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二月 2013.


籤文

每年初二的「重頭戲」,不是賀歲煙火,而是,一年一度的鄉議局主席劉皇發、為香港向車公求籤。去年的「為邪鬼何為神,神鬼如何兩不分」,暗示港人要小心神鬼不分。當時童工還以為,政壇神鬼不分,並非新事情!怎料現在回看,車公籤文似乎暗示了特首選舉,豬狼相爭,有人扮作打倒霸權、打倒財閥、重視民意,成功騙了偉大祖國支持、取得港人民望,結果,當選不久即現出「大話精」真面目、誠信破產,港人,今次真的是神鬼不分,請鬼當神了!

不過,今年的車公靈籤,較去年更「大鑊」。今次劉皇發為香港求得九十五籤下籤,籤文曰:

「駟馬高車出遠途,今朝赤腳返回廬;

莫非不第人還井,亦似經營乏本歸。

解曰:宜慎小人.凡事不利.」

籤文尚有斷曰:家宅頗豐.占病防送終.自身頗悲.出入無功.婚姻不合.求財虧本.

昨日傳媒以致網民,已作不少「深入分析」:自回歸以來,今次是第三次向車公求得下籤: 2003年那次求得下籤後,全城飽受沙士疫症蹂躪,失業率創8.7%歷史新高,7.1更有50萬人上街反對《基本法》23條立法。另一次為2009年的「君不須防人不肖,眼前鬼卒皆為妖」,那年香港受金融海嘯困擾,樓價一度急跌,但,不及2003年的一次。

不過,童工感到有趣的是,今年籤文斷曰中,有「占病防送終」一句,巧合地2005年求得的十三籤中籤,斷曰部份也有這一句,同年,特首董建華因「腳痛」下台,應了「因病」而終結其特首「生命」。

2013-02-12_065822

2005年求得的十三籤中籤,斷曰也有「占病防送終」一句,是巧合嗎?

今次籤文又再出現「占病防送終」一句,梁振英又會否重蹈老董舊路,因「政治病」「失救」,終結其特首「生命」?子不語怪力亂神,一年之後,自有分曉。

廣告

大年初一,賀年為先。

偉大祖國想是今非昔比,國力是何等強勁,農曆新年,美國總統奧巴馬及英國首相卡梅倫分別發新春賀詞,其中,卡梅倫強調英、中關係密切之餘,談到有10萬中國留學生時,特意將中國內地與香港分開(Today there are more than 100000 mainland Chinese and Hong Kong students in Britain)(見片段0:51),明顯,英國人要突顯其與香港特殊關係之餘,卡梅倫也借此暗示,在英國政府眼中,中國內地與香港,是兩個不同地區。

再看英國駐香港及澳門總領事吳若蘭的新春賀詞。全程說廣東話及繁體字寫揮春,美國駐香港及澳門總領事楊甦棣的新春賀詞,也是用廣東話說出,童工印像中,偉大祖國領導人訪港,也沒有像英國總領事般,說這麼多廣東話向港人問好。

英國駐香港及澳門總領事吳若蘭新春賀詞

美國駐香港及澳門總領事楊甦棣的新春賀詞

有時,不能不佩服英美的軟銷攻心公關策略,偉大祖國及特區政府要玩攏絡人心的公關策略,恐怕,仍「有排交學費」!

同場加影:不能不貼特首梁振英的新春賀辭詞:

但,童工更愛高登CEO的新春賀詞,起碼,比較好笑!


223593_10152549189850422_504615511_n

特首梁振英發律師信告《信報》及練月錚一事,某些土共及梁粉先是興奮非常,以為找到練總「錯處」,以劉夢熊的所謂「道聼途說」撰文,可以對那些批評他們心中偉大的梁特反對者,作出反擊,但,現實世界事情發展,卻又非他們一廂情願地出現。

先說梁特發律師信狀告《信報》及練總,究竟,梁振英作為特首,是否可以因其公職而引發爭議,告人誹謗?

港大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昨致電電台,直指特首無權作出民事誹謗訴訟,他更以英國上議院1993年一宗案例為法理基礎,要求梁特收回律師信,「不是說梁振英完全不能以個人身分告人誹謗,但做到特首這個高位,除非評論是涉及他的私生活,否則他的個人身分興訟空間非常有限。」(引用自《明報》),而陳文敏所說的案例如下:

「英國上議院(即終審法院)在1993年一宗稱為Derbyshire County Council v Times Newspapers的案例中裁定,英國的中央和地方政府機構都無權以機構名義提出誹謗民事訴訟,但負責地方行政的地方議會的個別成員可以興訟。
上議院剔除中央及地方行政機構提出誹謗控告的權利,是基於這些機構行使的是政府權力,應該受到人民監察和批評,假如容許機構告人誹謗,將會不必要地壓制新聞及言論自由。其次,上議院指出,地方行政議會由民主選舉產生,在不同時期由不同黨派主導,議會的路線和形象隨著執政黨派更換而改變,沒有機構本身的名譽,不似一般商業機構、慈善機構或工會。因此,地方議會無權告人誹謗,但若個別議會成員受誹謗影響,可以提出訴訟,議會也可以通過發聲明或舉行辯論來澄清和反駁誹謗指控。」(引用自《明報》)

即是,若以該案例,梁的行為根本己違普通法,因英國上議院案例也適用於香港,除非,那些盲目挺梁人士認為,《基本法》中寫明,香港原有法律制度不變是放屁,又或,他們以為自己對法律認知較港大法律學院院長更高,否則,單是梁特發律師信一事,已是相當有問題。

另一個問題是,梁特是否堅持告《信報》及練月錚誹謗?

據《信報》在其網站引述,總編輯陳景祥稱,他們所謂「致歉」,只是針對讀者,不是梁振英,更不會如梁所要求撒回文章:

「本報總編輯陳景祥接受電台訪問表示,《信報》在聲明中提到要致歉對象是讀者,不是梁振英,他說可能有讀者看完文章後誤解梁振英的確涉黑,這並非文章的本意,陳景祥又強調,本報日後的評論及方針路線不會變。」

「陳景祥表明,不會理會及答應梁振英的要求,又指從事新聞業多年,評論環境寬鬆,但特首以這種方式傳達要求是不尋常,但並未感到受威脅。他認為練乙錚的評論一向嚴謹,信報事後有與他溝通。」

而練總也表明,其評論中肯、絕不撤文:

「練乙錚對事件表示震驚,但強調他的評論中肯,沒有不正確的論 ,不會收回他的言論。《信報》 總編輯陳景祥說不會撤回文章,又認為事件不尋常。」(港台報道)

若,《信報》及練總表明不撤文、不道歉,只是說「本報管理層、編輯部及文章作者並無指稱梁先生已經涉黑,若因文章而引起讀者對梁先生產生不公的結論或引來不便,我們謹此致歉。」,而梁特在回應聲明,只說:「我注意到並接受《信報》今日啟事中的最後一段,即『本報管理層、編輯部及文章作者並無指稱梁先生已經涉黑,若因文章而引起讀者對梁先生產生不公的結論或引來不便,我們謹此致歉』。」」而非反駁《信報》及練總不道歉,而且更不敢說人家己道歉了,那,又代表甚麼?]

朋友大狀A說,他真的不知梁特接受甚麼道歉,全因,《信報》不是向他道歉、練總也沒有,那,梁特理應一告到底!他現在扮作人家向他道歉,又,豈不是「縮沙」不敢告人?

前大律師公會主席余若薇發起要求特首告誹謗行動,童工也參加了,即,那些梁粉好好聽清楚,現在不是我們怕告上法庭,只是,你們的梁特首真的敢告嗎?正如大狀C說:「我email去特首辦投案有份誹謗梁振英,佢唔告我正契弟!」

童工只想說,那些梁粉呀,懼怕訴訟不是反梁的人,而是梁振英!


今天,該是香港自遭中共「收翻」以來,言論自由最黑暗的一天。

香港,或許沒有民主,但,我們仍有言論自由,面對當權者,我們仍可以批評他們,當中,可以有理有節、縱使是無理漫罵也好,從來,也不見當權者加以法律追究,不論是董建年代也好、曾蔭權年代也好,特首,面對批評,不論是合理還是不合理,他們,也不會告人誹謗,或許,他們仍相信,手握大權的人,就是要承受較一般人更大的忍耐,全因,他們手握權力,面對批評,他們必須有較一般人更大的容忍與量度,否則,只會淪為大獨裁者!

可是,特首梁振英卻開先河,以個人名義向《信報》發律師信,刊登練乙錚〈誠信問題已非要害 梁氏涉黑 實可雙規〉文章誹謗及要求收回有關言論。

即是,童工也就練總文章發表過意見,也認同練總言論,是否,也要告童工誹謗,關掉童工博客?就算梁特以所謂「個人名義」發律師信,他是特首的事實,也是無法改變,而練總只是以《陽光時務週刊》內、劉夢熊專訪作評論分析,而梁特至今,仍未有全面回應劉專訪指控,卻反過來以「個人名義」控告練總?若此例一開,日後,任何評論員要批梁特,是否要有收他的「個人名義」律師信的風險?市民打上電台批梁特,又是否要收律師信?

童工是撐練總,也望《信報》不要向梁特投降,梁特是高牆,市民、傳媒只是雞蛋,縱使梁特認為練總評論有錯,大可公開辯論,何須出律師信?梁特,是否要殺雞儆猴,令以後沒有人夠膽批評他呢?

童工,可以撐練總方法,只有再轉載一次練總的全文;

練乙錚:誠信問題已非要害 梁氏涉黑實可雙規
信報財經新聞29-1-2013
重磅反水「梁粉」劉夢熊上周在《陽光時務週刊》的一個訪問裏投了一顆 重磅深水炸彈,震撼之餘,不少不可告人的東西,瞬即浮出水面,呈現在大家眼前。即時引導公眾視線的,是劉說的「交人」問題,即梁及其軍師張震遠交不出當日 梁稱受他委託替他驗屋查僭的專業人士名單,因為那些驗樓專家其實都是子虛烏有。劉認為這是點到梁身上誠信問題的死穴。

不過,孤證不立,未有更多有關事實暴露之前,大家不妨存疑。況且,經過大半年來的各種公開表演,梁在僭建事上欠缺誠信,早已是不爭之實,捅出「交人」問題,港人的邊際收益,頂多是知道貴為行會成員的張震遠乃是協助梁欺騙市民、欺騙中央的共犯而已。

突把董建華擺上枱

然 而,劉在該次訪問中和盤托出的,至少還有比「交人」這點或其他枝節問題重要得多的另外兩組信息。這些信息與劉的主要立論並無必然關係,劉這個「準污點證 人」在此二環節作假的動機不強;而且,信息涉及的兩位大人物,至今並無公開否認事件具體內容,因而比較可信。兩組信息,其一暴露了紅色背景梁氏政權的不斷 黑道化。去年,梁營在劉夢熊牽頭、有前高官「梁粉」參與的「上海仔飯局事件」之後,迅速在形象上與黑勢力切割,相當成功;不料,前不久的挺梁反示威中,出 現黑道派錢計人頭的醜劇,傳媒報道人贓俱獲,梁政權的切割努力,就不顯得那麼有效。這次劉提供的有關信息,更令梁與黑道之間的盟友關係無法掩藏。其二,則 是因為劉把董建華擺上枱面,致令唐梁之爭背後金權板塊的政治輪廓,忽然變得清晰。下面先談後者。

梁營後面的政治勢力,到底是團派、江派,還是什麼派?這個問題一直以來說不清,連本地左派也摸不着頭腦,以至到了「選舉」很後期,還不知道怎樣押寶。

當 初,港人以為特首大位乃「儲君」唐氏囊中物,不期殺出一個程咬金,出現唐梁對峙局面,而雙方背後各有其金主,盡皆擺明陣勢,並不遮遮掩掩,港人於是漸次明 白,這是要保住一哥地位的一線財團與欲取而代之的二線財團之間的一場你死我活攻防戰,而絕非北京為了準備若干年後搞普選而設的一次彩排(後一觀點已成政治 笑話)。不過,在香港特定的政治環境底下,特首由誰當,一定深刻牽涉京港之間的「大政治」。在這些本地金主旁邊,還糾合了極具份量的京官及其黨內關係網, 再加上這些京官的經商家族成員把持的大大小小紅色財團,組成一個一個的政商三結合;這次特首「選舉」,其實就是最大的兩個這種由本地金、內地金、京官權三 者構成的金權板塊之間的政治鬥爭。由於北京政治素來不透明,金權板塊的「權」那一面如何與黨內最高層的派系掛鈎,港人無從確切知道,只能根據當時的一些已 知事實大略推測:唐家與上海幫首領江澤民關係密切,因此唐後面是江派勢力;梁營聲聲「求變」,撐腰的可能是有改革傾向的團派居多。現在看來,這個當時很普 遍的二分法錯得很厲害。關鍵是劉夢熊在訪問中提到董建華。

江握手後有江點頭

過去,董氏給人的印象是個好好 先生、老好人,中國好、香港好,除了民主派,其他什麼都是好,並無明顯派性;唐、梁二人,當時都是他的重臣,董氏對待二人,理應無分軒輊。然而,劉在上述 訪問竟無意中透露了董氏的強烈派性。董支持梁,政界早有所聞,但劉提供的信息顯示,董這次不是簡單的表表態支持,而是全情投入、死命支持。他對劉說:「夢 熊,你支持梁振英,做得很好!有你幫振英,我就放心了!」董不支持老同鄉唐氏,顯然不是因為唐搞僭建暴露了。此說的證據是:後來梁被發現也曾多次偷偷搞僭 建,董卻顧不了以前曾經公開要求主要官員注意品德必須「whiter than white」,關鍵時刻奮不顧身站出來替梁脫困,着港人勿拘小節、向前看。董氏此舉降格敗德不是重點,重點是證明了梁營背後也是江派;繼江握手之後還有這 個江點頭。

董氏下台之後,本應小心謹慎,脫離所有政治派別,專心一意為國家做外交方面的實事,以彌補一己過失;但這次再以江派身份積極干政挺梁,被劉無意中暴露了,也許會觸怒胡、溫、習,再惹麻煩,實屬不智。

唐、 梁惡鬥而同屬江派,此點並不稀奇;歷代帝皇膝下有幾個兒子不和、各擁重臣黨羽互相傾軋的例子多的是;就算是毛時代,他下面派系也廝殺不斷,何況江氏?江上 台之後,改了黨章,大批黨員成為資本家,他眾多的手下、親屬,挾着黨國權力、資源和關係到香港覓食,泊哪個碼頭媚哪個金主,他無謂管,也管不着。

既 然梁後面是江派而非團派,那麼他的政治前途在習近平上台之後就充滿變數。大家知道,董是江欽點上台卻給胡錦濤即團派打下來的;胡、溫對梁這位江點頭,大概 也沒很大好感,故梁得勝後首度上京面聖那次,胡、溫對他的態度半慍不火。若習上台而在江派與團派之間和稀泥,梁也許不難保住特首之位,做到2017。但顯 然,年來的情況並不這樣發展;薄熙來事件之後,江派與團派惡鬥,習很快站到團派一邊。團派多次高調提反腐,江派掌控的《環球時報》卻推出「適度腐敗論」, 主張政府教導民眾養成接受「適度腐敗」的心態,以確保管治穩定;但習一上台,甚至不等今年3月兩會召開,就把反腐工作提升到首要地位,聲稱「老虎」、「蒼 蠅」一起打,也順帶打了《環時》一巴掌。留意國內政治動態的人,還可以舉出多個類似的事例,說明江、習互鬥,刀光劍影;最近的一起,無疑是轟動國內外的 「《南周》事件」。《南周》元旦獻詞支持習提出的「把憲法落到實處」的口號,卻被江派中宣部官員粗暴抽起;雙方最後打個平手,江派在輿論方面卻輸一大截。 在香港,力推梁氏上台的中聯辦兩個領導,於去年底忽然倒台,一個下放廣西,一個官貶澳門。兒皇帝頓失牯持,形勢如何,他自己知道。下一回梁到中聯辦,要叩 見的,是一個比他年輕一大截的小伙子,真是情何以堪。

然而,更令梁氏不安的,無疑是替劉夢熊爆料的媒體《陽光時務》,據說與《南周》同一 淵源,都有胡、溫、習的背景;大家若拿《陽光時務》訪問劉夢熊的原文看看,便可知道,堂堂一個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候選人,得到「江氏紅」中聯辦的點頭去馬之 後,是怎樣「斥之乞來」、「呼之不去」,怎樣誠惶誠恐,怎樣卑躬屈膝打哈哈擺和頭酒,最後得到黑道百分百支持,神一樣替他撐住了比唐氏高的「民意」,讓當 時的中聯辦領導得以「名正言順」抬他上位。是屆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可說是紅色父系與黑色母系結合的產物。

香港社會黑道化?

不 過,北京當時的最高領導(胡、溫)不一定知道梁靠之上台的「民意」,背後原來還有這麼一筆。劉夢熊指梁氏犯欺君之罪,主要恐怕不是他說的「三個專業驗樓人 士都是子虛烏有」那一條;的確,僭建對北京而言,正如劉說,「小菜一碟」而已。真正嚴重的欺君罪,乃梁氏暗地裏炮製了一個帶有廣泛欺騙性的「黑底民意」 ——技巧高得連本地一份高格調的知識分子報的高層,也給糊弄得暈頭轉向;而這個「黑底民意」,可能在北京作最後決策之時,起了作用。這是大得多的欺君罪。

香 港有了這樣的一個怪胎特首,人們心中肯定產生很多疑問:特區政權往後的性質是什麼?今後五年,黑道將如何透過特首的回禮,悄悄影響香港政治、社會、經濟? 港人忍受得了?稍有良知的本地左派接受得了?(工聯會就有點受不了,認為「幾醜陋」;民建聯急急打圓場,看來還吞得下;一眾政府內外的「梁粉」新愛國則若 無其事。本應最懂得「君子不立危牆之下」這條德訓的前高官如羅范、葉劉,第一時間替梁氏擋駕;精英中的精英猶利令智昏如此,可問是什麼世道人心了?)國際 上,中國出了一個關鍵時刻靠黑道資源上台的特區首長,別的國家如何看待?梁氏外訪的時候,與別的國家、地區首長同席之際,別人會有些什麼眼光?(新加坡和 英國已經在鄙夷;台灣的民進黨肯定是笑死了。)不過,笑罵由人,政治上最關鍵的是,新上台、據說要推一番清廉新氣象的習近平,如何看待這潭江派遺留下來新 鮮熱辣上海屎蘇州屎?受得了受不了?他若受得了,本國人民、港人會怎樣看他「海涵」一個染黑特首?外國政要又會怎樣看他的魄力、取向?回想解放前的國民 黨,由最高領導蔣介石起,都黑道化了,怎麼現在梁振英也同樣黑道化?香港在共產黨員領導下回歸到萬惡的舊中國去了?

兩組信息,兩個結論: 其一說明梁營是江系裏頭的一個派別(而且只是一個少數派別,得不到香港的一線資本家支持,小圈子裏頭的千二票,靠了中聯辦擔當「黨鞭」,還不過佔了 689);其二揭露梁氏取得政權,一半靠黑道,未來的香港社會各方面必定因而逐步染黑。跟隨梁氏進入本屆政府的人,要知道自己在吃的是什麼飯,吐出來看看 是什麼個顏色,就會明白(頗令筆者難過的是,這些人當中,不少是筆者以前的朋友、好友、學生。)。

由大陸什麼派的人管治香港,對港人而 言,分別也許不大;國內外很多人都認為江派是中國當今李鵬那派之外的另一最大貪腐派別,但說到底,大家還不知道習與江在本質上有何區別。光說話不算數,還 要看得見他怎樣行事。另外一方面,香港黑道化,則香港有難了。當然,有可能劉夢熊也在此事上說謊;故首先應該在事實上嚴格求證。允許立法會以各種有效機制 向三個涉黑助選當事人套取材料是一個辦法,但其實效勢將因為保皇派的阻撓而大打折扣。此外,因為當事人都是政協要人,不排除還是黨員,組織上因而都直接受 共產黨領導;由中共中央循黨系統對這幾個以梁為首的涉黑當事人在大陸某處進行「雙規」,也許是一個更有效的清查途徑。但那要假定習近平是一個有所作


梁振英趁昨日首次以特首身份,與太太唐青儀一同行維園年宵花市,可是他一到場即有示威者「恭候」包圍,場面極之混亂,梁太更被人以印有「你呃人」的咕「扑頭」而黑面,匆忙間梁特只買了四支「轉運竹」,匆匆離開時更給小了錢,要特首辦事後派人為他「找數」。

梁振英昨晚罕有地發表聲明,譴責抗議的立法會議員梁國雄,以及其他示威者的衝突搗亂行為,又對引起商戶及市民不便深感遺憾。

即是,長毛示威,若是有違法行為、又或擾民,法律、選民選票自會「制裁」他,但他作為梁特口中「敵我矛盾」議員,不找梁特示威,那,就未免失職!而且,電視台訪問了梁特買「轉運竹」的店主,似乎,他對梁特厭惡程度,遠高於長毛!

假如,拿「貪曾」煲呔行年宵情況與梁特比較,若大家認為當中反映特首「乞人憎」指數,煲呔是10級「乞人憎」、那、梁特沒有100級、也是50級的水平!

梁振英昨日行年宵情況

曾蔭權於2008年行維園年宵情況


photoX

很多時候,回看歷史,總有人會問,若某件事發生的時候,若某某不是這樣做,歷史,會否改寫?之後一些事情,會否從不同軌跡發展,未來,會否變得不再一樣?

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昨日出版新書《爸爸媽媽上戰場》,當中,披露了一件從未公開的歷史片段:9月7日、12萬人正佔領政府總部反國教,特首梁振英前私人助理鄭希喧親自到政總,自稱代表中聯辦,要求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召集人陳惜姿與中聯辦見面談國教,書中這樣寫:

「佢話自己係Scott Cheng(鄭希喧),話代表中聯辦打來,話以前幫梁振英做助手,現在無加入政府。佢話,係國教一事上,梁振英已經out of equation (即與此事無關)。佢又話,國教件事有得傾,仲話對我地來講係是「好消息」,佢話,中聯辦想(搵)找我傾,是找我一個人傾。」

童工絕不相信陳惜姿會做假、甚至誇大對話內容也不大可能,而我們也無法知道鄭希喧所言有沒有誇大其詞,但,若一切如書中所說,梁特在國教事件中,已是out of equation,而西環又真的派人找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密會,當中政治含意,早已遠超國教問題,而是「一國兩制」、《基本法》中港人治港、中央不插手香港內部事務,是否遭西環破壞?

中共,就算面對2012年政改議題,與民主黨談判,最終也「做戲做全套」,由當時特首曾蔭權交報告給北京,建議接受民主黨方案,從未有說曾已out of equation,若西環說國教議題,梁特已out of equation,那,已不只是中共干預國教事件如此簡單,而是等同西環宣佈梁特形同「廢帝」、西環要「接管」香港!

又假如,若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在9月8日公開這個消息,令港人知道西環「接管」香港,之後立法會選舉結果會否因此改變?建制派得到議席會否減少?梁特、今天會否仍在位?

當然,童工明白,歷史是沒有「如果」的,只是,奇怪,關注組內有傳媒人,為何,他們沒想過,這個消息涉及層面,已非一眾反國教家長,而是全香港人的福祉,為何,他們當時未有公開?


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名單昨日公佈,除了那些早已張揚的名字外,傳媒均指在今次政治「分餅仔」中,屬特首梁振英友好只佔25人,遠較挺唐英年的60人為少。不少政治評論員分析,北京此舉為向唐營示好,以求在唐、梁兩營取得平衡,以免挺唐傳統商界力量再進一步抵制梁特。

童工卻看到,當日梁特成功爭取民意支持上位,其中一個優勢是,他和傳統商界力量、特別是四大地產商沒有交情,甚至認為梁會對付挺唐的地產霸權,梁特支持者、恒隆集團董事長陳啟宗在梁特當選後,就曾說待梁上任,就會向地產商「開刀」、地產商日後不要再想在港「食大茶飯」:

「地產商會有錢搵,但就未必一定有大茶飯,佢哋都賺咗幾廿年啦,係咪?」
「(地產商)要大茶飯,你咪返大陸做囉!大陸大把大茶飯地產做。」

現在,北京卻擺出明確態度,就是要拉攏挺唐傳統商界力量,包括地產商在內,除新地郭氏因涉廉署官司,不獲委任政協外,其他地產商也有代言人在政協中,與李超人關係密切的家梁伯韜,更獲委任為經濟界政協委員,政協在格局上,與之前完全沒有改變,中共,似暫時仍要拉地產霸權,那,梁特在此局面下,是否還敢向唐營、地產商「開刀」?令他們「冇啖好食」?


政府昨天公佈長者生活津貼申請及入息、資產審查方法,先讓童工回帶,看看當日政府宣傳長生津廣告,如何吹棒方案有多寬鬆:

留意當中有一句「仔女畀嘅錢,都唔當收入」,正常人也會理解為,子女孝順父母的月錢,不會影響他們申請長生津資格。

但,昨天政府公佈中,對「仔女畀嘅錢」,似乎,卻增加了新的「限制」。社會福利署長聶德權昨解釋長生津計算資產及收入時,《明報》有這樣報道:

「不過,縱然子女所給的供養款額不納入每月入息計算,仍可能會轉移成為長者的資產部分。」

甚麼叫子女供養父母的金錢,「仍可能會轉移成為長者的資產部分」?《明報》倒沒有詳細交待,反而生果報有引述:

「社會福利署長聶德權昨公佈長生津計劃詳情時卻指出,子女給長者的零用錢雖不會算作入息,但若零用錢未用完,餘額就會當作是儲蓄或現金,會計算入資產之內,需要申報。」

原來,又是特首梁振英慣用的「施政偽術」!要市民支持長生津的時候,就說「仔女畀嘅錢,都唔當收入」,現在,米已成炊,就說「仔女畀嘅錢」若用不完,就會計入資產,影響申請資產上限,那,豈不是說:「仔女畀嘅錢唔計收入,但冇話唔計入資產喎!」又即,政府是否對長者說,若要申領長生津,就要將子女供養金錢花清光,就算有餘額,也不要存入銀行,最好用鐵罐把錢收在床底?

萬一,長者在床底鐵罐收藏的錢給人偷去,政府是否負責?

還是,政府根本不會擔心,因為長者私存金錢被偷,他們也不敢報警,全因,長者擔心會被社署追究資產超出上限?

二月 2013
« 一月   三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  

Blog Stats

  • 1,839,448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