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包致金(Kemal Bokhary)昨日正式退休,他結束最後一天工作見記者,對香港未來深感憂慮,直言並不想在現時境況下退休,因「我看見前所未見的暴風雨」,「我希望看不見,但一些前所未見、兇猛的暴風雨已然出現」,包官直言不認同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早前批評香港法官,不認識中港關係,令判案犯上錯誤的言論,「我相信梁愛詩認為我們(法官)犯錯,但我們沒有」,希望司法界人士、傳媒和市民要積極對抗這場暴風雨,「香港有自由的傳媒,你們並非旁觀者,有份捍衛法治,角色非常重要」。

包官所指是甚麼,恐怕,也不用童工多說了,中共,似正從各方面入手,企圖在「一國兩制」中,毁兩制、尊一國,催毀香港言論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心態已是越來越明目張膽,也離當年鄧小平承諾的「一國兩制」甚遠,否則,社會不會有港獨聲音,城邦論不會成為部份年青人信奉的理念,但,中共仍是冥頑不靈,國務院港澳辦前副主任陳佐洱昨出席內地人民網論壇,被問到港獨高漲時,竟將責任又推給境外敵對勢力:

「近年來,確有股港獨勢力在抬頭,像病毒一樣蔓延得很快,這是毋庸遮遮掩掩的事實,值得提高警惕,嚴正應對」。

又引前國務院港澳辦主任魯平近期在《南華早報》發表的文章,指「這些鼓吹香港獨立的人是純粹的傻瓜,沒有內地的支持,香港就會變成一座死城」,更指「他們知道每天喝的水從哪裡來的嗎?他們或許自以為比英國人聰明。為什麼英國人最後選擇把香港交還給中國,而不是宣稱讓它獨立呢?」

即是,回歸前港人未有叫港獨、回歸初期也沒有,港獨,那是近年才出現之事,那,責任誰屬?不是中共不斷破壞「一國兩制」,會引來這樣大反彈?

有多少人支持港獨,不是甚麼境外敵對勢力決定,而是中共自己決定,中共硬要干預香港,可以怪誰?

包致金所說「我看見前所未見的暴風雨」、即中共加強干預香港,絕非事出無因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