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2.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昨天承認,政府日前就外傭居權案上訴,向終審法院提交案件書面陳述,建議終院向人大常委澄清1999年就「吳嘉玲案」釋法之法律效力,因當年人大釋法時,提及特區籌委會於1996年第四次全體會議通過的《意見》稿,當中指父母雙方,或一方合法在港定居的港人所生子女才享有居留權,但終院在2001年審理「莊豐源案」時,未有考慮籌委會文件,令「莊豐源案」成為首個「雙非」案例。

現在袁國強所謂要人大「澄清」1999年就「吳嘉玲案」釋法內容,實際上等同再進行多一次人大釋,要將1996年特區籌委會第四次全體會議通過的《意見》稿中,有關居港權內容變成有法律效力,從而解決雙非嬰問題。

對支持解決雙非嬰問題人士來說,這,無疑是最簡單、快捷方法,但,童工必須指出,人大釋法尤如軟性毒品,可提供即時快感、未必立即出現害處,但卻會逐漸侵蝕我們的法治制度。

事實上《基本法》第十九條早已寫明「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特區法院只有對「國防、外交等國家行為無管轄權」。第一百五十八條亦寫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自行解釋」,只有涉及「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條款進行解釋」時,終院才需要提請人大釋法。

現在特區政府要求終院就「吳嘉玲案」向人大尋求再釋法,其實變相推翻終院判決,此例一開,終院不再是終審的話,特區政府日後可以用這種方法,要求人大「幫忙」,推翻不合政府心意的判決,後果可以是十分嚴重!

更重要的是1996年特區籌委會第四次全體會議通過的《意見》稿,並非法律條文,沒有法律效力,若利用釋法使之變成有法律效力、法庭判決依據文件,正如A對童工說,這類在《基本法》起草、籌備特區成立期間,草委、籌委、預委文件,沒有一千也有八百,當中不少所謂的「意見」,其實相當保守,若這些文件可以成為香港法律依據,恐怕中共要收緊香港自由將易如反掌。

要解決雙非問題,童工覺得,最正確方法只有修改《基本法》,而非用傍門左道。

廣告

如何評估特首及特區政府的民望,政府普遍的做法是看民調、看傳媒輿論、甚至,如A對童工說,某些官僚看重報章社論,雖然A一直對此感到難以理解,不明白那些官僚是否知道,今天已沒有多少市民會受報章社論影響。

童工看特首及特區政府民望高低,並不會看主流媒體輿論走向,反而留意,究竟,何時出現有藝人在表演中,公開拿特首及政府來嘲弄揶揄,那,就真的代表特首及政府民望相當危險,因為,連最不想、不敢開罪政府權貴的藝人,也不再害怕公開「得罪」特首之時,當中更透出一點點民不畏死、不怕政府針對打壓之味道,特首民望之低、權威之弱,可想而知。

當年老董民望低迷,黃子華在2003年3月的楝篤笑《冇炭用》,對老董及政府極盡嘲諷之能事,同年7月的7.1大遊行有50萬人上街,老董在年多後腳痛下台;今天到詹瑞文的《狠狼玩傻羊》嘲諷特首梁振英,今天把兩者作出比較、嘲諷內容,何其相似呀!

而歷史,又會否重複再現?梁振英走上老董的舊路?

詹瑞文的《狠狼玩傻羊》宣傳片

好片重溫之黃子華《冇炭用》嘲諷董生董太


 

特首梁振英昨天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解釋僭建問題。事實上,梁特在其回應中,仍是不肯坦誠交待、全力轉移視線:口雖說道歉,但,卻不斷以自己疏忽、已處理僭建,企圖轉移視線、偷換概念,議員要梁特解釋的是,究竟,他在參選時已知大宅有僭建,他,一不通知屋宇署、二不向公眾交待、三將對手僭建問題提升至誠信問題,這是否隱瞞市民和選委?這是否誠信問題!

全場答問大會,梁特不但沒有回答,更反咬質疑者一口,「我記憶中,我冇講過話我冇僭建」!只要看童工貼的Youtube,梁特此言一出,在坐議員即嘩聲四起,全因,作為政治人物,其如市井無瀨之態度,連建制派議員也難以接受!

A說,若用梁邏輯,他就是說「我冇講過話我冇僭建」,所以,假如有一天他被揭有僭建,任何人也不能說他隱瞞、講大話、誠信有問題,這,和那些無瀨、小混混、黑店以両代斤、以次貨充正貨欺騙婦孺有何分別?「我冇話過以斤計」、「我冇話過係日本做」、這些對白、以往只會在警訊中,模擬騙案中那些騙子口中出現,怎知,卻可以出自堂堂特首口中!他,是否知恥為何物?

正如,童工想,為人父母,有一天發現子女把不合格的測驗卷收起,你責問他為何這樣做,他說「我冇講過要收埋份測驗卷,係你冇問我,所以我冇呃你」,為人父母,會否以子女以梁特言行為榜樣,引以為榮?


特首梁振英今天終於肯到立法會,就他僭建疑似「講大話」交待。昨天,民主黨那倒梁遊行,大會宣稱有800人參加。與A談論倒梁會否成事,A說要重演2003年50萬人上街一役,以今天來看,並不容易,必須出現上、中、下三個階層市民皆不滿特首,當年董建華民望低,再碰上經濟差、樓價又下跌,再加上一個基本法23條立法,所以關心與不關心政治的人,也上街反對政府。今天,似乎未見這情況出現,要倒梁、恐怕較倒董更難。

童工更擔心的是,市民,對梁種種政治上的問題,由原本不滿、變成無奈、再變成視為「正常」!

記得早前與B喝咖啡,他是一名不太關心政治的人,童工對他說梁特首種種以語言偽術掩飾其誠信問題,B忽然答上一句:「算把喇,梁振英講大話邊係新聞!佢講真話就係新聞!」B,似乎已把梁特首說謊,視之為理所當然,不值大驚小怪,又或認真追究,這,究竟是梁特「成功」,還是他的「失敗」?

童工最怕港人對梁特說謊麻木,甚至不為此而憤怒發聲,正如,偉大祖國人民對官員貪污視為理所當然一樣!這,正是一個民主社會「死亡」的徵兆!

縱使,我們今天仍未有民主,但,我們仍對一些香港核心價值有所堅持,童工,絕不想這些價值死於港人沉默之中。


童工原本以為,長者生活津貼(即特惠生果金),還會再拉布多相當一段時間,怎知,昨天竟失驚無神,戲劇性地被政府「偷雞」通過了。

不論是泛民也好、全力拉布的社民連梁國雄議員也好,全是在大局已定之後,才如夢初醒,連他們投了/沒投甚麼議案也不大清楚,結果,被政府利用議會程序,再加財委會主席張宇仁配合下,技術性擊倒!

A問童工,究竟,政府與張的「茅招」出在那兒?簡單地說,他們弄手腳方式如下:

1.原本撥款文件包括長者生活津貼於本財政年度發放需要的21億元額外撥款、以及2300萬元的開設新職位開支。

2. 由於今個財政年度,政府已不能發放長者生活津貼,所以政府修改撥款文件,只申請2300萬元的開設新職位開支,實際長者生活津貼撥款交下個財政年度預算處理。

3. 如此重大修改,應視為新文件,理論上應再「排隊」,但財委會主席張宇仁行使酌情權,容許即日表决。

4. 既是「新文件」,長毛之前提出拉布修訂已屬無效。

5. 財委會通過「新文件」,其實等同變相通過長者生活津貼,因「新文件」仍保留相關政策條文,只是,沒有了申請21億元額外撥款部份,明年預算案中將有其開支分目,政府可以撥入必須款項,令建議在4月新財政年度開始實行!要逼政府在明年預算案時,修改審批準則,除非否決整份預算,又或將分目開支減至零逼政府改,但要過分組點票。而歷史上,從未有預算案被否決,亦無議員試過成功用議員議案削減預算開支,即是,沒有辦法再逼政府取消資產審!

又即是,泛民也好、建制議員也好,其實,也不大清楚他們通過了甚麼,否則長毛、梁家傑也不會在表決後才發難!其實,單是張宇仁承認,政府修改後撥款文件是「新文件」,泛民議員理應叫停,阻止張用酌情權即日交付表決,要求政府再交福利事務委員會再討論,才再交財會表決,可是,竟無議員提出此要求!

若說政府用「古惑招」通過長者生活津貼文件,那,長毛也好、泛民議員也好,他們,也不能置身事外,因為他們掉以輕心,政府,才可以成功「偷雞」!


正當今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在前呼後湧之下到瑞典出席頒獎禮,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卻仍在監獄中服刑,他的太太劉霞在遭軟禁兩年多。昨天,美聯社記者竟成功突破中共監控,聲稱是趁看守劉霞的人去了吃午飯的空檔,跑入劉霞單位採訪。童工在電視新聞中看到她見到記者到訪,先是表現驚訝,隨即大哭,聲音顫抖地訴說兩年苦況:

「以為關一兩月 誰知兩年都關完了」

「我們就是生活在一個這麼荒唐的地方,荒唐到我已經……我是有充分心理準備的。對劉曉波得那個(獎),但是我真的沒想到,他得了獎,我不能出門,這個事情我一直覺得太荒謬了,我估計卡夫卡(Franz Kafka,荒誕文學著名作家)也寫不出這麼荒唐的事。」

真的,童工除了對劉曉波、劉霞遭遇感心痛外,真的,正如她所說,在偉大祖國之下,一切最荒誕、荒謬的事情也可以發生:

這個國家、有人得諾貝爾獎後雞犬升天、有人、得獎後卻是全家坐牢;

這個國家,有人可以一頓飯吃上萬元、有人、卻是連吃的也沒有;

這個國家,有人殺了人可以不用受罰,有人、被殺還要家人代多受罰;

偉大祖國本身己是一個荒誕劇,最瘋狂、最難以想像、最荒謬的事情,也可以在這個國度找到,正如,沒有人想到,被中共嚴密監視的劉霞,竟可以有外國記者登堂入室採訪!

或許,在這個國度、唯一找不到的,可能只有人性、公義、與法理!


484233_454259474630163_1937727945_n

生果報今天報道,根據維基解密披露的外交電文,原來,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邵善波,曾於2009年11月向美國駐港總領事館提供「材料」,指政府原本建議,立法會於2012年增加5個地區直選議席、5個由區議員互選產生功能組別議席,其實是北京可以給與香港的底線方案,而曾蔭權於2007年選特首時提出,要「玩鋪勁」在任內解決普選問題,實情是未得到北京明確承諾。

更甚者,他向美帝披露,任國家副主席、負責香港事務的習近平,其實對港重大決定並無話事權,一切仍由當時國家主席胡錦濤決定,這,又與當日八九年學運期間。趙紫陽對訪京的戈爾巴喬夫說,中國重大決定均由「普通黨員」鄧總舵主小平决定一樣,那,絕對是「國家機密」!

何以,邵善波會如此向美帝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他,是否美帝「無間道」?

童工,反而想起與邵熟悉的A之前分析。

A說邵1985年獲當時香港新華社秘書長毛鈞年邀請,擔任基本法諮詢委員會副秘書長,當年同期進入基諮委高層的人,除了後來成為秘書長的梁振英外,就是另一副秘書長馬力。回歸後梁振英成了行政會議成員、馬力做過民建聯主席、立法會議員,邵善波呢?除了撈到一個全國政協委員「豬肉獎」外,甚麼政治功勳也沒有,董建華沒有用他、曾蔭權也不想用他、民建聯與他保持距離,千辛萬苦在2007年憑西環之助擠入中策組任一個全職顧問,也是自覺大材小用、有志難伸。

若,在他不得志之時,美帝突視之為上賓,問他香港管治情況,邵為向美帝證明自己「有料到」,又怎會不和盤托出所知的「國家機密」、以求得美帝的「重視」、以示自己是親共知情者?

但,邵善波怎樣也想不到,當日為求在美帝面前顯示自己能耐,今天,竟成榮華富貴、政治權力的「黑材料」、「催命符」。

這,正是親共者的悲哀:一生想盡辦法向上爬爭奪權力,當權拿到手的一刻,才明白權力根本不在自己操控之內!

人生匆匆數十戴,何苦如此?


梁特那句「一個政府做到呢個程度,完全對得住有需要嘅長者!」由0:39開始

特首梁振英昨日出席首場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地區諮詢會,一如預期,反東北發展、不滿他僭建講大話、甚至不滿政府遲遲不發電視牌的城電員工,也到場抗議或發言表達不滿,梁特首照舊以其「語言偽術」,把問題一一耍走。

但,童工最覺「梗耳」的答案,並非那些政治問題,而是有市民認為2200元長者生活津貼,實際幫不了多少有需要的長者,但,梁特竟說,政府新一個財政年度多收的「新錢」,大部份將用於長者生活津貼,「一個政府做到呢個程度,完全對得住有需要嘅長者!」

原來,在梁特心目中,每名有需要長者,政府多發2200元長者生活津貼,就已是「完全對得住有需要嘅長者」?那,是否說有需要長者想再拿多一點,在梁特眼中,已等同貪得無厭?因為,給你們2200元已對得住你們有餘?

童工認同要慎用公帑,對是否要撒入息及資產審查也有保留,但,對真正生活有需要長者,2200元長者生活津貼,絕非甚麼「完全對得住有需要嘅長者」政策,而是要改革目前長者綜援制度!梁特抱著「畀2200元對得你地住」的心態,又是否有點假慈悲及涼薄?


唐英年

說在前頭:唐英年發功,叫梁特回頭是岸、如實交待!他是「過來人」,最有資格叫梁特「改過自新」!

自香港遭偉大祖國「收翻」之後,中共在港「敵人」,只有民主派,好說雙方由上世紀80年代打到今天,大家拳招套路一清二楚,中共壓住泛民,但泛民也「食住」中共,中共始終未能趕盡殺絕。

但,若中共對手換上「生意佬」,戰果又會如何?早前前港區人大團長吳康民日前稱本港商界及「唐營」想拉倒特首梁振英,矛頭明顯指向地產霸權。做生意的人不會如民主派般,與中共硬碰,更加會表現得相當恭順,但,他們也有其「玩野」之法。

《明報》今天訪問田北俊,田大少在訪問中,某些觀點與論述、倒可窺見地產黨「玩野」方式!

「所謂「唐營」中人見到梁振英僭建醜聞纏身,愈做愈差,確有幸災樂禍及取笑」。

即是,商界不會倒梁,但會袖手旁觀「食花生」!倒梁反中央,那,「食花生」不是犯法吧!

「田北俊否認想搞偏鋒或另類,「建制派也可以跟自由黨的,為何一定是自由黨跟他們?」他指自由黨現時只有5 席,就算建制派少了這5 票,仍在議會中佔大多數,所以他們就算不支持政府,也未必構成重大影響。」

即是,自由黨是「弱小政黨」,多我不多、少我不少,為自由黨「走票」引致政府過不了關「開後門」

「田北俊指未有收過所謂中聯辦或建制派等的投訴,指在一般非政治的民生議案,中央根本不會理會,他們有空間可表達不同立場,所以2200 元的長者生活津貼方案,自由黨早已說投棄權票。」

即是,典型的「阿爺沒有叫我不要做,我就可以做」,那,豈不等於公開說,自由黨根本不理梁特首,除非,阿爺事事「下旨」,但,立會每周處理大大小小民生事情,西環,又怎能管到那麼多?田少豈不把梁特失誤責任、推到中央、西環「根本不會理會」?

田大少這種抵制梁特策略,相信代表不少商界做法,中共怎樣處理?硬來又不是、軟來呢?他們又陽奉陰違!

這場戲恐怕十分好看!


特首梁振英僭建風波尚未平息,由其愛將邵善波掌舵的中央政策組又鬧出風波。據《明報》報道,政府由05年起,每年在中央政策組的預算中撥款2000萬元,資助八間大專院校進行教育、醫療及民生等議題,作公共政策研究,但邵日前去信研究資助局,以為政府政策塑造更強大的理論基礎為由,收回這筆撥款審批權,申請資格由只限八大學者,改為接受其他自資高等院校和智庫申請。

眾所周知,邵善波曾任「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此為親北京「智庫」之一,這類「智庫」數之不盡,隨時連甚麼香港研究學會也包括在內,問題是這些「智庫」水平,與八大院校學者比較,高下立判,更重要的是,學者有大學規管其研究水平,總不能太過偏頗、又或水份太重,但,這些「智庫」研究水平,又有沒有第三者去評估?還是,正正由於沒有評估,他們研究「結果」,會更符口政府「口味」?

同一時間,曾擔任梁振英競選辦主席的行會成員張震遠,與協助梁振英就西九風波解畫的鄧爾邦,將在短期內宣佈成立甚麼「齊心基金」,據知此基金大有可能與煲呔年代「智經」一樣,成為梁特首的御用「智庫」,或許,更明確一點,是梁特首的「民間心戰室」!那,中策組日後又會否資助「齊心基金」?

一個中策組已弄致滿城風雨,若再加上「齊心基金」,邵善波與張震遠這兩個對反對意見極之傲慢的人一起「發功」,恐怕,香港想平靜一點也很困難!

十二月 2012
« 十一月   一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Blog Stats

  • 1,839,209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