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童工覺得特首選舉期間,唐英年被爆僭建地下皇宮,而梁振英則封牆隱瞞大宅僭建,那,肯定對民意、選舉結果有影響,也對唐不公平,但,一事還一事,屋宇署既在選舉期間高調查唐僭建地下皇宮,就應一查到底,依法辦事。

不過《明報》報道,屋宇署將根據《建築物條例》,向相關認可人士、工程師及承建商發出傳票,提出檢控,曾公承認僭建地牢是她主意的唐太郭妤淺,卻不在檢控名單內,反而出現一名「業主代理人」被檢控:

「不過,事件值得關注的是,律政司今次向專業人士檢控同時,卻揭發事件有一名神秘的「業主代理人」牽涉其中同被票控。據政府消息人士稱,此「神秘人」並非唐英年或郭妤淺。」

回看當日唐氏夫婦交待地下皇宮僭建問題,唐代是一力承擔責任,事後不論傳媒報道還是唐英年交待中,均未提及有「業主代理人」的存在,若,當日唐真的有一名「業主代理人」可以在法律上承擔責任,唐氏夫婦根本不用承擔刑事責任,那,當日梁營喇喇隊放出甚麼唐英年做了特首、有可能會涉刑事檢控,後患無窮,不能做特首?為何唐陣營當時不主動放風,表明唐有「業主代理人」承擔刑責,根本不會被控?

選戰已完,唐亦篤定成為政協常委,或許對北京也好、對梁振英也好,唐英年、唐太是否被檢控,已無關宏旨,但,法律就是法律,可不容因政治需要,而「隻眼開隻眼閉」,而且,此例一開,超級富豪人人找個「業主代理人」,豈不可以任意僭建?

當日唐氏夫婦交待僭建,唐太承認是她的主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