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梁振英昨天到立法會發表他的施政理念,童工認同作為特區之首,政策背後必須有一套施政理念與哲學,否則一切淪為官僚式技術操作,在今天政治環境下,難免繼續沉淪於煲呔式「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短視施政模式之中,但,有施政理念、有論述,並不代表可以理順施政問題,因為若斷錯症,錯判目前香港施政面對的問題,就算有論述也好,最終就如考試錯誤理解問題一樣,就算洋洋灑灑寫上萬言書,最終,也是文不對題,捧蛋收場。

就拿梁特首昨天發言中,提及中港矛盾問題,他說如此分析近日社會出現反中、反赤化抗議:

「社會上有人將這類問題高度政治化,甚至在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諮詢中,指該計劃是「赤化香港」,「割地賣港」。我認為這些言行,並不代表多數香港市民,但也不能掉以輕心,以為這些少數人的行為和言論對香港和內地關係的正常發展不會造成負面影響。」

甚麼「高度政治化」「並不代表多數香港市民」、只差未加入「境外敵對勢力介入」,活脫是左派、中共一直對香港所有反對聲音的標準定性方式,但、問題是,何以「赤化香港」,「割地賣港」不滿,遲不爆發,早不爆發,現在才爆發?單單是雙非孕婦、走水貨、內地人來港購買奶粉造成?還是,梁特首不敢、又或不想說,以往中港矛盾,只在於日常民生層面,尚未去到入侵香港社會核心道德及文化價值,但由特首選舉開始,西環介入、北京插手香港越來越深、甚至、連地產霸權也在這場鬥爭中「倒下了」,港人恐共感重現,擔心香港的核心道德、社會及文化價值被大陸化,才是根本問題,不針對港人恐共對症下藥,反而想將問題淡化,又怎可解決問題?

更好笑的是,A說梁特首又玩其語言偽術,將資本主義制偷換為「香港的核心價值」:

「我們要對自己有信心,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是成熟和穩定的體制,香港的核心價值在市民當中也得到廣泛的認同,不會因為密切的對外對內交往而受損。」

A說,香港核心價值不只是資本主義制,還有人權、法治、言論及新聞自由等等,何以,梁特首不一一說明,反而含混過去?何不簡單說明,我,梁振英,在一國兩制下,絕不將香港大陸化?

還是,他所說一大堆有關中港矛盾論述,根本目的不在化解矛盾,而在掩飾其將香港大陸化的目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