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二月 2013.


2013-02-28_054900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昨日公佈新政府預算案,繼承以往「優良傳統」,估錯預算是必然的事,由去年預測今個財政年度有34億元赤字,最終,卻錄得649億盈餘,財政儲備高達7,340億元,可支持政府23個月的開支。

不少人批評鬍鬚曾只懂做一次性措施,坐擁豐厚盈餘及儲備,卻不肯增加經常開支,童工已不止一次說,政府,有需要對如何處理豐厚盈餘與儲備,有一個看法,究竟有多少儲備才足夠?究竟政府想走左傾還是右傾社會政策路線?是增加福利、還是減稅?

若參看政府中期預測,政府未來5年,不論盈餘還是財政儲備,將拾級而上:去到2017至2018財政年度,政府經營帳目預測將錄得937億多盈餘,即,政府一般收入足夠經常開支有餘,前財爺梁錦松擔心的結構性赤字,將不存在,不但無須考慮擴闊稅基,甚至有空間增加經常開支或減稅。至於2017至2018財政年度綜合盈餘只有590多億,只因基建開支進入高峰期,非經營帳目有342億多赤字,拖低整體盈餘吧了。

更重要的是2017至2018財政年度財政儲備,預測高達8500多億,那,對任何一個政府來說,也是很難想像的事情:不斷累積至近萬億儲備,既不加開支、又不減稅、甚至,連為何要不加開支、又不減稅,也沒有一個合理說法,但,要納稅人、市民對政府這種「沒有說法的說法」,只要信,不要問,恐怕,無法令市民接受,而立會內的政黨、工會只會越來越吵,要用掉這塊近萬億「肥肉」,以增加民望及支持度。

政府可以避得一時,不能避一世,中期來說,始終要對如何處理豐厚盈餘與儲備,有個說法,正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一日政府有豐厚盈餘與儲備,只會為每年財政預算,引來無休止的批評。


藝術發展局首屆「ADC藝評獎」金獎,頒予批評港產片《低俗喜劇》醜化內地人的北京評論人賈選凝,結果,引來不少人的批評。

童工不認同賈選凝「從《低俗喜劇》透視港產片的焦慮」的觀點,甚麼「如此「低俗」的影片能做到「口碑不俗」、被香港普羅大眾認受獲得廣泛共鳴,只是「港產片」的誤入歧途」、「創作者狡猾地用「低俗性」偷換了「本土性」」、甚至說《低俗喜劇》「「污名化」大陸人形象」,說是港人的「精神勝利法」,童工也不認同。

至於她文章中稱「而《低俗喜劇》作為一部文藝作品的惡劣之處,正在於它把對觀眾「求爽」心態的縱容,上升為一種變本加厲的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甚至打正旗號「沒有最低俗,只有更低俗」。」更不知從何談起!大姐,連導演彭浩翔也從未說這是一部「文藝作品」,人家只是拍一部喜劇,你卻拿 「文藝作品」的尺去量度一部通俗喜劇,單是這個錯誤,童工已無法理解為何這篇文章可以得獎!

不過,不認同還不認同,童工,還是尊重賈小姐發表意見的自由、甚至得獎的自由,亦鼓勵身邊朋友看看文章的全文,這樣,你才會更覺得香港文化的「可愛」:低俗也好、高檔也好、政治正確也好、政治不正確也好,只要你在香港,只要不犯法,你就可以暢所欲言。

但最令童工覺得可惜的是,賈小姐也好、藝術發展局評審也好,似乎,只看到《低俗喜劇》「低俗」的一面,看不到其在香港主流文化中的角色。童工不是文化評論人,無意班門弄斧,只是,文化,不只有高檔,也有通俗,曾幾何時,不少文化人、衛道之士,批評過香港的「公仔書」、王晶的電影、英雄片、周星馳無厘頭電影,今天,這些曾被批評的通俗、甚至被視為低下「文化」,已成為香港文化歷史的一部份:誰會想過王小虎可以立像於尖沙嘴?有人會研究王晶的電影、周星馳無厘頭電影?

將通俗、甚至低俗文化上綱上線批鬥,從來,就是共產黨的強項。由80年代清除精神污染運動,中共把鄧麗君的歌指為「封資修」、靡靡之音、聽之任之後果極嚴重,會亡黨亡國,到近年中共前總書記胡錦濤大搞「反三俗」,即反庸俗、低俗、媚俗之風,中共,最拿手就是利用政治正確、光明、偉大的理由借打擊通俗文化之名,打擊社會異見聲音為實,以求社會文化、言論可以一言堂。

與低俗所謂的「禍害」比較,童工,更怕沒有「低俗」,一個社會若連低俗、庸俗也不能存在,只有正確、光明、偉大、高尚的文化,那,才叫人可怕!當然,若有人認為社會要清除所有低俗、庸俗文化,香港,甚至西方社會對他們來說是太危險了,北韓,才是他們的樂土,請快快去北韓吧!


奧斯卡獎頒獎禮昨日揭曉結果。台灣著名導演李安憑《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奪得最佳導演,不論是香港還是兩岸傳媒均爭相報道。

李安在台上領獎時,除了感謝工作人員、家人、太太外,亦特別感謝台灣,因《少年Pi的奇幻漂流》其中一個拍攝地點在台中。李安說如果沒有台灣,電影就無法順利完成:「謝謝台灣,特別是台中。」

不過,中共官方《新華網》報道有關消息時,卻把「謝謝台灣,特別是台中」一段刪去,「改成」「謝謝大家」就算,還要當作是李安的感謝說話直接引述,總之,就是不要偉大祖國人民看到李安「謝謝台灣」!

同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與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見面,據官方《新華網》報道,習總書記席間大談兩岸同胞如何血濃於水、如何同胞同屬中華民族:

「習近平指出,兩岸關係雖然歷經坎坷,但終究能打破長期隔閡,開啟交流合作。這是因為,兩岸同胞同屬中華民族,這種天然的血緣紐帶任何力量都切割不斷;兩岸同屬一個中國,這一基本事實任何力量都無法改變;兩岸交流合作得天獨厚,這種雙向利益需求任何力量都壓制不住。更是因為,全體中華兒女有決心通過自己的不懈奮鬥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這種全民族共同願望任何力量都阻擋不了。」

假如,台灣同胞看到中共連李安一句「謝謝台灣」也容不下,那,習近平、中共那些統戰台灣的說話,又有多少可信?中共會容得下台灣的國民黨、民進黨、以及民主自由嗎?


山西省政協、民建聯司法及法律事務發言人馬恩國大律師「一罵成名」,其人以英語大呼小叫「bloody Chinese」、「fucking Chinese」,更令不少人對何謂「愛國」,有更「深刻體會」,而馬大律師當日與長毛對罵時,不斷強調自己具有大學學位,又是具專業資格的澳洲大律師,似有意顯示較長毛更「高人一等」。

不過,生果報報道,原來,馬大律師當年在澳洲當大律師,於1999年的「Re Minister of Immigration, ex parte Zhou」案中,曾被主審法官質疑他提案的理據、亦無正確理解案例,更叫馬到法庭前,要先對行政法有更好的理解,結果馬要為此向法官致歉。童工查閱有關法庭記錄,主審法官似乎相當質疑馬大律師是否對相關法例是否充份掌握及理解,而且相當不客氣:

HIS HONOUR: What is the ground of review when you use the phrase “acted without evidence"?

MR MA: When the prosecutor says “acted without evidence" it alleges that the decision-maker has not taken into account consideration or evidence of the position description or the position or the nomination and followed by the recommendation by the visa officer.

HIS HONOUR: You have to frame it in terms of law if you are going to get anywhere at the moment. Now, I understand ground (a), I understand ground (d) though it may not have any substance, but I understand it in terms of a legal formulation. What is (c) saying? There may be a legal ground in there but I just want to know what it is. Does it go to jurisdiction? Are you saying without any evidence? And what does “evidence" mean? This is an administrative decision. Administrators act on material. Courts have evidence.

MR MA: Yes. I refer to the affidavit of the prosecutor, the second affidavit if I can so refer. It is the affidavit, annexure marked MZZ3. That is the petitioner’s proposal which came before the visa officer as well as the decision-maker.

HIS HONOUR: I am afraid if you come here to this Court, I expect better understanding of the principles of administrative law.

MR MA: I apologise for that, your Honour.

看馬大律師對洋法官質疑未有據理力爭,反而即時道歉,但他對黃皮膚、講廣東話的長毛大呼小叫、高聲喝罵,童工,嗅到點點那些洋買辦的味道。

「Re Minister of Immigration, ex parte Zhou」一案的記錄:http://www3.commonlii.org/au/other/HCATrans/1999/340.html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昨在中聯辦新春酒會致辭中,提出6項嚴防中聯辦人員貪腐收賄要求,包括減少一般性應酬,嚴禁收受禮金及貴重禮品等,出席香港社團組織和公司活動不參加抽獎、甚至連果籃也要婉拒。

A認為張曉明所說只是笑話一則,全因,政圈內外皆知,西環內有人收錢收禮,甚至早有傳媒報道,一切明碼實價,奉獻捐助多少,即財可通神,這些所謂反貪腐指引只是走過場,根本作用不大。

但,B卻另有解讀。B說只有賊匪橫行之地,才會出現富人自行聘請私人保鏢、甚至軍隊;政府大力打擊市民隨處拋垃圾,只因市民沒有公德心、亂拋垃圾情況嚴重;同樣道理,西環不是官員貪腐嚴重,張曉明又何須在新春酒會中,當著數百西環友好賓客面前,宣佈反腐防貪措施?張曉明一翻話,其實不只是說給西環官員聽,還有台下的一眾擦鞋紅色肥貓聽:中央嚴打受賄之餘,你們也不要再想行賄疏通了。

問題是,西環一天要做太上皇、做特首梁振英的「監軍」、一天就會有人想以權謀私,除非,北京撤掉中聯辦,又或給港人普選特首,否則,永遠無法杜絕西環貪腐!


世通假期事件,再次令人關注內地大量旅客來港,香港現有旅遊設施是否足以承受,而自由行人數不斷上升,早令港人怨聲載道,當中引發的店鋪租金上升、金鋪、電器鋪、藥房越開越多,將其他鋪頭逼走,早在多年前已出現,自由行引發問題已嚴重影響民生。特首梁振英昨日亦承認,自由行人數上升,已到影響市民正常生活的地步:

「梁振英:旅客人數增不應影響市民正常生活
2013-02-19 HKT 09:45
行政長官梁振英表示,留意到農曆年期間本港多個景點的旅客接近飽和,亦知道社會關注旅客增長對市民生活的影響。
他表示,不應只盲目爭取旅客人數上升,應該顧及經濟和社會效益,同時不影響本港市民正常生活。」

不過,自稱為「自由行之父」的梁特,大約在1年多前,卻非如此看自由行問題,2011年12月梁接受《亞洲週刊》專訪,當中談及梁與中央商討自由行過程,原來,當年中央領導早有先見之明,擔心香港承受不了自由行引發後果,日後要叫停就難:

「「齊心」正是梁振英追求的。說一段不為人知的故事。二零零三年沙士(非典)肆虐香港,市道凋零。梁振英受時任特首董建華之託,在一個寒冷的春日飛往北京,為中央開放內地居民赴港自由行作最後破題商討。梁自知重任在肩,想早機去晚機回,好讓董建華早作部署,他連禦寒大衣也沒帶便上路了。到了北京直奔那位領導人家中,甫坐下,領導人劈頭一句:「梁振英,你好好考慮清楚了。中央不是不願撐香港,只是擔心我們這邊門一打開是關不上的。日後那麼多內地遊客去香港有可能引起逾期居留、治安等問題,香港承受得了嗎?」

但梁特卻完全無視中央提醒,到2011年仍認為,有2000萬內地遊客來港也算不了甚麽,甚至還揚言要再擴大自由行:

「現在回頭看,香港每年有兩千多萬自由行的遊客,但內地居民在香港的犯罪率比香港居民在港的犯罪率還要低。這說明只要政策用好,我不擔心香港的經濟發展。現在內地僅是小部分城市允許居民來港自由行,香港的商家就已經忙得不可開交了。我在青島的朋友,一直讓我幫忙爭取青島能早日開放自由行。青島是山東最大的一個商業城市,可以想像類似青島這樣的城市一旦加入,對香港的旅遊業,對香港的整體經濟會有多大好處。

從2011年訪問可見,梁振英由討論開放自由行開始,眼中只有內地人白花花的銀紙、根本未考慮過社會、港人是否承受得來、又或、他根本不會考慮,到2011年時候、自由行問題已出現,他仍是視若無睹,今天、自由行引發社會問題,作為「自由行之父」,梁特實責無旁貸。


愛國愛港陣營中,總有一些自以為越左越激進、大罵長毛、泛民,就代表越愛國、越忠心,實質、出醜人前而不自知、既影衰愛國愛港的招牌,更為偉大祖國倒米,稍有文化知識者,無不看不起這些人。

昨天,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會議、山西省政協、民建聯司法及法律事務發言人馬恩國大律師,在發言時與長毛罵戰,其左一句「我唔係香港區政協!係山西省政協!但我係澳洲大律師喎!我喺澳洲廿年喎!」、右一句「咩唔敢認!我就係山西政協!我就係民建聯!但我而家係一個大律師!點吖?唔係教訓香港人,係教訓你啫!」其盛氣凌人、不可一世,令人側目之餘,其人以英語高呼愛國,更令人莫名其妙!他自稱愛偉大祖國、卻以英語大呼愛國,何以,不用普通話?這,又豈不羞辱偉大祖國語言?但更令人大惑不解的是,其人不斷說「bloody Chinese」、「fucking Chinese」:

「我愛港愛國!我愛港愛國!我係Chinese!I am a Chinese which you are not! You are not bloody Chinese!」

「"Tell me that you are Chinese! You’re not even a fucking Chinese!" 」

雖知、bloody、fucking這些字眼、那是粗俗俚語,在偉大祖國特區議事堂內不斷bloody Chinese、fucking Chinese這樣叫,恐有辱斯文、染污莊嚴議事堂,亦有辱大律師身份,而fucking更帶點侮辱成份,用bloody、fucking形容中國人,若是一個美帝洋鬼子對著偉大祖國同胞說,他是bloody Chinese、fucking Chinese,恐怕必被指辱華!

馬恩國大律師用胡語讚偉大祖國,結果出醜人前,用胡語大鬧中國人,真的應了「漢人學得胡兒語,站在城頭罵漢人」


傳媒公開懷疑是劉夢熊寄給特首梁振英、要求他終止廉署對劉調查的信件。《明報》找到劉夢熊求證,他雖未有回應信件真偽,但從劉說「信件既非發信人、亦非收信人授權公開」,可知該信應該是真的了。

但,隨之引發另一問題,究竟是誰向傳媒泄漏這封信?

劉夢熊曾說,有關信件是給梁特本人,理論上除了劉與梁外,應沒有其他人持有,即使兩人曾將信給與第三者看,但事關重大,理應不會讓其他人複印副本,即,除非劉與梁自行向傳媒泄密,否則信件理應不會曝光。

不過,信件來自劉夢熊匿名爆料機會不大,全因,除非他真的要和梁特玉石俱焚,否則,公開信件,等同為自己添多一條妨礙司法公正罪名,他之前自稱向傳媒爆料,只為不滿梁施政、而非要干預廉署調查,亦不攻自破!

但梁特本人私下向傳媒泄密機會也不大。梁特一直拒絕回應夢熊指控,就是要將事件淡化,絕不可能再自製話題,令泛民有理據再追究下去,況且信件有恫嚇特首之嫌,對方當時仍為政協委員,不論在政治上或法治上,實為嚴重事件,梁特卻未有交執法部門處理,現在信件曝光,梁特恐怕必遭傳媒、議員要求解釋,對梁特實無好處。

那,究竟是誰公開這封密件?

A提醒童工,當日唐英年地下皇宮圖則、照片曝光,唐營中也有人問過,這些只有唐家及其信任專業人士才有的資料,何以,竟會隨便外泄?事後證明,一切,只為「幕後黑手」部署棄唐換梁的序幕。那,今次會否又是「幕後黑手」部署另一場「行動」的序幕?


原本,以為劉夢熊爆特首梁振英選舉「黑材料」風波,已被梁特向《信報》及練月錚發律師信事件取代,怎知生果報今天刊登疑是夢熊1月給梁特、要求梁特插手終止廉署對他調查的信件,當中除了披露廉署查夢熊大師原因,以及大師為何如此憤怒外,劉在信中更主動提及他和前山西副省長、現山西省長李小鵬、即前總理李鵬之子的關係。

2013-02-17_071407

李小鵬之前從商、之後再投身政界,被視為太子黨人物,李從商時已被指利用特權謀利,近日內地媒體報道探望礦工,又被指懷疑做假。現在夢熊大師將李小鵬也拖下水,除想借此顯示其內地官場人脈外,是否暗示他與中共達官貴人「交往」,不少仍未公開,若梁特「趕盡殺絕」,他隨時可以拋更多「炸彈」出來?

不過,看信末夢熊大師促請梁特「緊急停止」對他的「無理迫害」,又要求梁特向廉政專員白韞六「打招呼」,請白的手下「慎之又慎」,否則將會「引爆政治炸彈」,其實已等同威嚇特首,要他干預廉署調查,梁特理應立即交執法機關,從嚴處理,以保香港廉潔法治。

2013-02-17_071532

童工作為「花生友」一名,真的想盡快看看,夢熊大師在法庭上還會引爆多少涉及中共權貴及梁特的「政治炸彈」,香港不同偉大祖國,不可能隨便閉門審案,恐怕,到時必好戲連場!


雖然,童工覺得特首選舉期間,唐英年被爆僭建地下皇宮,而梁振英則封牆隱瞞大宅僭建,那,肯定對民意、選舉結果有影響,也對唐不公平,但,一事還一事,屋宇署既在選舉期間高調查唐僭建地下皇宮,就應一查到底,依法辦事。

不過《明報》報道,屋宇署將根據《建築物條例》,向相關認可人士、工程師及承建商發出傳票,提出檢控,曾公承認僭建地牢是她主意的唐太郭妤淺,卻不在檢控名單內,反而出現一名「業主代理人」被檢控:

「不過,事件值得關注的是,律政司今次向專業人士檢控同時,卻揭發事件有一名神秘的「業主代理人」牽涉其中同被票控。據政府消息人士稱,此「神秘人」並非唐英年或郭妤淺。」

回看當日唐氏夫婦交待地下皇宮僭建問題,唐代是一力承擔責任,事後不論傳媒報道還是唐英年交待中,均未提及有「業主代理人」的存在,若,當日唐真的有一名「業主代理人」可以在法律上承擔責任,唐氏夫婦根本不用承擔刑事責任,那,當日梁營喇喇隊放出甚麼唐英年做了特首、有可能會涉刑事檢控,後患無窮,不能做特首?為何唐陣營當時不主動放風,表明唐有「業主代理人」承擔刑責,根本不會被控?

選戰已完,唐亦篤定成為政協常委,或許對北京也好、對梁振英也好,唐英年、唐太是否被檢控,已無關宏旨,但,法律就是法律,可不容因政治需要,而「隻眼開隻眼閉」,而且,此例一開,超級富豪人人找個「業主代理人」,豈不可以任意僭建?

當日唐氏夫婦交待僭建,唐太承認是她的主意

二月 2013
« 一月   三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  

Blog Stats

  • 1,807,142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