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梁振英因應前廉政專員湯顯明醜聞,昨宣布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檢視廉署公務酬酢、餽贈及外訪的規管制度。

不過,不論前廉署員工還是立法會議員,要求成立的是「獨立調查委員會」,而非「獨立檢討委員會」,兩字之差,令委員會權力、調查範圍差天共地。

「獨立調查委員會」是根據香港法例第86章《調查委員會條例》授權組成。根據《調查委員會條例》第4條,委員會有以下法定權力:

1. 收取及考慮以口頭證據、書面陳述、文件或其他方式提供的任何資料,即使該等資料不會在民事或刑事法律程序中被接納為證據;
2. 決定收取該等資料的方式,以及何人或何等類別人士須獲允許或必須作證︰但任何呈交委員會的文件的內容,如性質並非粗鄙或令人反感者,委員會須予以考慮,即使呈交該文件的人除呈交文件外亦獲允許或必須作證;
3. 要求任何意欲在委員會席前作證的人呈交有關擬提供的證據的書面摘要;
4. 以附表所列表格的格式傳召任何人出席作證或出示任何物品或文件;
5. 發出逮捕令,以強迫任何不遵從傳票的人出席;
6. 要求作供人士回答由委員會提出或經委員會同意而提出的所有問題,和要求該人出示其管有或控制的任何物品或文件;
7. 進入及視察任何處所;
8. 發出手令以搜查處所,並在其內檢取手令所指明的任何物品或文件或任何類別的物品或文件。

單看上述法定權力「獨立調查委員會」具備調查、搜證、聆訊的權力,就算湯顯明拒絕作供,拒絕交出某些文件,又或有人想包庇湯而拒絕作供,「獨立調查委員會」有絕對權力,逼令有關人士交出證據及作供,湯亦不可能繼續迴避現身交待。

但,「獨立檢討委員會」完全不具上述法定權力,就算湯顯明拒絕出席委員會聆訊,委員會亦無法定權力逼湯現身!

如此一個連嫌疑者也無權查問的「獨立調查委員會」,究竟是用來查明真相,還是,掩飾真相?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