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聯辦昨在網站發放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會見建制派時的講話全文,原來,喬主任最嚇人的,不是說對抗中央的人不可以做特首,而是港人若不認同對抗中央的人不可以做特首,連政改諮詢也不可以開始:

在「一國兩制」下,香港行政長官普選是有前提的,就是前面所講的,一個前提就是要符合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有關決定,另一個前提就是不能允許與中央對抗的人擔任行政長官。當然還有其他一些條件,但最根本的就是這兩條。這兩個前提不確立,不得到香港社會多數人的認同,是不適宜開展政改諮詢的,就是勉強進行諮詢,也不會有好的結果,欲速則不達。通過前面分析也可以看出,行政長官普選辦法尚待解決的問題不是很多,只要明確了這兩個前提,其他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因此需要一定的時間把這兩個前提確立起來,儘管政改諮詢啟動時間可能晚些,但可以後發先至。我個人認為,特區政府提出適當時候開展政改諮詢是合適的,將來還有「五步曲」程式,還有時間落實2017年行政長官普選。」

這是威脅?恐嚇?童工更覺得是公然違反《基本法》。查《基本法》所有條文、全國人大常委會就政改問題的「五部曲」,特區政府就政改進行諮詢,完全是特區內部事務,而政改「五部曲」,亦沒有提及政改諮詢,即是說,政改諮詢完全與中央無關,作為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的喬曉陽,究竟有何法理依據,可以要求香港社會多數人認同對抗中央的人不可以做特首前,不能展開政改諮詢?

A說,中共一向無法無天,越講依法辦事的人,最不講法治,問題是,喬說港人不認同對抗中央的人不可以做特首,就不做政改諮詢,港人就更加應該不認同到底,就看看特首梁振英是否諮詢也不做,就推出方案,還是,索性連政改也不提出!到時,大可買定花生看喬主任如何自圓其說?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