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人物「抽水」是無可避免,但,抽水總有個限度,就是,別拿死人來「抽水」、不要為求政治目的,拿無辜者的血作自己的胭脂。

行政會議成員羅范椒芬,就在自己博客文章中,作出一次無良政客的示範,如何拿人血,為其政治理念,塗脂抹粉。

她在其博客文章《從波士頓回望香港》,先擺出對波士頓炸彈事件死難者的悲痛,隨即,借美國執法人員,以市內的監察系統、個人電話通話記錄,以及精密的國民身份檔案緝兇,指「在高舉人權自由的國家,為保護國土安全和公眾的人身安全,這些裝置和系統都廣為社會所接受」,反而港人卻反對類似做法:

「輿論普遍傾向保護私隱,寧可削弱執法部門的權力,結果讓歹徒有機可乘。自從反竊聽條例生效以來,執法部門的辦案能力,尤其是偵察隱性案件(如貪污和黑社會活動)的手段,受到明顯的制約。案件數目少了,我們都感覺良好,但香港是否更安全,更清廉呢?」

即是,羅范明顯在偷換概念。美帝今天反恐政策,實為911之後產物,人家真的是有恐怖襲擊後,才有相關法例出台,羅范卻以此來比較港人反對執法部門侵犯市民私隱做法,那,根本完全是兩回事呀!作為一個前政務官,如此混淆視聽,只能說她為求政治目的,不擇手段!

但,好戲,還有後頭!

羅范竟可以用波士頓炸彈事件,拉到香港有外國勢力介入的論述中:

「隨著全球經濟重心東移,越來越多跨國公司和外籍人士進駐香港,在中國境內最國際化和最自由的城市尋找發展機會。全球的傳媒機構亦選擇香港做基地,從中國的南大門,觀望中國發展。有人言之鑿鑿,外國勢力已入侵香港,威脅中國安全,大部份市民對此都一笑置之;然而,國際上政治角力引發的恐怖活動和激進行為,確實不能掉以輕心。觀乎波士頓爆炸案,恐襲轉趨個人化及本土化。香港作為中國對外的窗戶,實有需要提升防範意識。」

羅范根本是拿波士頓死難者的鮮血,以達至其個人政治目的:偉大祖國所說的「外國勢力已入侵香港」,明明指美帝,但發動波士頓恐襲的,卻是疑似與阿蓋達支持者有關,羅范卻將「外國勢力已入侵香港」、與波士頓恐襲劃上等號,根本是偷換概念!

更大問題是,羅范椒芬,拿波士頓死難者的血,作自己的政治胭脂!

魯迅曾為國人為求私利,吃人血饅頭不知恥而深痛惡絕!想不到今天香港,有人為求政治目的,可以不知恥塗人血胭脂!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