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除了香港人留意立法會是否通過捐1億及內地賑災外,偉大祖國同胞也關注,兩件風馬牛不相及的新聞,為此被人拉在一起討論。

先是《新京報》昨發表評論文章「港人“疑捐”內地當反思什麼」,與之前《人民日報》海外版立場不同,《新京報》立場是傾向理解議員、港人為何反對撥款:

「首先是如何看待港人“抗捐”。蘆山地震災難發生後,香港包括公眾人物在內的很多港人,通過不同途徑,向災區捐款捐物,如香港自由党向蘆山災區捐贈一萬桶奶粉,愛國人士邵逸夫捐款1億港元,也就是說,從事實和本質上看,港人“抗捐”是假,“疑捐”卻是真實存在。並且隨著一些慈善負面新聞的曝光,加重了這些懷疑,在懷疑的指引下,部分港人做出一些之前不大相同的情緒判斷。

其次,在“增加透明度”的要求如此普遍的環境下,內地一些地方政府及個別慈善基金會,確實在做法上與時代落後一個節拍,在出現信任危機時,未做好修復公眾信任的果決行動,導致了一場公共關係“災難”,讓部分人士的“疑捐”找到了合理的藉口。」

同日,內地互聯網廣泛流傳一段路透社消息,指中國國企銀行農業銀行副總裁楊琨,在去年5月被「雙規」,原來楊琨曾經在澳門豪賭,更欠下三十億人民幣巨債,原文如下:

「For example, Yang Kun, a vice president at Agricultural Bank of China, owed Macau casinos 3 billion yuan ($490 million) in gambling debts, while local media have reported former high-flying politician Bo Xilai laundered money through Macau. There has been no official ruling on either case. 」

這段消息給內地網民熱議,有人說全國省市合共捐幾個億賑災,楊某一人已輸掉10次賑災善款!又有人說香港政府還是不要捐那一億了,就你們那點錢,還不夠楊琨到澳門賭一把!

當偉大祖國同胞也開始同情、理解、甚至支持港人疑捐、拒捐之時,周五立法會撥款辯論,政府、建制派是否好意思用「血濃於水」支持撥款?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