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月 2012.


行政會議成員林奮強在政府推出遏抑樓市措施前,高價售出兩豪宅獲利逾千萬元,被質疑有利益衝突。林奮強昨堅稱售樓前不知道政府出招,也沒有參與討論政府相關政策、更沒有與特首或官員非正式談論過以稅務遏抑樓價措施,亦沒有收過相關行會文件。

行會非官守議員召集人林煥光發出新聞稿,指上周五的行政會議特別會議,事前絕對保密。「非官守議員在開會前數小時才接獲通知,會前並不知道會議議題,亦未有預先獲發文件」,行會成員葉劉淑儀也說,上周五開會前不知悉加稅一事,行會的議題預告中也沒有提及。

得確林奮強、林煥光及葉劉淑儀的「證供」,無非要證明林奮強事前從未有以任何方式,就有關遏抑樓市措施提供任何意見,直接一點說,所有行會成員也是蒙在鼓裡,這,就自然不存在林「春江水暖鴨先知」、提早出售樓宇保障利益之說。

但如朋友A說,若逆向思考,如林奮強等人的「證供」是事實,豈不證明特首梁振英、政府官僚根本當行政會議是個橡皮圖章,連打擊樓市措施這些重要事情,事前也不會諮詢、參考成員的意見!那作為樓市專家、曾說以一己之長、以義工身份服務香港的林先生,又何必戀棧這個虛位,不如索性辭去行會職位,不為這虛名而將精力投放於對香港更有貢獻事情上?

童工更感悲哀的是,連林煥光對出任一個橡皮圖章式的行會召集人、也可以覺得沒有所謂,情況如公開自揭為閹人、以證非強姦犯一樣,不亦悲乎?


 

傳媒報道特首梁振英於上周五、即本月26日推出招壓抑樓價,但行政會議成員林奮強卻於梁特首出招前,接連出售西半山堅道寶華軒兩個住宅單位,估計賺取逾1,000萬元。

林奮強回覆傳媒查詢時稱,他早在當上行會、即7月時巳開始放售部份物業,當時不知道有此新招,而上周二開行會,他因事不在香港沒有參加,有關打擊炒樓措施,他也是在上周五開會時才知悉。

表面上,林想製造不在場、不知情證據,但所有人皆知,政府政策不是今天公布、昨天才擬訂,必有一個數月、甚至大半年討論過程,而行會也難免會有參與討論,否則,要保密制來幹啥?

更重要的是,早在7月8日,林奮強曾公開說,他向特首書面承諾、任內不買賣手上的物業,避免有利益衝突:

「擁有廿多個物業的行政會議成員林奮強表示,正了解其中一個在荃灣的相連單位是否有違規。他接受本台專訪時說,相信自己所持有的物業沒有僭建。

他又說,已向特首梁振英作書面承諾,在行會期間不買賣手上的物業,避免有利益衝突。」

現在,他明顯違反對特首承諾,那,如此不守對政府承諾的人,還有沒有資格做行會成員呢?


若說iPhone4s是Steve Jobs在蘋果的最後「遺作」,那,這部由Steve Jobs設計,完全體現他的簡約設計的遊艇,相信是他真正最後的One More Thing,從船艙內配備了 7 台 27 英吋的 iMac作為控制台,童工叫這艘名為Venus的遊艇做「iYacht」,也不為過。


《城市論壇》昨日討論前港澳辦副主任陳佐洱指香港有港獨現像問題,全國政協劉夢熊以光復上水活動與10月1日在中聯辦門外示威,借有示威者揮動港英旗、就是「喪心病狂」,「竟然打出『中國人滾回中國去,香港要獨立,南京條約萬歲』呢啲荒唐口號」,更無限上綱至「完全同《基本法》對着幹,按照《基本法》23條,呢啲屬於叛國分裂國家嘅行為,一定要立法制止﹗」

昨與A談這個問題,A說,實情是,所謂的「港獨」,也不過是舉舉旗、在網上討論區的「吹水」式行為吧了,現在既無任何政治人物以此組織群眾、更無任何所謂「港獨」組織出現,中共、左派卻如此大張旗鼓要打「港獨」,這,又不能不令人想起偉大主席毛澤東慣技,由反右運動開始,就愛「製造」一個「敵人」出來,甚麼黨內右派、走資派等等,再以此發起政治運動,將他的敵人,那些有可能威脅他的同志、老幹部、民主黨派人士一個一個打下來。

究竟,中共及土共「製造」「港獨」這個「稻草人」出來,背後有何政治目的?為《基本法》23條立法?清剿生果報之類的反政府傳媒?對付社運人士?打擊泛民主派?看中共的歷史、一切,不能不加以警惕!

B說,他想問問劉政協,若揮動港英旗就是搞「港獨」,那,由習近平開始的所有中共領導,任由其子女家人跑去歐美澳洲入藉,唱人家的國歌、向帝國主義者、偉大祖國「敵人」效忠,那,這些領導人又是否「喪心病狂」、「叛國分裂國家」的現行反革命?


偉大祖國的中央電視台昨天報道,駐港解放軍前日舉行自回歸以來,對外公布最大規模軍演,並且在搭建的香港街道內進行模擬巷戰,其間更播出軍人以廣東話作出警告的片段。

A說駐港解放軍以往每年也有舉行軍演,但摸疑香港街道戰,卻是未有所聞,中央台更播出以廣東話作軍演內容,難免令人猜測,今次軍演,其實是給港人、特別是反對派、港獨支持者看,解放軍,早已有入城打仗的準備和操演,若港獨亂說亂動,駐港解放軍有足夠準備(包括有懂廣東話的軍人),對付這些反中亂港的人!

但B說,即是,港人從來是精於「走位」的人,假如,港人只是舉舉殖民地旗、舉舉前祖家米字旗,「中共係咪咁都出解放軍鎮壓先?」

童工也覺中共是捉錯用神。港人,不會用武力宣揚甚麼港獨,但是,說港獨的人、上街撐港獨的人,必會增加,中共,是否也要出解放軍?

童工反而擔心,中共,真的會要特首梁振英未來一、兩年硬推23條立法對付港島及反中共聲音。


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包致金(Kemal Bokhary)昨日正式退休,他結束最後一天工作見記者,對香港未來深感憂慮,直言並不想在現時境況下退休,因「我看見前所未見的暴風雨」,「我希望看不見,但一些前所未見、兇猛的暴風雨已然出現」,包官直言不認同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早前批評香港法官,不認識中港關係,令判案犯上錯誤的言論,「我相信梁愛詩認為我們(法官)犯錯,但我們沒有」,希望司法界人士、傳媒和市民要積極對抗這場暴風雨,「香港有自由的傳媒,你們並非旁觀者,有份捍衛法治,角色非常重要」。

包官所指是甚麼,恐怕,也不用童工多說了,中共,似正從各方面入手,企圖在「一國兩制」中,毁兩制、尊一國,催毀香港言論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心態已是越來越明目張膽,也離當年鄧小平承諾的「一國兩制」甚遠,否則,社會不會有港獨聲音,城邦論不會成為部份年青人信奉的理念,但,中共仍是冥頑不靈,國務院港澳辦前副主任陳佐洱昨出席內地人民網論壇,被問到港獨高漲時,竟將責任又推給境外敵對勢力:

「近年來,確有股港獨勢力在抬頭,像病毒一樣蔓延得很快,這是毋庸遮遮掩掩的事實,值得提高警惕,嚴正應對」。

又引前國務院港澳辦主任魯平近期在《南華早報》發表的文章,指「這些鼓吹香港獨立的人是純粹的傻瓜,沒有內地的支持,香港就會變成一座死城」,更指「他們知道每天喝的水從哪裡來的嗎?他們或許自以為比英國人聰明。為什麼英國人最後選擇把香港交還給中國,而不是宣稱讓它獨立呢?」

即是,回歸前港人未有叫港獨、回歸初期也沒有,港獨,那是近年才出現之事,那,責任誰屬?不是中共不斷破壞「一國兩制」,會引來這樣大反彈?

有多少人支持港獨,不是甚麼境外敵對勢力決定,而是中共自己決定,中共硬要干預香港,可以怪誰?

包致金所說「我看見前所未見的暴風雨」、即中共加強干預香港,絕非事出無因呀!


特首梁振英當日參選時,曾許下不少治港承諾,好像打擊樓價、捍衛香港核心價值等等,但,他上任至今,樓價是有升無跌,梁特首亦已一改之前的說法,即政府短期內是無法解決高樓價的問題,至於捍衛核心價值云云、先有國教爭議、再有西環懷疑干預數碼電台運作,但、這一切梁特首均甚少表態,交由下屬處理,其想置身事外態度,不問可知。

那,梁特首上任至今,做得最多的是甚麼事?就是他口中常說的「民生無小事」的「小事」!原本屬區議會負責的行人電梯、上水車站水貨問題等,民生、無小事,特首管小事,那,大事誰管?

不過,管小事也好,脫離基層、強扮作了解民生,有時,也會獻醜於人前,自暴其短。

話說,梁特首主持維港渡海泳儀式後,忽大有感觸,在其網誌寫下「渡海泳」一文:

「渡海泳

昨天早上主持了渡海泳的鳴「槍」儀式,樂見千七名健兒分批暢泳維港。

除了航運和其他經濟、民生價值外,維港還有很高的休閑和體育價值。由於大型的污水排放和淨化工程逐步完成,維港的水質也逐年好轉。在維港兩岸興建人工泳棚,讓大家,包括中環和尖沙咀的上班族可以在海中舒減工作壓力,或者在岸邊釣魚,why not?

2012年10月22日」

梁特首那句「在維港兩岸興建人工泳棚,讓大家,包括中環和尖沙咀的上班族可以在海中舒減工作壓力,或者在岸邊釣魚」,在各討論區、Facebook有很大迴響,但,絕大部份是恥笑居多!童工真的難以想像,他究竟是真心提出這「偉大建議」,還是,只是開玩笑?再還是,他認識的中環精英老闆,下班後還可以去健身游,不知道今天中環不少打工仔要工作到晚上七、八時甚至更晚?叫他們去海傍游水減壓?正如A說,跳海自殺就真的「冇晒壓力」!

現附上其他網友恥笑留言:

「讓在中環和尖沙嘴的上班族,可以在海中紓減工作壓力?

我只諗到做硬自殺勝地!」

「起左第一個踢佢落海 紓減巿民工作壓力」

「佢講得岩wor,跳左落海度真係無曬壓力,人都死令左仲邊有壓力呀d.i.u你fuck

要減輕壓力就快d推行標準工時啦」

「正吖!!! 『泳棚港』配合『浮屍港』現有優勢

97後特區唯一一樣做得到o既建設」

「諗起打工仔每日起身游水過海返工真係笑到收唔撚到聲」

「If a councilor makes such a nonsense proposal, he will NEVER have my vote. 」


童工一直未有寫過香港數碼廣播電台(DBC)面臨倒閉事件,全因,由鄭大班經翰找來黃楚標、李國寶等親共財主支持開始,童工,已對DBC前景不樂觀。大班行走江湖這麼多年,真的是食鹽多過童工食米,找來這些親共財主做股東,不會天真到以為,那個偉大祖國財主黃楚標會任由電台罵特區政府及中共!最終,不是大班自甘河蟹,就是DBC股東內鬥,一切,由DBC董事局組班那天開始,結局已寫在牆上,正如俗語所說,「食得鹹魚抵得渴」,以大班之精明,沒有可能不會預視今天的局面!

不過,昨天DBC員工,公開那聲稱是DBC董事局會議錄音,疑似是黃楚標所說,中聯辦主任彭清華對電台主持李慧玲「好反感」,反對大班找李做節目,那,又是另一回事,全因,今次該是首次有香港傳媒老闆,承認西環干預香港傳媒運作!

西環干預香港傳媒的「都市傳說」,童工聽過不少。A說西環某官常直接至電某傳媒高層,發表其偉論、傳媒高層即要求下屬加以報道;B說某電子傳媒高層是西環的「契弟」,講明某些議員學者不能在新聞中出現。但,一切,只屬「都市傳說」,沒片沒真相的年代,這純屬傳聞吧了,不過今DBC事件,卻是首次有傳媒老闆,親自說因西環「好反感」,所以不滿某某主持人,提供證據揭穿中共干預香港言論自由,怎樣算,大班、DBC也應記一功!

餘下的是,就算千般不滿大班、認為DBC倒閉也無關大局也好,既有證據證明西環干預香港新聞自由,港人,仍可以坐視不理?DBC可以倒、香港新聞自由不可倒!

C看到高登討論區有完整的transcript,童工轉載如下:

黃楚標:大班,你頭先話節目,大聲台見到有個李慧玲,佢主要鬧政府,仲要鬧中央政府,你係咪想我地做到咁樣…(李國寶:係呀,就是鬧Donald)咁佢來到我地台,你主要想佢做咩?政策係咩先?

鄭經翰:先講個政策先,做電台,最緊要有公信力,包括我在內,唔可以做政府喉舌…做電台最緊要有公信力,先有人聽。有人聽先有錢賺。最緊要係無政治立場,最緊要是其是,非其非。政府需要監察,唔監察點得呢?我就唔擔心,最緊要唔犯規,無針對性,但我地又唔好做喉舌。如果唔係電台無公信力,就無人聽。

黃楚標:李慧玲…是好惹火,你同我講過後,我地同彭(清華),中聯辦好反感,David(李國寶),你知嗎?(李國寶:知,係好唔想見到佢。),唔想我地要佢。但我亦同佢講此消彼長。但萬一佢來到(DBC),大班控制唔到呢?賺錢,我地當然同意,但我地唔想參與政治,或者捲入漩渦。我地應該明確清晰。

鄭經翰:做傳媒,第一要有獨立性…第二,我無可以話你聽我控制佢,如果我控制佢,係好大鑊,我無可能控制李慧玲,呢樣一定唔可以做。

我解釋畀你聽,有個宗旨,股東係分開。一頂帽,我係股東,另一頂帽我管內容。我係編輯,我都有自主…立場,我地不能預設,我同所有主持人都講,我地一定要根據事實,你地可以話有唔同立場…但我地一定唔可以有政治交易,我地唔可以話Donald話過,咁可唔以過…或者中聯辦我地話,專鬧民主派,就專鬧民主派,咁樣係唔得。一定有公信力。

黃楚標:我地唔想話為了個電台,引起不必要的…

鄭經翰:當你做傳媒,一定有是非…但有是非,你地咪話,找大班囉,把你地壓力卸開去,卸落我到。亦不需要話照住我,我唔使你照。

李國寶:我地照到你。

黃楚標:我地有意見表達,因為李慧玲係好惹火…

李國寶:就是河水不犯井水,我地無謂講咁多,你讚佢又好,彈又好…我地剩係睇返香港。

黃子欣:我講多一個point,佢(李慧玲)有D聲音黃絲帶……

鄭:要講,一定要講,今日個個都講艾未未,你唔講唔得,咁講完咪算囉。

2012年2月錄音

黃楚標:你亦知道點解我唔點賣得畀你,我係唔肯……我不如買多架飛機。

鄭經翰:如果我找到買家,佢又合資格,你地無得拒絕。

(不詳):但我地同意(買家)先得。

黃楚標:我地做呢,就唔會好似大班咁鬧政府。


假如,大家可以在這個網頁,看到特首梁振英交待他的僭建、以及發展局長陳茂波劏房事件,那,大可以買一張六合彩一試運氣!


特首梁振英昨天到立法會發表他的施政理念,童工認同作為特區之首,政策背後必須有一套施政理念與哲學,否則一切淪為官僚式技術操作,在今天政治環境下,難免繼續沉淪於煲呔式「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短視施政模式之中,但,有施政理念、有論述,並不代表可以理順施政問題,因為若斷錯症,錯判目前香港施政面對的問題,就算有論述也好,最終就如考試錯誤理解問題一樣,就算洋洋灑灑寫上萬言書,最終,也是文不對題,捧蛋收場。

就拿梁特首昨天發言中,提及中港矛盾問題,他說如此分析近日社會出現反中、反赤化抗議:

「社會上有人將這類問題高度政治化,甚至在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諮詢中,指該計劃是「赤化香港」,「割地賣港」。我認為這些言行,並不代表多數香港市民,但也不能掉以輕心,以為這些少數人的行為和言論對香港和內地關係的正常發展不會造成負面影響。」

甚麼「高度政治化」「並不代表多數香港市民」、只差未加入「境外敵對勢力介入」,活脫是左派、中共一直對香港所有反對聲音的標準定性方式,但、問題是,何以「赤化香港」,「割地賣港」不滿,遲不爆發,早不爆發,現在才爆發?單單是雙非孕婦、走水貨、內地人來港購買奶粉造成?還是,梁特首不敢、又或不想說,以往中港矛盾,只在於日常民生層面,尚未去到入侵香港社會核心道德及文化價值,但由特首選舉開始,西環介入、北京插手香港越來越深、甚至、連地產霸權也在這場鬥爭中「倒下了」,港人恐共感重現,擔心香港的核心道德、社會及文化價值被大陸化,才是根本問題,不針對港人恐共對症下藥,反而想將問題淡化,又怎可解決問題?

更好笑的是,A說梁特首又玩其語言偽術,將資本主義制偷換為「香港的核心價值」:

「我們要對自己有信心,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是成熟和穩定的體制,香港的核心價值在市民當中也得到廣泛的認同,不會因為密切的對外對內交往而受損。」

A說,香港核心價值不只是資本主義制,還有人權、法治、言論及新聞自由等等,何以,梁特首不一一說明,反而含混過去?何不簡單說明,我,梁振英,在一國兩制下,絕不將香港大陸化?

還是,他所說一大堆有關中港矛盾論述,根本目的不在化解矛盾,而在掩飾其將香港大陸化的目的?

十月 2012
« 九月   十一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Blog Stats

  • 1,801,813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