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特區政府立法阻止內地人來港大量購買奶粉,官方《人民日報》旗下《環球時報》日前發表評論員文章,批評特區政府政府反應過激,質疑猶如「聯合國禁運」嚴懲帶奶粉的內地客判監,港人「是不是內地的支持,把香港人變得對掙錢懶惰和不敏感」,甚至弄得像聯合國禁運一樣,警告「香港實在承受不起自絕於中國大陸門戶職能的代價」。

這,又非官方獨有觀點。內地地產商潘石屹、Google前大中華區總裁李開復等亦在微博批評將帶奶粉的人處以監禁刑罰為「惡法」,潘在其微博這樣留言:

「在大陸孩子們挨餓時,香港同胞送一批奶粉過來都是應該的,居然出臺這樣的法律,把帶奶粉的人處以二年徒刑。建議"立法會"重新考慮,修改此惡法。」

潘石屹的觀點,得到不少偉大祖國同胞回應支持,但,童工與朋友們倒有點莫明其妙。A說,甚麼叫「在大陸孩子們挨餓」?偉大祖國沒有奶粉賣嗎?何以,他們的孩子要挨餓?為何,偉大祖國有奶粉賣,同胞們不買,要跑來香港買我們的奶粉,但,香港的孩子沒有奶粉的時候,我們又買甚麼?難道,要我們香港孩子,吃同胞也不願買的內地奶粉?

A家中有孩子,也嘗過四出撲奶粉之苦,自然對同胞邏輯不以為然,而潘石屹迴避了一個問題,究竟,內地同胞為何不在內地買奶粉?因為,內地假貨多、政府質量監管欠妥、貪腐入骨,不敢罵官,卻要罵港人?

還好,新華社較他們更老實,承認內地奶粉監管欠妥是主因,不知潘石屹有沒有看過以下報道?他的面皮似乎較官媒更厚:

「(兩會·經濟觀察)如何讓百姓對內地奶粉重拾信任?——香港實施“奶粉限制出口令”引發代表委員熱議

新華社北京3月2日電 題:如何讓百姓對內地奶粉重拾信任?——香港實施“奶粉限制出口令”引發代表委員熱議

新華社記者陳鍵興、王昆、張展鵬

一段時間以來,內地居民熱衷赴港購買或代購奶粉,一些兩地勾結的“水貨客”從中找到“市場”,進行非法牟利。3月1日,香港有關限制旅客攜帶超量嬰幼兒配方奶粉離港的新規付諸實施。談及此事,幾位內地的全國人大代表對記者說出了同一句話:“我們要反思!”

“這件事反映了內地老百姓對內地奶粉不放心,內地的乳品行業和監管部門應當認真反思。”全國人大代表、廣東律師朱列玉說。

“現在,還能吃什么,還能喝什么,還能用什么,成為群眾反映最強烈的問題。”全國人大代表、秦皇島市政協副主席霍興文也是憂心忡忡地說。

霍興文說,自從“三鹿”問題牛奶事件後,消費者對內地奶業的信任度降到最低。雖然國家進一步完善了法規,加強了監管,明確了相關涉及部門的職能,但一些消費者還是選擇從香港等海外市場代購奶粉。

“我們必須反思,食品安全監管過程中還存在哪些漏洞?”他說,“我們的食品安全監管環節出現了斷裂,農業部門負責田間生產,工商部門負責流通,食品藥品監管部門負責檢驗,這是一種條塊性監管。但在食品供應鏈中,生產、流通、消費各環節是相互交叉的,條塊性監管顯然不利於食品安全問題的綜合治理。”

朱列玉的觀點與霍興文不謀而合:“一個突出問題是分頭管理的部門太多,包括農業、衛生、質檢、工商、藥監等,不但難以監管,還難以問責。”

他說,“公務員絕不能行政不作為,要真正負起責任來!” 」(節錄內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