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昨天承認,政府日前就外傭居權案上訴,向終審法院提交案件書面陳述,建議終院向人大常委澄清1999年就「吳嘉玲案」釋法之法律效力,因當年人大釋法時,提及特區籌委會於1996年第四次全體會議通過的《意見》稿,當中指父母雙方,或一方合法在港定居的港人所生子女才享有居留權,但終院在2001年審理「莊豐源案」時,未有考慮籌委會文件,令「莊豐源案」成為首個「雙非」案例。

現在袁國強所謂要人大「澄清」1999年就「吳嘉玲案」釋法內容,實際上等同再進行多一次人大釋,要將1996年特區籌委會第四次全體會議通過的《意見》稿中,有關居港權內容變成有法律效力,從而解決雙非嬰問題。

對支持解決雙非嬰問題人士來說,這,無疑是最簡單、快捷方法,但,童工必須指出,人大釋法尤如軟性毒品,可提供即時快感、未必立即出現害處,但卻會逐漸侵蝕我們的法治制度。

事實上《基本法》第十九條早已寫明「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特區法院只有對「國防、外交等國家行為無管轄權」。第一百五十八條亦寫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自行解釋」,只有涉及「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條款進行解釋」時,終院才需要提請人大釋法。

現在特區政府要求終院就「吳嘉玲案」向人大尋求再釋法,其實變相推翻終院判決,此例一開,終院不再是終審的話,特區政府日後可以用這種方法,要求人大「幫忙」,推翻不合政府心意的判決,後果可以是十分嚴重!

更重要的是1996年特區籌委會第四次全體會議通過的《意見》稿,並非法律條文,沒有法律效力,若利用釋法使之變成有法律效力、法庭判決依據文件,正如A對童工說,這類在《基本法》起草、籌備特區成立期間,草委、籌委、預委文件,沒有一千也有八百,當中不少所謂的「意見」,其實相當保守,若這些文件可以成為香港法律依據,恐怕中共要收緊香港自由將易如反掌。

要解決雙非問題,童工覺得,最正確方法只有修改《基本法》,而非用傍門左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