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傳媒近日雲集京城重地,採訪人大、政協會議。從來,香港記者也被內地那些黨官僚視為麻煩傢伙,經常遭港記追問一些他們不想、不敢回答的問題,所以,不是限制提問(如每年的總理記者會,點中的香港傳媒,來來去去也是那些安全系數最高、預先掌握他們會問什麼的傳媒),就是有黨官僚按奈不住,對著香港傳媒大耍官威,訓斥一翻,但以往香港傳媒也必還以顏色,將一切如實報道。

今天,《明報》一段有關全國政協會議發言人呂新華訓斥香港傳媒報道,令童工頗在意:

「呂新華昨日在人民大會堂被香港及內地記者追訪,香港有線電視記者問他:「你對特首的工作評價是不是非常正面?」呂新華說﹕「正面的。」 記者接著問呂,覺得梁振英哪方面工作做得比較好?呂面色一變,手指著記者說﹕「像你這種,我就不要回答你,你這個態度這樣問問題!」

呂接著反問﹕「有這種記者嗎?」他並以內地記者比較﹕「內地的話,採訪要很平和的來。」記者此時反駁﹕「我很平和!」但呂不滿道﹕「你不平和!」記者堅持提問平和,但呂卻再說﹕「我就不覺得你有平和。」呂其後說,香港記者應比他更了解特首工作哪一方面做得好,然後便轉到其他話題。」

記者提問是天經地義,呂新華可以答,也可以不答,但訓斥記者、指記者問題「不平和」、「態度有問題」,那,就不是一個發言人應有態度、其與記者近乎鬥嘴的反應,更令童工懷疑,曾做過外交工作的呂新華,是否對美帝、英帝記者也是如此態度,還是,他只敢訓斥香港傳媒?

但更奇怪的是,何以,童工不覺有線電視有相關報道,是童工看漏眼,還是,有其他原因?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