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發展局首屆「ADC藝評獎」金獎,頒予批評港產片《低俗喜劇》醜化內地人的北京評論人賈選凝,結果,引來不少人的批評。

童工不認同賈選凝「從《低俗喜劇》透視港產片的焦慮」的觀點,甚麼「如此「低俗」的影片能做到「口碑不俗」、被香港普羅大眾認受獲得廣泛共鳴,只是「港產片」的誤入歧途」、「創作者狡猾地用「低俗性」偷換了「本土性」」、甚至說《低俗喜劇》「「污名化」大陸人形象」,說是港人的「精神勝利法」,童工也不認同。

至於她文章中稱「而《低俗喜劇》作為一部文藝作品的惡劣之處,正在於它把對觀眾「求爽」心態的縱容,上升為一種變本加厲的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甚至打正旗號「沒有最低俗,只有更低俗」。」更不知從何談起!大姐,連導演彭浩翔也從未說這是一部「文藝作品」,人家只是拍一部喜劇,你卻拿 「文藝作品」的尺去量度一部通俗喜劇,單是這個錯誤,童工已無法理解為何這篇文章可以得獎!

不過,不認同還不認同,童工,還是尊重賈小姐發表意見的自由、甚至得獎的自由,亦鼓勵身邊朋友看看文章的全文,這樣,你才會更覺得香港文化的「可愛」:低俗也好、高檔也好、政治正確也好、政治不正確也好,只要你在香港,只要不犯法,你就可以暢所欲言。

但最令童工覺得可惜的是,賈小姐也好、藝術發展局評審也好,似乎,只看到《低俗喜劇》「低俗」的一面,看不到其在香港主流文化中的角色。童工不是文化評論人,無意班門弄斧,只是,文化,不只有高檔,也有通俗,曾幾何時,不少文化人、衛道之士,批評過香港的「公仔書」、王晶的電影、英雄片、周星馳無厘頭電影,今天,這些曾被批評的通俗、甚至被視為低下「文化」,已成為香港文化歷史的一部份:誰會想過王小虎可以立像於尖沙嘴?有人會研究王晶的電影、周星馳無厘頭電影?

將通俗、甚至低俗文化上綱上線批鬥,從來,就是共產黨的強項。由80年代清除精神污染運動,中共把鄧麗君的歌指為「封資修」、靡靡之音、聽之任之後果極嚴重,會亡黨亡國,到近年中共前總書記胡錦濤大搞「反三俗」,即反庸俗、低俗、媚俗之風,中共,最拿手就是利用政治正確、光明、偉大的理由借打擊通俗文化之名,打擊社會異見聲音為實,以求社會文化、言論可以一言堂。

與低俗所謂的「禍害」比較,童工,更怕沒有「低俗」,一個社會若連低俗、庸俗也不能存在,只有正確、光明、偉大、高尚的文化,那,才叫人可怕!當然,若有人認為社會要清除所有低俗、庸俗文化,香港,甚至西方社會對他們來說是太危險了,北韓,才是他們的樂土,請快快去北韓吧!

About these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