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以「飲酒駕車不等於醉駕」為自己不負責任行為開脫,除技「驚」四座之外,其拒絕承擔責任,也令人嘆為觀止。

A找到陳局長在2010年12月8日,就立法會通過嚴打醉駕的《2010年道路交通(修訂)條例草案》,有關加重危險駕駛及酒後駕駛刑罰發言,其對酒後駕駛之深痛惡絕,令人難以相信他今天會說出「飲酒駕車不等於醉駕」的言論,童工,在此節錄部份內容:

「但是,代理主席,政府的部分修正案過分保守。我也是一名駕駛者,對於道路安全和有其他道路駕駛者罔顧道路安全,甚至危駕,我是看得很重。我以政府建議修訂的危駕的停牌期為例子,政府建議將初犯者的停牌期維持不變,仍然是最少6個月,再犯則由18個月提高至兩年。我認為這項建議的罰則太輕,調整幅度不夠果斷,未能反映涉及危駕的交通罪行的嚴重性。

「代理主席,雖然政府指鄭家富議員所提出有關提高罰則的建議,未經任何公眾諮詢,但我卻想反問,即使進行諮詢,難道便會有一種大家皆完全同意的意見嗎?我相信即使進行全面諮詢,也難免會有不同意見,尤其是有利益在其中的業界。即使政府舉出上述例子,指出停牌期最長可達22年,政府倒不如做得大膽和果斷一點。所以,在考慮政府和鄭家富議員的修正案時,正如我剛才所說般,我是贊同以嚴刑峻法來阻嚇醉駕及其他不當的駕駛行為的,而對別人身體造成嚴重傷害,甚至引致別人死亡的違法者,要絕對應該予以重罰。故此,我會支持鄭家富議員有關提高危駕停牌期罰則的修正案,以反映有關交通罪行的嚴重性。

支持用「嚴刑峻法來阻嚇醉駕及其他不當的駕駛行為」,今天,卻以自信沒有飲酒超過法例限制,為自己酒後駕駛自保,這,不是對其誠信、偽善的最大諷刺嗎?

陳局長在發言最後說:「最後,我希望警方在議會通過條例草案後,能夠加強公眾宣傳、教育和執法,以大幅減少意外的發生」。加強公眾宣傳、教育和執法?閣下那「飲酒駕車不等於醉駕」,又是怎樣的反醉駕宣傳?還是,在鼓勵人酒後駕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