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一月 2012.


 

與A談特首梁振英為僭建問題不斷講大話,昨天又有新大話出籠,原束梁振英山頂大宅地下僭建空間,並非上周五發表聲明中提及的「擴建部分面積約二百呎」,而是30平方米,即約323方呎,較聲明所說面積大逾六成。

同時梁特首昨於總商會午餐會發表演說時,呼籲在座者商界人士,若覺得有誰阻礙政府快速制訂、執行政策,就要喝罵他們!(So whoever you think is standing in the way of the government formulating and implementing policies quickly, Shout at them!),A大惑不解,就算如老董年代,面對社會日罵夜罵,也不會如此挑起社會矛盾,叫商界與反對者對罵!梁振英,究竟,想將香港弄致怎樣的亂局?

童工更奇怪的是,何以,面對如此一個特首,說謊成癮、沒有誠信、用人不當,仍有這麼多人支持他?

今天,《都市日報》以「梁振英向全港追求誠信市民 宣戰」為頭版新聞。作為一份免費報,《都市日報》是眾多免費報中,政治立場最不明顯、亦遠離政治爭拗的報紙,若連《都市日報》也向梁特首開炮,那,梁特首及其支持者該好好想想,梁特首,你所作所為是否真的已挑戰港人核心價值的底線?


 

這副圖是A分享自Facebook中「我係香港人」專頁的圖片,那,只是把當日劉夢熊的「敦促唐英年退選」書改一改,就成了「敦促梁振英辭職」書。

昨天與專業人士B談梁振英的僭建,A不是泛民支持者,政治立場更是有點保守,但,他也忍不住說,從來,也不信政府對待權貴有錢人與平民百姓一視同仁,只是,有些事情,總不要做得太難看,若以一把政治尺量度唐英年僭建,那,請用同一把尺量度梁振英的僭建,若然令人覺得,原來,香港已淪為誰當權誰可以為所欲為,有特權用另一把更寬鬆的尺去量度其違法行為,香港已和偉大祖國沒有分別,香港沒落,已近在眼前!

對童工來說,梁振英是否要下台,並非關鍵、關鍵是,政府,會否以對待唐英年僭建尺度,對待梁振英?


網民製作「《梁振英》批評《梁振英》僭建問題」,啜核抵死!

究竟,特首梁振英解釋他的僭建事件,除了不知道、唔記得、唔清楚、封閉僭建等於不存在,還有多少詭辯的語言偽術?

梁振英前晚為自行封掉僭建地庫解釋,聲稱他是「第一次」處理僭建,所以不知要通知屋宇署,但昨被傳媒查到,早在2001年,梁特首已有處理僭建的「經驗」,當時,政府新聞處還發出新聞稿:

「梁振英赤柱舊居完成修復工程

*************

就新聞界查詢梁振英先生舊居僭建物問題,屋宇署發言人今日(星期五)証實其單位己按照核准的建築圖則完成修復工程。

梁振英先生在去年十二月主動為其位於赤柱東堤灣道三十九號C1單位展開修復工程。

梁先生聘用認可人士監督及進行修復工程,而屋宇署職員亦與認可人士保持密切聯絡,監察工程進展。

未經批准的改建包括花園加建蓋篷及單位有改建情。

屋宇署職員和梁先生聘用的認可人士一同視察單位後,屋宇署確定僭建物已清拆,單位亦按照核准建築圖則完成修復工程。

屋宇署發言人說:「樓宇結構和附近斜坡未有受影響,對公共安全亦沒有造成危險。」

他續稱,屋宇署不會採取進一步行動。

發言人指出,梁先生一直非常合作,因此屋宇署並沒有發出任何勸喻信或清拆令。

二○○一年一月十九日(星期五) 」

即,梁所謂「第一次」處理僭建,是那個「第一次」?是否如那些嘲笑自稱是處女的女藝人般,「今天她是處女」、梁特首,則是「今天是第一次處理僭建」?

還有,原來屋宇署早在今年6月,有傳媒報道指梁大宅在地下低層「僭建工人房」時,派人巡查時已發現那幅封閉僭建房間的磚牆,但屋宇署當時發稿稱,「並無發現傳媒所報道的『僭建工人房』或有其他僭建物」,究竟,是屋宇署有人包庇,還是,有政府高層指示他們包庇?

梁特首堅持僭建事件不涉他個人誠信問題,不錯,那不再是他個人誠信,而是整個政府的誠信問題!


特首梁振英未經知會屋宇署,自行用磚牆封閉有關僭建空間。根據《建築物條例》,「任何人未事先獲得建築事務監督下述的 批准及同意,不得展開或進行任何建築工程」,並須按規例向建築事務監督呈交的文件的書面批准,而對經批准的圖則所顯示的建築工程或街道工程的展開的書面同意,否則,最高可判罰款$400000及監禁2年。

作為專業測量師,而且他又曾找過專業人士看過他的大屋,梁特首沒有理由不知道法例不容許他自行以磚牆封閉有關僭建空間,但他昨天回應質詢時竟說,「(建磚牆)工程太小,唔知道要通知屋宇署。」而生果報曾問他是否有僭建房間,他加以否認,現在被人質問他當日為何不承認,他竟說,「僭建處理咗,個僭建就唔存在」!

犯了錯,處理了,就可以當「唔存在」?!

A即時在Facebook留言:「依照呢種講法,一段婚外情,只要瞞得過老婆,就唔係婚外情,小三亦不再是小三。從形而上學而言,較諸老董子唔講就唔存在的說法,層次更高。」

B對童工說:「偷左野之後放返係原位,可以當冇偷錢!呃完人講返個事實畀人知,可以當自己冇呃人?咁,係咪完劫畀翻啲錢出嚟,可以當個賊冇打個劫先?」

至於梁特首說「唔知道要通知屋宇署」,C說那是否代表,從今以後「唔知道」可以成為開脫理由,「我唔交稅唔好嚟追我,因為我「唔知道」賺鷄碎咁多都要交稅」!

「唔知道」是否可以犯法脫罪理由?D引用人權聯委會一段文字答童工:

「問:每個人都要負刑事罪行的責任嗎?

答:法令假定任何一個公民都有能力辨別善惡,有能力控制自己的行為,所以他對自己的行為要負所有責任。因此,公民不能以無知為理由去逃避刑事責任(criminal responsibility)。」

即是,梁特首、扮無知、失憶不代表可推卸刑責

 


《明報》今天專訪前港區人大代表吳康民,吳校長在訪問中,罕有地高調批香港商界、而非泛民中人,搞推倒特首梁振英的行動:

「吳康民上周初接受本報訪問,記者問他近來有關換特首的流言,吳稱「利益集團是大商家,名字呼之欲出,我不點名了」, 「利益集團好想換特首,因為支持唐英年,故梁振英上台他們好不滿」。他指利益集團不滿梁,始於年初的特首選舉,不滿情緒至今未息, 「權貴集團覺得利益受損,失去了話事權,條氣唔順!」,他們一心以為唐英年能當選,結果唐落馬,令他們不能「話事」,利益受損。」

「吳康民認為現時中央不可能會撤換特首, 「梁振英肯定會做足5 年,但能否連任就不知了,因為到時有普選!」而中央也清楚本港有不滿梁的意見,但「中央如果換人,會好無面,他(梁振英)又不是做錯事,只是做事不順!」」

即是,甚麼換特首的傳聞,不是今天才出現,何以,吳校長今日才將「倒梁」與「利益集團是大商家」公開拉上關係?或許,關鍵在於十八大,江系人馬差不多全佔了政治局常委,而江系又與「利益集團是大商家」有千絲萬縷關係,吳校長才要事先張揚,以防真的出現「換梁」一幕。

但,這對中共來說,有用嗎?老愛國最大盲點是,對中共做事方式,有時是一廂情願得太傻太天真了。

2003年7.1遊行後,市民、政黨要求董建華特首下台,當時,吳校長是這樣說倒董的:

「資深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吳康民指出﹐胡錦濤主席特意重申﹕「董建華先生是經香港各界人士組成的具有廣泛代表性的選舉委員會依法選舉產生﹑由中央政府任命的香港特別行政區長官」﹐這是讓香港的反對派明白﹕「香港不是獨立國﹗任何要求董建華下臺﹑要求普選特首及立法會的訴求都是違反基本法的。」

他說﹐現在有些人以為香港是一個獨立政治實體﹐可以任由他們為所欲為。然而﹐特首是經中央任命的﹐這不是當兒戲的。任何違反基本法的訴求都是行不通的。」(大公報2003年7月20日報道)

「任何要求董建華下臺﹑要求普選特首及立法會的訴求都是違反基本法的」?年多之後,董建華真的「腳痛」下台了!當日吳校長挺董證明是錯、今天,他又去挺梁,會否又再重複犯錯?

 


特首梁振英昨天以書面交待其僭建事件。長達十多頁的聲明,找不到一句道歉,只是說自己記錯了、律師、專業人士沒有提出質疑,令人覺得,梁特首自問責任不在他身上!但,若如他所說,這件事已影響他施政,而這又涉及700萬港人的利益,因其小小「失誤」(童工也不好說那是犯錯了),難道,不該向全港市民道歉?

更不要說,在他的聲明第46段是如此寫:

「此外,地下低層的原有儲物室在我買入前已被改建和擴建。2011 年 10 月左右,4 號屋地下低層的小睡房玻璃門損壞,經察看,發現位置有偏差,再核對該層其他部位,發現洗衣房、部份儲物室和工人房在我買入前已被擴建,擴建部份面積約二百呎,我發現後不久即將玻璃門復位,擴建部份則於 2011 年 11月拆除和以磚牆密封,至今沒有再使用。此部份除密封外是否需要進一步處理,將由我聘任的專業人士與屋宇署商討。當時並無任何人查詢我家中僭建問題,我當時並不知道有其他問題,否則會一併處理。」

即,早在2011 年 10 月,他早知大宅有一間200呎「擴建」房間,但,他一直隱瞞公眾,甚至連唐英年被揭有地下皇宮醜聞,他也沒有公開這「擴建」房間,究竟,這又是否刻意隱瞞?

就算,童工也當這是過去的事,追究也再無關大局,但梁特首昨天只發聲明交待,也在政府新聞稿言明,日後只會以書面交待僭建事件:

「梁振英說,各界如對聲明有跟進提問,他會以嚴謹和負責任的態度,在尋求專業意見和翻查記錄後,以書面形式作出補充回應。」(引述自政府新聞網)

如此重大議題,不准傳媒發問,只以書面交待?那,傳媒如何監察特首?此例一開,只要特首不想答傳媒問題,會否一切又以「書面交待」?

那,我們又憑何監察特首?

梁特首再為僭建說謊固然不能接受、開壞先例只用書面回覆敏感問題、迴避面對傳媒公眾,更是兹事體大,負面影響更深遠!

當日梁特首質詢唐英年僭建、今天,也適用於他身上。律人以嚴、律己以寬,又一例證!


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在《文匯報》發表「豐富「一國兩制」實踐」一文,洋洋灑灑6000多字,恐怕,未必有人人會有耐性由頭到尾看完這篇黨八股文章,但,魔鬼,往往就在細節中,文中某些說法,值得關注、又或,可以說值得令人擔驚受怕!

「「一國」是前提和基礎,「兩制」從屬和派生於「一國」,並統一於「一國」之內。」———張副主任是否說,「兩制」只是「一國」附屬,「兩制」在「一國兩制」中只是次等地位?偉大的鄧總舵主小平當年可沒有這樣說!那,是否欺騙港人民主回歸?還是,鄧總舵主的話可以不算數?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社會團體和各界人士應當履行應盡的憲制責任,適時完成這一(23條)立法。」———張副主任此言,是否對梁特首振英下的「聖旨」?即是,港人又要上街?坦白說,我們已有太多事要上街抗議,可否等我們成功爭取亞視倒閉才立法?港人真的不太得閒!

「對於在特別行政區鼓吹「全民公投」、「城邦自治運動」等有違「一國」原則的言論,社會各界人士也應當高度警惕。」———張副主任如此重視「全民公投」、「城邦自治運動」,或許,他上得高登太多了,應戒掉那網癮!

「香港回歸以來,全國人大常委會先後對香港基本法有關條文作過4次解釋,所針對的都是已經引發社會爭議、確需通過對基本法解釋加以明確的重大現實問題。圍繞這些解釋香港社會曾經出現過一些爭論,某些人以普通法制度下解釋法律由法院負責為由,排斥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的權力,甚至危言聳聽地攻擊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損害香港的司法獨立,至今仍在宣稱特別行政區法院有權判決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有關解釋和決定違法,這恰恰是無視基本法的規定、不尊重中央依法享有的權力的表現。」———張副主任又罵法官和法律界了!童工有理由相信,愛港力對付完法輪功後,下一個目標就是打倒終審法院!

「要進一步完善行政長官向中央政府述職和報告重要情況、重大事項的制度,把行政長官向中央負責的關係落實好;完善與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任命相關的制度,把中央對主要官員的任命權落實好;完善對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的報備審查制度,把全國人大常委會對特別行政區立法的監督權落實好等等。」———張副主任是否說,梁特首要由直轄市書記,降級做村書記?以後三司十二局由中央委派?那,香港警察何時由深圳城管出任?

「香港、澳門回歸祖國後,兩個特別行政區的事務屬於中國內政範疇,但一些外部勢力仍不時對港澳內部事務說三道四,通過多種方式培養和扶植港澳反對派力量,甚至深度介入港澳當地選舉事務,為反對派各派參選進行協調等。」———張副主任不是說,西環是「外部勢力」吧!


隨著政府不再硬推國民教育,有關討論似乎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但,仍有不少校長及老師認為,國民教育應該教,只要客觀公正,香港人,為何不去了解偉大祖國歷史?

這,或許是正確,問題是連中共自己,也不想去面對由1949年至1982年的「歷史」,用盡方法把他淡化抹除,那些滿有理想、要客觀公正教授國民教育的人,可以做到嗎?

A近日推薦港台「鏗鏘集」最新的一集《湮沒的歷史》,那是介紹中共如何抹除毛澤東倒行逆施,引發大躍進餓死千萬人那段歷史,看港台的節目介紹,童工認為這是最好的國民教育材料:

「對於在上世紀30、40年代出生、長於農村的中國人來說,1958年至1962年是他們最痛苦的日子,要挨餓、被批鬥,不少沒餓死活下來的卻失去至親,成為孤兒。

1960年的春天,李世華在28天內失掉了父親、祖父、叔叔等親人,他們不是餓死便是自殺身亡,成為他50多年來的噩夢。

可是對新一代而言,這段日子有若虛構,1970年代出生的牛犇偶然發現了家鄉長輩在1960年的經歷,當年倖存者的回憶讓他分不清自己在寫歷史還是小說。資深新華社記者楊­繼繩十多年來走訪全國各地和中共各級檔案館,希望透過不同報告,尋找當年他父親和數千萬人在大飢荒中餓死的原因和証據。

近年有學者透過不同的人口數據,發現從1958年到1962年的死亡人數最少3600萬,比任何戰爭的死亡人數還要多,是中國和人類史上的悲劇。這段讓人不堪回首的歷史,­仍然是公共輿論的禁忌,也沒有任何官方紀念碑。編導 : 尤翠茵」

A說,若香港真的要推國民教育,那就要教授中共企圖抹殺的歷史,那,不只是香港人應有之責,也作為中國人應有的責任,我們必須把歷史最真實一面保留、教育下一代,不容執政掩飾、抹掉其犯下的歷史罪行,否則,就是愧對下一代。


據生果報報道,亞視的《亞洲先生》選舉冠軍朱曉輝前晚離境回深圳時,被揭發逾期逗留,而亞視即安排另外三名同樣逾期逗留的亞洲先生往入境處自首,承認同樣逾期逗留!

不論是亞視還是無綫,以往也有內地人士來港參加選美之類的活動,但從未鬧出逾期逗留事件,若按生果報報道稱,「入境處早已調查亞洲先生事件,初步發現部份參賽者逾期逗留,並持有非工作簽證參賽及與亞視簽約,疑違反逗留條件。」若事件屬實,亞視是知法犯法,單是協助及教唆他人非法逗留、僱用不符入境條款人士這兩罪名,不論是亞視還是那些亞洲先生,均屬違法,童工查入境處網頁資料,所有罪名全部可以判監。

「所有旅客在未獲入境處處長批准前,無論受薪與否,均不得從事任何僱傭工作。違例者會遭檢控,一經定罪,最高刑罰為罰款五萬元及監禁兩年,任何人士如僱用不可合法受僱的人,均屬違法,最高刑罰為罰款三十五萬元及入獄三年。至於非法逗留香港及涉嫌協助及教唆他人非法逗留香港的人士,最高刑罰均為罰款二萬五千元及入獄三年。」

這樣一個電視台,政府仍不肯採取行動收回經營牌照,那,政府究竟有否履行監管電視台的責任?特區政府是否失職?


最近,童工與朋友談得最多的,非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邵善波揚言要「落場」打輿論前,以賣廣告等方式引導民意走向、抗衡反對聲音,以免要「捱打」。曾在政圈及廣告圈打滚的朋友A忍不住笑,若真的賣賣廣告,就可以扭轉民意,恐怕,淪不到特區政府做,地產霸權早已做了!看看中電、勞當勞等大企業,年中賣了多少廣告宣傳他們服務社會廣告,那,對這些大企業形像有多少改善?遇上市民不滿議題,也不是一樣被全民批判?人家可是賣了多年廣告!政府一時三刻廣告策略,不是天真得以為有效?

這,或許未必是邵善波個人想法,政府內部,也許有人同樣「天真」!

「接近政府的消息人士為這種新文宣手法解釋說,政府是迫於無奈才出此下策,以新界東北的新市鎮規劃為例,地方人士和團體如果不滿意公屋與私樓的比例規劃,或者反對搬遷上樓要求維持農耕,都可以提出來理性討論,但個別人物和媒體別有用心地扭曲政府的規劃,指東北規劃是要打造深圳後花園,炮製雙非富豪城,是割地賣港政策,這些欠缺事實依據但極具煽情效果的指控,經個別傳統媒體放大後,在網絡媒體上迅速蔓延,令年輕網民先入為主地對規劃產生偏見,政府雖屢屢解說,但傳統媒體認為解說乏新意,稍稍報道便略過不提,針對政府的媒體則繼續散播失實歪論中傷政府,令問題得不到澄清,政府陷於捱打局面,政府高層因此才想到要在電視台播宣傳短片和在報刊登全版廣告,用自己的語言和比較完整的方法陳述政府立場,澄清誤解。」(引用自《明報》李先知專欄)

「接近政府的消息人士」真的以為,那些對政府「欠缺事實依據但極具煽情效果的指控」,真的是「經個別傳統媒體放大後,在網絡媒體上迅速蔓延,令年輕網民先入為主地對規劃產生偏見」,令政府陷於捱打局面,那,「接近政府的消息人士」根本連問題起源也搞錯,反東北規劃也好、反龍尾灘也好,最早「起兵」者源於網民,主流媒體只是跟進報道,早有網民批評主流媒體後知後覺,但,政府卻倒果為因,說成是「個別人物和媒體別有用心地扭曲政府的規劃」在先、網民起兵在後,那,完全是扭曲事件發生過程,連斷症也錯,又怎可能對症下藥?

又即是,若連民意不滿從可而起也搞錯,也難怪梁班子不斷犯錯!

童工記得B曾說,當年政府要在電視新聞播放前,加一段宣傳偉大祖國的國歌廣告,以作愛國教育,但,搞了多年,香港年青愛國情懷未見增加,反而多了人懷念港英時代!證明甚麼政府廣告,根本亳無作用!可是那些只懂收高薪,卻不肯面對現實官員,明顯,不會承認自己庸碌與脫離群眾!

十一月 2012
« 十月   十二月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Blog Stats

  • 1,805,279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