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童工朋友在Facebook中熱傳練乙錚在《信報》文章「誠信問題已非要害 梁氏涉黑實可雙規」。他們,對特首梁振英是江系還是團派,並不感興趣,反而對練主筆論及的黑道政治,卻是相當在意:

「然而,劉在該次訪問中和盤托出的,至少還有比「交人」這點或其他枝節問題重要得多的另外兩組信息。這些信息與劉的主要立論並無必然關係,劉這個「準污點證人」在此二環節作假的動機不強;而且,信息涉及的兩位大人物,至今並無公開否認事件具體內容,因而比較可信。兩組信息,其一暴露了紅色背景梁氏政權的不斷 黑道化。去年,梁營在劉夢熊牽頭、有前高官「梁粉」參與的「上海仔飯局事件」之後,迅速在形象上與黑勢力切割,相當成功;不料,前不久的挺梁反示威中,出現黑道派錢計人頭的醜劇,傳媒報道人贓俱獲,梁政權的切割努力,就不顯得那麼有效。這次劉提供的有關信息,更令梁與黑道之間的盟友關係無法掩藏。其二,則 是因為劉把董建華擺上枱面,致令唐梁之爭背後金權板塊的政治輪廓,忽然變得清晰。下面先談後者。」

真正嚴重的欺君罪,乃梁氏暗地裏炮製了一個帶有廣泛欺騙性的「黑底民意」——技巧高得連本地一份高格調的知識分子報的高層,也給 糊弄得暈頭轉向;而這個「黑底民意」,可能在北京作最後決策之時,起了作用。這是大得多的欺君罪。

香港有了這樣的一個怪胎特首,人們心中肯 定產生很多疑問:特區政權往後的性質是什麼?今後五年,黑道將如何透過特首的回禮,悄悄影響香港政治、社會、經濟?港人忍受得了?稍有良知的本地左派接受 得了?(工聯會就有點受不了,認為「幾醜陋」;民建聯急急打圓場,看來還吞得下;一眾政府內外的「梁粉」新愛國則若無其事。本應最懂得「君子不立危牆之 下」這條德訓的前高官如羅范、葉劉,第一時間替梁氏擋駕;精英中的精英猶利令智昏如此,可問是什麼世道人心了?)國際上,中國出了一個關鍵時刻靠黑道資源 上台的特區首長,別的國家如何看待?梁氏外訪的時候,與別的國家、地區首長同席之際,別人會有些什麼眼光?(新加坡和英國已經在鄙夷;台灣的民進黨肯定是 笑死了。)不過,笑罵由人,政治上最關鍵的是,新上台、據說要推一番清廉新氣象的習近平,如何看待這潭江派遺留下來新鮮熱辣上海屎蘇州屎?受得了受不了? 他若受得了,本國人民、港人會怎樣看他「海涵」一個染黑特首?外國政要又會怎樣看他的魄力、取向?回想解放前的國民黨,由最高領導蔣介石起,都黑道化了, 怎麼現在梁振英也同樣黑道化?香港在共產黨員領導下回歸到萬惡的舊中國去了?

練主筆所說的香港政治「黑道化」,正是不少童工朋友最關心、也是最擔心的事。A說,那班梁粉中,以他所知,部份人與江湖中人過從甚密,在派錢遊行事件中,被傳媒指為派錢「黑手」的新界總商會常務董事蔡志峯,就是該會主席張德熙的好友,而張是忠實「梁粉」之餘,多份報章也報道,張德熙家族與向氏家族關係密切,錚所指的香港政治「黑道化」,絕非無得放矢!

假如,香港政治「黑道化」,會出現甚麽狀況?開放黨禁前的台灣,可作借鏡: 1984年,曾著有蔣經國傳、揭發當時國民黨政府內鬥與腐敗現象的作家江南(真名劉宜良),在美國刺殺身亡,事後證實是台灣國情報局官員,指使台灣竹聯幫首任總堂主陳啟禮,帶同手下吳敦及董桂森執行刺殺命令,此即震動美、台的「江南案」。

直到今天,台灣雖有民主選舉,但黑金政治仍令台灣民主政治難以清明,不論國民黨還是民進黨內,也有政治人物與黑道中人勾結。

難道,有人想香港走上台灣黑金政治的路?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