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特區政府覺得,他們沒有責任介入數碼電台,認為是股東紛爭,那,就算亞視大股東動員多少人集會,政府也不應動搖對發新廣播牌的立場,因為,這只是有人經營不善。

假如,政府要收回數碼電台的牌照,那,請同時收回亞視牌照。一個不能廣播的電台,與一個濫用廣播、浪費大氣電波的電視台,同樣,違背公眾利益。

前亞視演員歐錦棠、在他的Facebook中,對亞視要員工上街反對政府再發電視牌,有如下留言:

「我好比是一隻蝸牛,從墻底一點一點往上爬,爬得雖慢,總有一天會爬到墻頂的……”

魯迅的「棄妻」朱安曾這樣形她的感情心理。

我都曾經是那大群蝸牛的一分子,那些年管你墻多高,荊棘滿佈,大夥兒就憑著一顆心,決心上墻頂看看。

後來,有的會半途而廢,有更多的被人抹走,一下子又掉到墻腳,從頭再爬了,但總有盼望。

可是墻的質變了,更多無形的手去干擾,還有爬的價值嗎?還有爬的可能嗎?

亞洲電視,我雖曾見證你以弱勝強的風光日子,但今時今日你卻是連強弩之末也講不上的自甘沒落,因你自毀傳媒操守的長城!你憑甚麼去制止人家開辦電視台?你更憑甚麼要逼你的員工去參加那你以為堂而皇之但其實狗屁不通的集會?

作為一個前ATV藝員,我看見自己奮鬥過的地方陷入淪亡,心痛但無奈。」

即是,如此一個電視台,政府,若仍任其存在,那,是否對港人不公道?大氣電波,並不屬於政府,而是屬於港人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