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2.


香港不論回歸前後,也是一個自由、多元表達的社會,我可以支持民主派,你也可以愛國愛港,就算如2003年的7.1遊行,民陣與工聯會同處維園,也可以相安無事,這,就是香港核心價值:一百個人有一百種聲音,但,大家互相包容、尊重。

不知何時,或許,該說是梁振英得道、梁粉升天之後,對反對意見的包容,開始失去,取而代之的是,我支持政府、我支持CY,我,就可以「打橫行」、甚至,視法律如無物!

昨天,愛護香港力量遊行,now TV攝影師劉家禾和記者仇志榮在訪問一名遊行人士時,一名男子突從後重拳打劉後腦受傷,而愛護香港力量發言人陳靜心被問到要否為記者受襲擊道歉時,不但未有譴責針對記者的暴力行為,反而說是傳媒不夠中立的問題,令港人忍無可忍。

即是,now TV是否「不夠中立」?恐怕較諸於文匯、大公,CCTVB、香港良心ATV,仍有相當距離,然則,是否認為「不夠中立」就可以打記者?相信、任何文明社會也不會接受!

更甚者是,愛港力量支持者,竟不覺打記者有何問題,甚至以「打狗」去形容!A說,這,令他記起文革時紅衛兵把知識份子打成「臭老九」,可以極盡侮辱、暴力對待,梁振英及其政府,是否想在港搞一場港版「文化大革命」,把反對者鬥跨鬥死,而愛港力量就是梁的「紅衛兵」?

6a5333a5df3d965c0de5ba3a095b0550

 

43f4ce3c36dc257849594898910773e6

 

或許,你會說,今天只是打記者,不關我事,但,若一個政府可以任由支持者對傳媒使用暴力,那,對市民大眾使用暴力的日子還會遠嗎?

香港市民,你想成為下一個因為不挺梁,而被人施以老拳的人嗎?

杜汶澤在他的Facebook這樣寫:

「當日反國教的學生以和平自律表達不滿力撐黃之鋒, 今日撐 CY 者卻無理打人, 以拳頭代替理據! 你便知道, 有什麽領袖, 便有什麽支持者! 」

「有什麽領袖, 便有什麽支持者」,元旦,豈有不上街的理由?

廣告

全國人大常委會昨通過「關於加強網絡信息保護的決定草案」,並且即日實施。該草案實為內地網民深痛惡絕的「網絡實名」制度。草案規定網絡服務提供者,為用戶辦理網站連接服務,不論是固網還是流動網絡,甚或只是提供信息發布服務,均要求用戶提供真實身份。

此外,所有網絡服務提供者,需加強對用戶發布信息管理,一旦發現法律法規禁止的信息,應立即停止發放有關信息,保存紀錄,並向主管部門報告。而公安部門更設有新部門規管有關網絡訊息,實際上就是更具規模的網絡警察。

內地網民對此無不怨聲載道,有人賭氣說:「不如關掉互聯網算了!」

有人氣憤說:「官員財產不敢公開,屁民網名倒要公開?我可以氣憤嗎?」

更多人在說:「先官員財產公開。再談網路實名制吧。」

網民憤怒是可以理解。中共要搞網路實名制立法,實始於2008年,前後不過3年,一切,已在符合國情共情官情下通過,至於公開中共官僚幹部財產呢?

早在1988年,國務院監察部會同法制局起草了《國家行政工作人員報告財產和收入的規定草案》。

2005年,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務員法》,並於2006年1月1日起開始實行,但並未有就官員財產公佈作出明確規定。

2009年9月,《中共中央關於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竟的建設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正式發佈,將房產、投資、配偶子女從業等情況,列入黨員領導幹部報告個人事項內容,但仍未有決定何時公開官員黨員領導幹部個人財產。

到今日已是2012年,中央領導、領導幹部個人財產應否公開,還在研究研究之中!

何以,管網民言論自由立法只要3年,管中共幹部財產,前前後後十多廿年也沒有立一個法、做一件實事?

偉大祖國網民憤怒,操那些共幹的娘,又豈會無因?


昨天朋友在Facebook中談論最多的,那是今年7.1遊行期間,一名男子在5名輔警警長及警員耳邊大聲吹口哨,結果被控5項襲警罪,昨日在東區裁判法院開審。

令童工與朋友覺得難以理解的是,何以,只是在警員耳邊大聲吹口哨,也可以告襲警?就算如控方所說,那男子是故意走近警員吹口哨挑釁,又或是真的很大聲吹口哨,那,作為一般市民,完全無法明白,律政司何以認為在警員耳邊大聲「吹口哨」,可以等同襲警!那,日後豈不連遊行叫口號,也是襲警?在特首梁振英面前大叫他下台,豈不是公然襲擊特首?上次蘋果日報記者在胡錦濤路過之處大叫平反六四問題,又豈非公然以聲音行剌國家領導人?

童工記得2003年法庭審理大聲公襲警案,代表辯方資深大律師李柱銘認為,若大聲公也可以「襲警」,日後可能連說話也可被告襲警,法官在判詞中表明,一般人說話不會構成襲擊,但經擴音器擴大後聲音,則可對人身做成損害:

「here must be an implied consent in the ordinary normal situation for us to be “touched" by the sound from people talking to us. We have to accept that as a part of our everyday living. However, would we consent to be “touched" by amplified sound when the loudhailer is being placed next to our ear? The answer must be no, unless in some idiosyncratic situations. I would conclude that when a loudhailer is used as an implement to send out amplified sound at close range of someone’s ear without the consent of that person, it must be battery. And it would be wounding if actual bodily injury had occurred as a result. I do not agree that his conclusion would mean an extension of the principle, it is only an application of the basic elements of the offence. 」

即是,若以當日判詞,或許連法官也未想過,有天真的會連說話、吹口哨也會被告「襲警」,反而李大狀卻有「先見之明」,究竟,香港警方及律政司有沒有想過,提出這樣控告,只會引來社會更大反感?


日前與A閒談特首梁振英的施政報告,究竟會提出甚麼挽回民望的政策。A叫童工不要有太大期望,曾幾何時,梁選特首期間,期雄辯滔滔、演說能力之強,打動不少人,更以其比作美國總統奥巴馬,但時日一久就會現形!原來,口舌便給的背後,原來是一大串的語言偽術,口才了得其實是精於運用語言技巧逃避責任,當日以為是梁特首強項,原來,正正是他最慣用欺騙市民、瞞天過海的技倆!

同樣,梁特首現在每天掛在口邊的,就是要集中精力搞好民生問題,又說民生無小事,就以打擊上水站水貨客來說,今年9月,梁特曾大張旗鼓,力言會解決水貨客問題,看看9月份相關報道,可知梁特首是如何「高度重視」:

「行政長官梁振英昨日在民建聯北區區議會主席蘇西智和區議員劉國勳的陪同下,專程到上水視察有關水貨客的問題,並承諾會加強與深圳海關的溝通,也會加強特區政府相關部門對水貨客問題的聯合行動。」

「劉國勳又引述梁振英於巡視時指,一直很關心水貨客對當區居民帶來的問題,亦向深圳海關提出加強打擊水貨客問題,本地海關也已加強了打擊力量。他承諾,當局會加強與深圳海關方面的溝通,也會加強特區政府相關部門對水貨客問題的聯合行動。至於劉國勳提出的短、中期措施建議,他會作出考慮。」(9月17日《文匯報》報道)

「行政長官梁振英表示,北區的水貨活動嚴重影響區內居民的正常生活及社會秩序,過去幾日政府不同部門已著手打擊,亦會要求中央政府協助,從深圳方面打擊。 梁振英出席行政會議前說,已責成數個相關部門,調查北區水貨活動的整個流程及每一個環節,政府會嚴厲執法。」(9月18日《香港電台》報道)

但,不過3個月,上水火車站又有大批水貨客聚集,要弄致區內市民昨天自行「保衛上水站」,築起人鏈及高舉橫額阻攔水貨客去路,不准他們入閘,抗議市民又不滿當局打擊水貨客不力,早前政府重點打擊的水貨集散地上水晉科中心,現在又再「其門如市」了!

A說,從此例或可見,梁特首做事方式,與其語言偽術般,當市民關注時就高調現身,以堅定態度表示會嚴厲理,作出種種承諾,當上了報見了光消息出街搏得掌聲後,梁特首又去找另一可搏取民望議題,至於原來問題是否已徹底解決?反正巳曝光了,民望、掌聲也拿到,一切,已不在他考慮之內!

這,是否A所說梁特首繼「語言偽術」後,另一從政絕殺「施政偽術」?童工不敢斷言,但,反正以過去經驗,不用半年他就會現形,套用葉劉淑儀「名句」,大家,即管「放長雙眼睇」!


生果報報道,亞視大股東王征搞的「演藝訓練計劃」,可是,有關計劃卻非訓練職藝員專業水平,而是要聽王征大發謬論,一時將亞視與共產黨相提並論,說甚麼反腐敗:「我們也希望,中國共產黨,我們亞視…要反腐敗,反懈怠;現在腐敗少一點,沒甚麼油水,腐敗不起來…。」一時又罵《ATV焦點》負責人雷競斌不聽話,不敢繼續罵反國教:「做甚麼主管…我給他做,他沒跟所以就敗了,就投降,比梁振英更差」。

但,更恐怖的是,王征要員工對亞視表忠、對反發牌表態:

「長篇大論之餘,王征突然與在場藝員「互動」,點名問一名男藝員,為甚麼其他媒體要罵亞視,該男藝員被迫回答是怕亞視強大,王征竟再追問為甚麼怕亞視強大。其後又問其他藝員,覺得亞視有甚麼政治立場?亞視是親共的嗎?從哪些方面覺得亞視是親共?逼藝員向公司「交心」」

這,已非王征是否傻了、又或精神有問題如此簡單,而是他拿了內地那一套共產黨管治/統治文化、手段,套入亞視中:甚麼人人要出席的「演藝訓練計劃」,根本就是中共那一套全黨全民學習中央文件精神手段;要員工表忠表態,根本就是文革那一套搞人人過關、批評與自我批評。

就算亞視只是王征私人公司,這些做法有沒有違反勞工法例、違反僱傭合約,已大有可跟進之處,何況,亞視為廣播機構,擁有大氣電波乃公共資產,如此胡作非為,將電視台弄至如極權國家般,完全違反香港社會核心價值,根本就視香港既有文化、價值如無物!

不論特區政府是否發新廣播牌,也應盡快收回亞視牌照,否則,元旦遊行,「反王征、執亞視」、恐怕必成另一議題!


 

 

早前傳媒報道,廣播處長鄧忍光疑似要配合特首梁振英及中策組首席顧問邵善波開打輿論戰,急於推出一個類似CCTVB《講清講楚》的單對單訪談節目,為政府官員提供一個宣傳政府政策的渠道,這,就是昨晚首播的港台節目《星期五主場》「誕生」背景。

不過,港台始終是港台,鄧處長想「自閹」,可不代表製作人、記者、港台員工肯陪閣下「自閹」,鄧處長想令高官可以講清講楚,港台就讓高官門「講清講楚」,不過,要講,就要講真話,不是官僚特首自己想講的假大空官話。

首集《星期五主場》找來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講人大釋法,真的,相當精彩,主持人麥嘉緯是做足功課之餘,他是站在香港人,而非官員那一邊去問問題,要做主場,就要做香港人的主場!

袁司長你作為大律師,你對釋法立場如何?

為何當年袁司長曾撰文反對釋法,現在又說釋法是「有爭議性」?

為何,明明特首梁振英說行政措施可阻雙非,現在又非要釋法不可?

為何袁司長不肯講明任內不為23條立法?

這些問題,相信不少香港人也想問袁司長,節目中看到他顧左右而言,迴避問題、大耍官腔,宣傳效果未見之餘,更反證袁司長自己對人大釋理不直氣不壯,律政司司長能否捍衛法治令人生疑。

《星期五主場》說明,政府要搞官樣宣傳節目,身受長俸公務員,未必會甘心做河蟹工具,還有,政府政策立心不良、官員水平欠奉,就算如何化裝也好,宣傳也會變成獻醜、甚至、獻世!

童工期望《星期五主場》可以繼續風格,做香港市民的主場!


今天,應該不會是世界末日。

這幾天傳媒均有不同相關「末日」的新聞,有人逃難、有人儲糧、有人及時行樂,甚至,有人被邪教欺騙。

當然,我們看到這些人的行為,自然會覺得他們也太過愚蠢,明明看不到任何「末日」徵兆,他們,卻可以深信不疑?文明進步之餘,我們,是否仍殘留著原始的愚昧與無知?

但反過來說,假如,今天真的是世界末日,我們可以做甚麼?求神問卜?逃難?千金散盡?若今天是世界末日,人類再回看千百年來的歷史,為權力、國土、宗教、政治分歧而爆發千百場戰爭,其實已再無意義;千億財富也好、富可敵國也好,最終亦歸於虛無;人世間恩恩怨怨亦如煙雲過眼,不再存在。

末日意義,或許在於要人類反思,各種爭鬥物慾,在末日面前根本毫無意義,人類,必須反思千百年來種種自相殘殺的行為,就算末日未到,人類,是否不斷在自製「末日」?

1988年,美國總統朗奴列根在聯合國發表演說,當中提及末日論者所說及的一個末日可能性:外星人入侵地球!當時列根總統是這樣說:

“In our obsession with antagonisms of the moment, we often forget how much unites all the members of humanity. Perhaps we need some outside, universal threat to make us recognize this common bond. I occasionally think how quickly our differences worldwide would vanish if we were facing an alien threat from outside of this world. And yet I ask — is not an alien force already among us? What could be more alien to the universal aspiration of our people than war and the threat of war?”

究竟,若人類真的面對「末日」,能否放下分歧與紛爭,團結一致應付「末日」?


日前直屬國務院的中國社會科學院,發表2013年《社會藍皮書-中國社會形勢分析與預測》,罕有地將學民思潮發起的反國民教育運動包括在內,寫明這場運動是由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利用互聯網發動,以此作為互聯網及年青人參與社會及政治運動的例子,更與廣東烏坎村維權事件相提並論,報告是這樣寫反國教運動:

「在香港『國民教育』教材風波中,12萬人的遊行,最初竟是由黃之峰等三名中學生在facebook(臉書)網站發起」。

事實上,整場反國教運動中,除了學民思潮外,還有不同人士、組織在網上動員,互聯網運動強大,在於其多元而非單一;同時互聯網運動另一與傳統社運不同之處,在於其不可測及無法評估:同樣由互聯網發起行動,可以多至反國教般有十多萬人上街,但,也可以和抗議亞視行動般,只有1人到場。

凡是無法掌握、無法評估的群眾運動抗爭、組織模式,正是極權獨裁政府最害怕的事,中共對互聯網控制及監管,那是全球數一數二,而今次中國社會科學院把反國教也拖下水,A十分擔心,事事以偉大祖國馬首是瞻的特首梁振英,會否未立23條之前,先立網絡23條?

童工從不排除這個可能性,始終,一般市民對網絡23條了解不多,甚至會有人支持立法禁止網上惡搞、起底,但,除非完全剝奪香港網上自由,禁facebook、youtube、twitter等,否則要全面禁止網上批評政府、動員群眾上街,談何容易?

日前Youtube公布2012年香港十大短片,當中由高登音樂台創作的「紅軍 – 核突支那Style」竟成十大之一,也是唯一政治性短片,只要facebook、youtube、twitter仍在、港人可以自由上網,當時候來到,網絡力量就随時可以發揮作用,正如Youtube自己說:

“Nothing is more powerful than a video whose time has come”


原來,距離傳說中所謂瑪雅曆法中2012年12月21日世界末日,只有4日,雖然朋友之間大都不相信那天會末日,但,不少人抱著「看看那天會發生甚麼事」、又或「總會發生一些事」的心態,等待「末日」來臨。

昨天,網上流傳一張美國太空總署(NASA)拿12月21日發表重要官方聲明揶揄的圖片,聲明是這樣說:

“NASA has confirmed that December 21,late afternoon,the sky will be very dark.It is an interesting phenomenon called"night."”

196118_385929251493904_463111804_n

即是,不論是真是假,這就是美國人的幽默感,事實上,這幾天NASA不斷在其Twitter回覆有關來自各地網民「末日」查詢:

2012-12-17_053021

當中指向的網址,正是NASA製作,回應2012年12月21日世界末日的FAQ:“Beyond 2012: Why the World Won’t End?”

還有,NASA更提前發布一條叫” Why the World Didn’t End Yesterday” 短片,原本準備於12月22日拿出來播放,證明12月21日不是世界末日。

即是,童工是否相信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若以瑪雅曆法來說,2012年12月21日是另一個太陽紀開始,不少研究瑪雅文明學者說,那不代表是「末日」,至於所謂甚麼Nibiru (Planet X) 會撞擊地球之說,就算政府隱瞞,現在還有4天就到12月21日,相信連一般人的肉眼也可以看到吧!

或許,「末日」說對人最有價值的是,可以令我們反思,若明天真的是末日來臨,我們有沒有遺憾?有沒有一些想見的人未見、想做的事未做?

若有的話,就借12月21日的機會,盡快去做吧!


2012-12-15_054616

2001年屋宇署發出有關梁振英赤柱大宅僭建新聞稿

2012-12-15_054639

昨晚屋宇署發出有關梁振英赤柱大宅僭建新聞稿

 

特首梁振英的赤柱舊居,多年來已盛傳有一個挖入後山的僭建「密室」,更有傳面積達2000呎,不輸於唐英年的「地下皇宮」,但,自2000年梁赤柱大宅被傳媒揭發有僭建,屋宇署又聲稱派員到上址調查,發現未經批准的改建花園及加建蓋篷,已還原後,這個「僭建密室」就如政圈傳說,一直繼續流傳,但,永遠無法證實。

直到昨晚,一切,才真相大白!梁的赤柱「僭建密室」,原來是一個十多年來官員包庇掩飾真相的謊言!

屋宇署昨晚發出新聞稿,原來,早在2000年,該署已發現梁赤柱大宅有「僭建密室」,只是一直秘而不宣:

「根據2000年12月及2001年1月多次視察所得,發現上址樓宇及其後面的人造斜坡之間,在該屋苑的批准建築圖則上顯示為原有的空間內有僭建物,包括一些樑、柱、牆、樓梯及樓板。由於本署在首次視察該空間時,有關僭建物的清拆工程已在業主委任的認可人士的監督下展開,所以本署並不知悉有關僭建物的用途及面積。有關僭建物的清拆及修復工程其後於2001年1月下旬完成。」

童工查看2001年1月19日,屋宇署發出的「梁振英赤柱舊居完成修復工程」新聞稿,當中,有關梁僭建項目是這樣描述:

未經批准的改建包括花園加建蓋篷及單位有改建情況。

屋宇署職員和梁先生聘用的認可人士一同視察單位後,屋宇署確定僭建物已清拆,單位亦按照核准建築圖則完成修復工程。

屋宇署發言人說:「樓宇結構和附近斜坡未有受影響,對公共安全亦沒有造成危險。」

他續稱,屋宇署不會採取進一步行動。」

原來,「單位有改建情況」這幾個字,其實是一個未經批準僭建空間內,「包括一些樑、柱、牆、樓梯及樓板」物體,這,明顯是一個僭建挖深「密室」,與唐英年地下皇宮相似,何以,2001年屋宇署不揭發,只用「單位有改建情況」數字輕輕帶過?為何,當年可以隱瞞事件?是否受到壓力?還是官官相衛?

梁僭建講大話涉誠信問題,情況固然嚴重,但屋宇署可以為當時身為行會召集人的梁振英,如此掩飾違法行為,後果更加嚴重,包庇權貴,正是侵蝕香港社會公平、公正、法治、廉潔等核心價值的開始。

十二月 2012
« 十一月   一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Blog Stats

  • 1,810,823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