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4233_454259474630163_1937727945_n

生果報今天報道,根據維基解密披露的外交電文,原來,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邵善波,曾於2009年11月向美國駐港總領事館提供「材料」,指政府原本建議,立法會於2012年增加5個地區直選議席、5個由區議員互選產生功能組別議席,其實是北京可以給與香港的底線方案,而曾蔭權於2007年選特首時提出,要「玩鋪勁」在任內解決普選問題,實情是未得到北京明確承諾。

更甚者,他向美帝披露,任國家副主席、負責香港事務的習近平,其實對港重大決定並無話事權,一切仍由當時國家主席胡錦濤決定,這,又與當日八九年學運期間。趙紫陽對訪京的戈爾巴喬夫說,中國重大決定均由「普通黨員」鄧總舵主小平决定一樣,那,絕對是「國家機密」!

何以,邵善波會如此向美帝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他,是否美帝「無間道」?

童工,反而想起與邵熟悉的A之前分析。

A說邵1985年獲當時香港新華社秘書長毛鈞年邀請,擔任基本法諮詢委員會副秘書長,當年同期進入基諮委高層的人,除了後來成為秘書長的梁振英外,就是另一副秘書長馬力。回歸後梁振英成了行政會議成員、馬力做過民建聯主席、立法會議員,邵善波呢?除了撈到一個全國政協委員「豬肉獎」外,甚麼政治功勳也沒有,董建華沒有用他、曾蔭權也不想用他、民建聯與他保持距離,千辛萬苦在2007年憑西環之助擠入中策組任一個全職顧問,也是自覺大材小用、有志難伸。

若,在他不得志之時,美帝突視之為上賓,問他香港管治情況,邵為向美帝證明自己「有料到」,又怎會不和盤托出所知的「國家機密」、以求得美帝的「重視」、以示自己是親共知情者?

但,邵善波怎樣也想不到,當日為求在美帝面前顯示自己能耐,今天,竟成榮華富貴、政治權力的「黑材料」、「催命符」。

這,正是親共者的悲哀:一生想盡辦法向上爬爭奪權力,當權拿到手的一刻,才明白權力根本不在自己操控之內!

人生匆匆數十戴,何苦如此?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