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梁振英未經知會屋宇署,自行用磚牆封閉有關僭建空間。根據《建築物條例》,「任何人未事先獲得建築事務監督下述的 批准及同意,不得展開或進行任何建築工程」,並須按規例向建築事務監督呈交的文件的書面批准,而對經批准的圖則所顯示的建築工程或街道工程的展開的書面同意,否則,最高可判罰款$400000及監禁2年。

作為專業測量師,而且他又曾找過專業人士看過他的大屋,梁特首沒有理由不知道法例不容許他自行以磚牆封閉有關僭建空間,但他昨天回應質詢時竟說,「(建磚牆)工程太小,唔知道要通知屋宇署。」而生果報曾問他是否有僭建房間,他加以否認,現在被人質問他當日為何不承認,他竟說,「僭建處理咗,個僭建就唔存在」!

犯了錯,處理了,就可以當「唔存在」?!

A即時在Facebook留言:「依照呢種講法,一段婚外情,只要瞞得過老婆,就唔係婚外情,小三亦不再是小三。從形而上學而言,較諸老董子唔講就唔存在的說法,層次更高。」

B對童工說:「偷左野之後放返係原位,可以當冇偷錢!呃完人講返個事實畀人知,可以當自己冇呃人?咁,係咪完劫畀翻啲錢出嚟,可以當個賊冇打個劫先?」

至於梁特首說「唔知道要通知屋宇署」,C說那是否代表,從今以後「唔知道」可以成為開脫理由,「我唔交稅唔好嚟追我,因為我「唔知道」賺鷄碎咁多都要交稅」!

「唔知道」是否可以犯法脫罪理由?D引用人權聯委會一段文字答童工:

「問:每個人都要負刑事罪行的責任嗎?

答:法令假定任何一個公民都有能力辨別善惡,有能力控制自己的行為,所以他對自己的行為要負所有責任。因此,公民不能以無知為理由去逃避刑事責任(criminal responsibility)。」

即是,梁特首、扮無知、失憶不代表可推卸刑責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