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今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在前呼後湧之下到瑞典出席頒獎禮,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卻仍在監獄中服刑,他的太太劉霞在遭軟禁兩年多。昨天,美聯社記者竟成功突破中共監控,聲稱是趁看守劉霞的人去了吃午飯的空檔,跑入劉霞單位採訪。童工在電視新聞中看到她見到記者到訪,先是表現驚訝,隨即大哭,聲音顫抖地訴說兩年苦況:

「以為關一兩月 誰知兩年都關完了」

「我們就是生活在一個這麼荒唐的地方,荒唐到我已經……我是有充分心理準備的。對劉曉波得那個(獎),但是我真的沒想到,他得了獎,我不能出門,這個事情我一直覺得太荒謬了,我估計卡夫卡(Franz Kafka,荒誕文學著名作家)也寫不出這麼荒唐的事。」

真的,童工除了對劉曉波、劉霞遭遇感心痛外,真的,正如她所說,在偉大祖國之下,一切最荒誕、荒謬的事情也可以發生:

這個國家、有人得諾貝爾獎後雞犬升天、有人、得獎後卻是全家坐牢;

這個國家,有人可以一頓飯吃上萬元、有人、卻是連吃的也沒有;

這個國家,有人殺了人可以不用受罰,有人、被殺還要家人代多受罰;

偉大祖國本身己是一個荒誕劇,最瘋狂、最難以想像、最荒謬的事情,也可以在這個國度找到,正如,沒有人想到,被中共嚴密監視的劉霞,竟可以有外國記者登堂入室採訪!

或許,在這個國度、唯一找不到的,可能只有人性、公義、與法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