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反國教科大聯盟將於周三在政府總部舉行集思會,同一時間,支持國教的「中港青年文化聯合會」及「國土衛士」等組織,亦申請在同一地點集會,而警方提出雙方分左右兩邊佔用政總,以旗杆位置架鐵馬作為中央界線。

事實上,童工感到,本地土共及左派力量,似乎正部署反擊,「清算」反國教人士。基本法委員會成員劉廼強日前以「香港社會受重傷 反彈已經開始」撰文,當中,不乏殺氣騰騰之言:

「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到學校演講的計劃,本來頗受歡迎,但是自本學年開始,參加計劃的學校已下跌了近半,其餘都沒有以前的熱心。兩家國民教育中心,自7月起政府已經停止撥款,一家現已關閉,另一家死撐至年底。反對派還不罷休,更要求把中心公開投標,不但要鏟掉你的旗,還要豎起他們的。從學校開始到社區中心,所有圖書館全面“清紅書”,目標與秦朝的“焚書”並無二致。

「我在兩周之前已經在這裡提醒反對力量:“近月來香港反共反華勢力對中央和特區政府發起持續的進攻,我不是官員,不好說這是否已經逾越了中國政府可以忍受的底線,但作為中國公民,這已經超過了我和我許多朋友的包容範圍。”」

「現在看來,過去幾個月建設派“罵不還口”的退忍階段已經過去。下一階段,反對勢力搞反國教示威,愛國愛港人士也會搞撐國教示威,針鋒相對,不再退讓。這對抗的局面之形成,純粹是反對勢力過份囂張,一再進逼,逼得建設派退無可退所致,咎由自取。這場仗是反對勢力挑起來的,而且逼迫愛國愛港人士不得不作自衛還擊,將來結果如何,他們要負全責。

究竟,劉委員所說「逼迫愛國愛港人士不得不作自衛還擊」,是甚麼樣還擊?示威?抗議?還是、出防暴隊鎮壓?

甚麼叫「將來結果如何,他們要負全責」?若劉委員說反國教是打壓他們的「威嚇」,那,他的「結果如何」、反對者「要負全責」,又是否恐嚇?

即是,反國教人士大多是一介草民,只是人數多,建制派陣營已是坐立不安,但,他們自己陣營有人大、政協、基本法委員、甚至中共撐腰,劉委員那句「要負全責」,不是令人更不安?

周三,為了互相支持,減少大家不安,又豈能不到政府總部?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