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工一直未有寫過香港數碼廣播電台(DBC)面臨倒閉事件,全因,由鄭大班經翰找來黃楚標、李國寶等親共財主支持開始,童工,已對DBC前景不樂觀。大班行走江湖這麼多年,真的是食鹽多過童工食米,找來這些親共財主做股東,不會天真到以為,那個偉大祖國財主黃楚標會任由電台罵特區政府及中共!最終,不是大班自甘河蟹,就是DBC股東內鬥,一切,由DBC董事局組班那天開始,結局已寫在牆上,正如俗語所說,「食得鹹魚抵得渴」,以大班之精明,沒有可能不會預視今天的局面!

不過,昨天DBC員工,公開那聲稱是DBC董事局會議錄音,疑似是黃楚標所說,中聯辦主任彭清華對電台主持李慧玲「好反感」,反對大班找李做節目,那,又是另一回事,全因,今次該是首次有香港傳媒老闆,承認西環干預香港傳媒運作!

西環干預香港傳媒的「都市傳說」,童工聽過不少。A說西環某官常直接至電某傳媒高層,發表其偉論、傳媒高層即要求下屬加以報道;B說某電子傳媒高層是西環的「契弟」,講明某些議員學者不能在新聞中出現。但,一切,只屬「都市傳說」,沒片沒真相的年代,這純屬傳聞吧了,不過今DBC事件,卻是首次有傳媒老闆,親自說因西環「好反感」,所以不滿某某主持人,提供證據揭穿中共干預香港言論自由,怎樣算,大班、DBC也應記一功!

餘下的是,就算千般不滿大班、認為DBC倒閉也無關大局也好,既有證據證明西環干預香港新聞自由,港人,仍可以坐視不理?DBC可以倒、香港新聞自由不可倒!

C看到高登討論區有完整的transcript,童工轉載如下:

黃楚標:大班,你頭先話節目,大聲台見到有個李慧玲,佢主要鬧政府,仲要鬧中央政府,你係咪想我地做到咁樣…(李國寶:係呀,就是鬧Donald)咁佢來到我地台,你主要想佢做咩?政策係咩先?

鄭經翰:先講個政策先,做電台,最緊要有公信力,包括我在內,唔可以做政府喉舌…做電台最緊要有公信力,先有人聽。有人聽先有錢賺。最緊要係無政治立場,最緊要是其是,非其非。政府需要監察,唔監察點得呢?我就唔擔心,最緊要唔犯規,無針對性,但我地又唔好做喉舌。如果唔係電台無公信力,就無人聽。

黃楚標:李慧玲…是好惹火,你同我講過後,我地同彭(清華),中聯辦好反感,David(李國寶),你知嗎?(李國寶:知,係好唔想見到佢。),唔想我地要佢。但我亦同佢講此消彼長。但萬一佢來到(DBC),大班控制唔到呢?賺錢,我地當然同意,但我地唔想參與政治,或者捲入漩渦。我地應該明確清晰。

鄭經翰:做傳媒,第一要有獨立性…第二,我無可以話你聽我控制佢,如果我控制佢,係好大鑊,我無可能控制李慧玲,呢樣一定唔可以做。

我解釋畀你聽,有個宗旨,股東係分開。一頂帽,我係股東,另一頂帽我管內容。我係編輯,我都有自主…立場,我地不能預設,我同所有主持人都講,我地一定要根據事實,你地可以話有唔同立場…但我地一定唔可以有政治交易,我地唔可以話Donald話過,咁可唔以過…或者中聯辦我地話,專鬧民主派,就專鬧民主派,咁樣係唔得。一定有公信力。

黃楚標:我地唔想話為了個電台,引起不必要的…

鄭經翰:當你做傳媒,一定有是非…但有是非,你地咪話,找大班囉,把你地壓力卸開去,卸落我到。亦不需要話照住我,我唔使你照。

李國寶:我地照到你。

黃楚標:我地有意見表達,因為李慧玲係好惹火…

李國寶:就是河水不犯井水,我地無謂講咁多,你讚佢又好,彈又好…我地剩係睇返香港。

黃子欣:我講多一個point,佢(李慧玲)有D聲音黃絲帶……

鄭:要講,一定要講,今日個個都講艾未未,你唔講唔得,咁講完咪算囉。

2012年2月錄音

黃楚標:你亦知道點解我唔點賣得畀你,我係唔肯……我不如買多架飛機。

鄭經翰:如果我找到買家,佢又合資格,你地無得拒絕。

(不詳):但我地同意(買家)先得。

黃楚標:我地做呢,就唔會好似大班咁鬧政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