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日前與建制派會面中,點名指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是抗中份子,理據是2011年何俊仁在《明報》文章「多元路線抗爭的結合逐步把民主逼出來」中,提及「香港民主派的對手是在北京管治整個中國的中共中央及其領導的中央政府」。

其實,去到今天,何俊仁已表明會為政改辭職啟動公投、參加佔領中環不惜坐牢,是否抗中已不大重要,反正,也是要和中共對著幹了,但,事實還事實,喬主任引述內容,有「老屈」何俊仁之嫌,那,又不得不加以指出。

查民主黨於2010年就政改與中共談判,2010年5月24日,包括何俊仁在內普選聯成員與中聯辦副主任李剛見面,此次會面亦成為民主黨日後與北京達成政改協議、「投共」的「罪證」。

何俊仁於2011年的「多元路線抗爭的結合逐步把民主逼出來」,實為民主黨2010年與北京談判做解說,文章開首何已寫明:

「2010 年6 月23 日,民主黨在立法會內支持了曾蔭權的政改改良方案,令方案得以通過。當時,在民主派內,這個決定是甚具爭論性的。較激進的民主派指摘民主黨違背選舉承諾(爭取2012 雙普選),出賣民主,亦有民主派政黨,指摘民主黨的決定是極不恰當,破壞了團結,而達不到爭取民主的效果。從6 月至8 月期間,民主黨受到了激進派的圍攻和辱罵,我亦經歷了自從政以來,30 多年來最大壓力的日子。然而,在備受嚴厲衝擊到現時政改通過後的今天,我堅信自己的判斷和抉擇是正確無誤的,至今仍然無悔無愧,因為我相信,民主黨是在堅持民主理念的同時,能清醒、理智地掌握客觀形勢,了解現實的局限,體會社會大多數人的期望和感受,而作出了克制、踏實和負責任的決定。這個備受爭議和質疑的決定,確是成功地使香港的政治發展,突破僵局,跨前踏進一步,為未來的政治運動和發展鋪下基礎。」

而下文分析民主黨為何要與北京談判,而非特區政府,才有喬主任指是「抗中」言論那一段:

「香港爭取民主的對手,不是特區政府和特首。事實上,在現有制度下產生的特區管治班子是沒有獨立的政改意志的,香港民主派的對手是在北京管治整個中國的中共中央及其領導的中央政府。」

原本,這一段是為民主黨與北京談判找理據,想不到今天喬曉陽卻反咬一口,把原本被激進泛民視為「投共」的「罪證」,說成是「抗中」的「罪證」,其顛倒是非黑白、「老屈」何俊仁可謂嘆為觀止!

即是,童工相信,中共如此混淆事實,不要說吃了一次虧、吸取教訓的民主黨了,其他溫和港人、還有人會再信中共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