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作家莫言獲諾貝爾文學獎,內地傳媒、特別是官方媒體廣泛報道,網絡上也有相當多網民爭相祝賀。坦白說,童工對中國當代文學認識極膚淺,莫言作品也是在很多年前看過《紅高粱家族》,但比較上,童工更愛看劉賓雁的報告文學、甚或張賢亮的《男人的一半是女人》。

所以,童工絕不是搞文學的料子,文筆也好不到那兒,又或,童工仍有一些執著,文學,並不單純是文字,背後,還有一點責任、反映社會不公不義、為正義良知發聲的責任。

記得搞文學的A曾對童工說,李白、杜甫同為唐代大家,合稱「李杜」,但他的教授稱許杜工部多於李太白,全因杜工部的詩多了一點悲天憫人。

莫言或許在文學上,正諾貝爾文學獎評審說,其作品「具「魔幻寫實主義」特質,「將民間故事、歷史和當代時事,以魔幻寫實手法共冶一爐」,寫作手法好比被視為「拉丁美洲魔幻寫實主義代表作家」的馬奎斯(Gabriel Garcia Marquez)。」(引述自《明報》)

但兩年多前當劉曉波因發表《零八憲章》被判重刑,北京電影學院教授崔衛平詢問20多名知名作家和知識份子意見。這些人都表了態,只有莫言說:「不太瞭解情況,不想談。家裏有客人,正在和他們說話。」;他曾在德國法蘭克福書展上因異議作家戴晴與會,而與中國文化官員一同退席抗議;今年又與近百名內地作家,聯袂抄錄毛澤東70年前發表的《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這些,均令童工覺得,莫言就算拿下了諾貝爾文學獎,他,還是比不上魯迅、胡適。

童工更希望,慶祝莫言拿下諾貝爾文學獎之餘,中國,還有另一諾貝爾獎得主、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正受中共逼害。BBC早前報道,中共正在向監禁中的劉曉波的妻子劉霞施加壓力,以迫使劉曉波流亡國外,但與劉曉波家庭關係密切的一位消息人士告訴BBC記者,劉曉波並不同意離開中國,因為那樣將會使他的聲音邊緣化。

「但是這位消息人士說,劉曉波不會同意離開中國,儘管他的刑期要到2020年才能結束。

「政府一直想讓劉曉波離開中國,因為把一個諾貝和平獎得主關在監獄裏,總會讓人想起中國惡劣的人權狀況。」

「過去有異議人士離開中國的時候,他們的聲音就慢慢淡化了,影響力也慢慢消失了。這正是劉曉波寧可坐監獄也要堅持留下來的原因。留在中國對他來說非常重要。」」

祝賀莫言的人,希望他們也為劉曉波發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