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週刊昨天報導,原來香港國際貨櫃碼頭董事總經理嚴磊輝稱,有關貨櫃碼頭勞資糾紛,與他們無關,實為外判商責任,其實,不過是梁振英式的語言偽術。壹週刊稱,其中外判公司Sakoma及Floata,嚴磊輝均為董事,外判工人的工作證,承辦機構一欄寫上Sakoma的名字,所謂「外判」,其實只是逃避承擔勞工法律責任方法。

嚴磊輝昨午即召開記者會反駁,聲稱報道與事實「極度不符」,但,諷刺的是,嚴承認自己是Sakoma及Floata公司董事,但兩間公司非外判商,只是再用合約請外判商提供服務。A說,嚴如此強調自己不是「外判商」,就是要築一道法律防火牆逃避勞工法例責任,某程度上,他只是「抄考」地產商做法:地產商找自己人成立的建築公司起樓、建築公司再找自己人做不同工程大判、大判再找二判、二判找三判、之後三判再找工人,若工人遇上欠薪等勞資糾紛,工人永遠只能追究二、三判,一定算不到地產商頭上。

嚴的大地闆是地產業先進,又怎會不懂這些「招數」!嚴說Sakoma目前已無再與承判商簽合約,工人的工作證上寫著Sakoma,只是行政上失誤云云,相信,連他自己也無法相信這種解釋。

還是B刻薄,原來,貨櫃碼頭運作模式和馬檻、大檔無異,社團大佬找頭馬開別墅、大檔,再找個人做keep用來頂罪,差人拉人時社團大佬可以大條道理說,違法勾當與他無關。但,問題是,有人會相信嗎?

原來,香港引以為傲的貨櫃碼頭業,其運作經營思維模式,與社團大哥做生意方法無大分別,當然,你也不能否認,碼頭大老闆與大哥一樣,覺得自己是香港話事人,想怎様做也可以,而且,毋須等十二點之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