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梁振英昨天以書面交待其僭建事件。長達十多頁的聲明,找不到一句道歉,只是說自己記錯了、律師、專業人士沒有提出質疑,令人覺得,梁特首自問責任不在他身上!但,若如他所說,這件事已影響他施政,而這又涉及700萬港人的利益,因其小小「失誤」(童工也不好說那是犯錯了),難道,不該向全港市民道歉?

更不要說,在他的聲明第46段是如此寫:

「此外,地下低層的原有儲物室在我買入前已被改建和擴建。2011 年 10 月左右,4 號屋地下低層的小睡房玻璃門損壞,經察看,發現位置有偏差,再核對該層其他部位,發現洗衣房、部份儲物室和工人房在我買入前已被擴建,擴建部份面積約二百呎,我發現後不久即將玻璃門復位,擴建部份則於 2011 年 11月拆除和以磚牆密封,至今沒有再使用。此部份除密封外是否需要進一步處理,將由我聘任的專業人士與屋宇署商討。當時並無任何人查詢我家中僭建問題,我當時並不知道有其他問題,否則會一併處理。」

即,早在2011 年 10 月,他早知大宅有一間200呎「擴建」房間,但,他一直隱瞞公眾,甚至連唐英年被揭有地下皇宮醜聞,他也沒有公開這「擴建」房間,究竟,這又是否刻意隱瞞?

就算,童工也當這是過去的事,追究也再無關大局,但梁特首昨天只發聲明交待,也在政府新聞稿言明,日後只會以書面交待僭建事件:

「梁振英說,各界如對聲明有跟進提問,他會以嚴謹和負責任的態度,在尋求專業意見和翻查記錄後,以書面形式作出補充回應。」(引述自政府新聞網)

如此重大議題,不准傳媒發問,只以書面交待?那,傳媒如何監察特首?此例一開,只要特首不想答傳媒問題,會否一切又以「書面交待」?

那,我們又憑何監察特首?

梁特首再為僭建說謊固然不能接受、開壞先例只用書面回覆敏感問題、迴避面對傳媒公眾,更是兹事體大,負面影響更深遠!

當日梁特首質詢唐英年僭建、今天,也適用於他身上。律人以嚴、律己以寬,又一例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