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英年

說在前頭:唐英年發功,叫梁特回頭是岸、如實交待!他是「過來人」,最有資格叫梁特「改過自新」!

自香港遭偉大祖國「收翻」之後,中共在港「敵人」,只有民主派,好說雙方由上世紀80年代打到今天,大家拳招套路一清二楚,中共壓住泛民,但泛民也「食住」中共,中共始終未能趕盡殺絕。

但,若中共對手換上「生意佬」,戰果又會如何?早前前港區人大團長吳康民日前稱本港商界及「唐營」想拉倒特首梁振英,矛頭明顯指向地產霸權。做生意的人不會如民主派般,與中共硬碰,更加會表現得相當恭順,但,他們也有其「玩野」之法。

《明報》今天訪問田北俊,田大少在訪問中,某些觀點與論述、倒可窺見地產黨「玩野」方式!

「所謂「唐營」中人見到梁振英僭建醜聞纏身,愈做愈差,確有幸災樂禍及取笑」。

即是,商界不會倒梁,但會袖手旁觀「食花生」!倒梁反中央,那,「食花生」不是犯法吧!

「田北俊否認想搞偏鋒或另類,「建制派也可以跟自由黨的,為何一定是自由黨跟他們?」他指自由黨現時只有5 席,就算建制派少了這5 票,仍在議會中佔大多數,所以他們就算不支持政府,也未必構成重大影響。」

即是,自由黨是「弱小政黨」,多我不多、少我不少,為自由黨「走票」引致政府過不了關「開後門」

「田北俊指未有收過所謂中聯辦或建制派等的投訴,指在一般非政治的民生議案,中央根本不會理會,他們有空間可表達不同立場,所以2200 元的長者生活津貼方案,自由黨早已說投棄權票。」

即是,典型的「阿爺沒有叫我不要做,我就可以做」,那,豈不等於公開說,自由黨根本不理梁特首,除非,阿爺事事「下旨」,但,立會每周處理大大小小民生事情,西環,又怎能管到那麼多?田少豈不把梁特失誤責任、推到中央、西環「根本不會理會」?

田大少這種抵制梁特策略,相信代表不少商界做法,中共怎樣處理?硬來又不是、軟來呢?他們又陽奉陰違!

這場戲恐怕十分好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