接受警方調查,被查問數十分鐘後離開,未被拘捕。

對特首梁振英班子來說,被醜聞纏身而墮馬,張震遠非第一人,遠的有前發展局局長麥齊光,近的有至今仍在「休假」中的行會成員林奮強。

但,張震遠墮馬的政治意義、對梁特、特區政府、以至中央打擊,卻是特別重大。

與一般「梁粉」比較,張震遠與梁振英關係非比尋常:由競選辦主席到行會成員,某程度上張屬梁的「開國功臣」,梁亦對張十分看重,曾盛傳梁想找張做司局長、甚或行會召集人,如此一名梁的親密戰友、「開國功臣」功臣墮馬,對梁特打擊、恐怕遠超其民望下跌不止,梁特就算自我感覺再良好,連最親信的人也因被查而保不住,如何自圓其說,運用其語言偽術,恐怕也解釋不了。

此外,張震遠屬「梁粉」中較「打得」、形像較好的人,亦勇於公開為梁特說話,現在連張也墮馬,日後由那名「信得過」、忠心的「梁粉」出來做「保梁局」、為梁特打前鋒?張志剛?邵善波?還是羅范椒芬?這,又和送死有何分別?梁特從此無人可用,這局殘棋又如何捉下去?

對偉大祖國來說,張震遠墮馬恐再難說是港英餘孽、財閥聯盟、反對派有心陷害,張個人品德操守不端,自招禍患,在偉大祖國眼中,梁特「用人不察」、「包庇親信」、為阿爺「添煩添亂」,令偉大祖國面目無光,三條罪狀,可大可小,今次事件,又會否成壓倒梁振英、要再腳痛下台的最後一根稻草?

童工,正等待好戲上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