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警方昨突然大翻舊帳,拘捕「佔領中環」秘書處義工、見習律師陳玉峰,落案控告她於2011年7.1遊行期間堵塞道路,「協助組織未經批准的非法集結」,以及「參與未經批准的非法集結」等罪名。

事件令社運界,泛民議員嘩然,除了是陳玉峰在事發兩年後才被拘捕外,更令人覺得是秋後算帳、打擊佔中的原因是,警方解釋是2011年7月2日拘捕陳玉峰後,事後曾多次聯絡陳,但她拒絕協助調查,故將她列為被通緝者,但陳玉峰於2011年曾任《經濟日報》政治記者、期間出入立法會、採訪官員無數、去年4月赴京採訪候任特首梁振英接受委任狀、一樣出入香港無阻,有關報道更有她的名字,若陳是「通緝犯」,何以,警方一直不拘捕她,要她當上「佔領中環」秘書處義工,才忽然執法?

記者A揶揄,若「通緝犯」可以合法來往香港自如,出入政總無阻、甚至可以隨特首上京:「唔係差人講大話、就係差人失職,又或陳玉峰叻過張子強、葉繼歡!」

B說,類似手法,正是內地公安常用來對付維權律師手法,常以其他刑事罪,如逃稅、詐騙、恐嚇等拘捕維權律師,再吊銷其律師資格、殺一儆百,令其他律師不敢加入維權行列,香港警方今次針對陳玉峰,令人擔心港警是否「學習」內地公安對付異見人士手法。

再加上數天前,城大保安在特首梁振英出席學術樓開幕禮前,被校方保安員強行抬走,有保安員更一度以會場大門已鎖上為由,企圖阻撓記者離場採訪。這種手法與內地城管打壓,根本毫無分別。

「警察公安化、保安城管化」,或許,正是港人面對的另一大危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