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會議成員林奮強在政府推出遏抑樓市措施前,高價售出兩豪宅獲利逾千萬元,被質疑有利益衝突。林奮強昨堅稱售樓前不知道政府出招,也沒有參與討論政府相關政策、更沒有與特首或官員非正式談論過以稅務遏抑樓價措施,亦沒有收過相關行會文件。

行會非官守議員召集人林煥光發出新聞稿,指上周五的行政會議特別會議,事前絕對保密。「非官守議員在開會前數小時才接獲通知,會前並不知道會議議題,亦未有預先獲發文件」,行會成員葉劉淑儀也說,上周五開會前不知悉加稅一事,行會的議題預告中也沒有提及。

得確林奮強、林煥光及葉劉淑儀的「證供」,無非要證明林奮強事前從未有以任何方式,就有關遏抑樓市措施提供任何意見,直接一點說,所有行會成員也是蒙在鼓裡,這,就自然不存在林「春江水暖鴨先知」、提早出售樓宇保障利益之說。

但如朋友A說,若逆向思考,如林奮強等人的「證供」是事實,豈不證明特首梁振英、政府官僚根本當行政會議是個橡皮圖章,連打擊樓市措施這些重要事情,事前也不會諮詢、參考成員的意見!那作為樓市專家、曾說以一己之長、以義工身份服務香港的林先生,又何必戀棧這個虛位,不如索性辭去行會職位,不為這虛名而將精力投放於對香港更有貢獻事情上?

童工更感悲哀的是,連林煥光對出任一個橡皮圖章式的行會召集人、也可以覺得沒有所謂,情況如公開自揭為閹人、以證非強姦犯一樣,不亦悲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