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九月 2012.


昨日偉大祖國反日暴亂升級,中午童工與A討論,A說那些反日暴徒,根本是借反日為名,發洩對中共不滿為實,從他們開始衝擊政府機關,衝擊武警、甚至叫出打倒解放軍口號已可知,中共要利用民族主義對付日本、維持管治權威,卻隨時會被民族主義反噬,特別是若中共打壓這場由他們弄出來的反日抗議,隨時會動搖其獨裁政權,遭那些暴民名正言順反政府。

想不到,深夜,A傳來一張從內地天涯討論區截下的圖片,內容如下:

「@明日傳媒:深圳警方根椐現場錄影今晚20:00在羅湖關抓獲2名從香港進入深圳今天進行打砸搶燒組織者.並當場從其攜帶的行李中繳獲相關犯罪證據和大量美金.據兩名犯罪嫌疑人初步交代,資金為境外某敵對勢力提供!」

A在電郵中氣憤地寫,中共,為了對付反日暴亂,竟暗示、「老屈」香港人是「幕後黑手」,為「境外敵對勢力」利用搞出那場暴亂,他怎樣也不信深圳暴亂和「境外敵對勢力」、甚至港人有關,如此污蔑香港人,還要在內地最多網民到訪的天涯討論區散播,這啖氣如何下嚥?

童工相信,稍為智力正常者,也不會相信這些謠言,只是,偉大祖國,如反日暴民者多,智力正常者小,恐怕,有人會信以為真!

中共,要還港人公道!

同場加影:網上流傳日本討論區網民恥笑偉大祖國暴民反日行為

廣告

昨天,內地多個城市爆發大規模反日遊行,但最令童工難以理解的是,示威城巿出現打砸搶燒情,據香港傳媒報道,偉大祖國的警察未有制止,而更令人側目的是,內地網絡及微博出現大量名為反日,實為打砸搶燒帖子,留言者還沾沾自喜,究竟,偉大祖國反日人士是愛國份子,還是,他們只是一群暴民?

 

 

 

 

 

 

 

 

其實,偉大祖國也有有識之士,對中共任由暴民以反日為名,任由打砸搶燒,卻不敢對日本採取行動不以為然,童工,在內地討論區就看到如此一側嘲調中共及暴民所謂保釣笑話:

「西門慶把潘金蓮推倒在牆上,武大郎看到了,嚴正聲明潘金蓮是屬於自己,神聖不可侵犯! !
西門慶把潘金蓮的衣服扒光了,武大郎坐在床邊,予以強烈批評,要求西門慶正視現實,立即停止一切侵害行為。
西門慶施展著各種姿勢,武大郎再次表明決心:為了保衛潘金蓮,我方將不惜一切代價………
然後西門射了。 。 。

記者問武大郎,"你老婆被西門慶強行霸占,你對此有何評論?"

大郎面色平靜說:“自從娘子事件發生以來, 我一直在密切關注事態進展。眾所周知,金蓮自古以來就是我老婆,我對金蓮有著無可爭辯的主權。希望西門慶先生認清形勢,本著雙方世代友好的大局,盡快無條件釋放我老婆。"

潘金蓮再次被搶走,武大郎不去營救反而在家裡面砸東西。鄰居不明:武大郎,潘金蓮被搶走你應該去打西門慶啊,在家裡砸東西做什麼?武大郎: 我砸的東西是西門慶家生產的!」

這次事件,其實是極佳國民教育育教材。

 


最近,坊間忽然冒出越來越多支持德育及國民教育人士,四出到反國教人土的Facebook「挑機」,他們觀點離不開香港資訊如此流通,根本不存在「洗腦」的問題,又或是說,政府已作出讓步,要相信學校、老師決定,學生也要認識偉大祖國云云。

即是,明刀明槍洗腦是沒有市場,但,以美化、隱惡揚善、刻意偏頗去製作教材,用潛移默化方式去向心智未成熟小學生洗腦,那,又是否不會出現?

A傳來一條影片,那是2009 年香港電台教育電視網站,為通識科教育新學制,與公民教育委員會聯合製作十三集配合通識教育單元「現代中國」及「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的電視節目《赤子 同根 300 秒》。港台介紹中講明以「國民教育」為主軸:

「節目內容以國民教育為主軸,每集以內地小朋友的角度來看祖國,圍繞不同的範疇,題材廣泛,以通識出發,透過跳躍及活力的節拍,加入互動的電腦動畫元素、趣味豐富的定格動畫﹙ Stop Motion ﹚以及本地唱作人的流行創作音樂,把國民教育議題變得生動有趣,同時加強青少年關心社會及對祖國認識的興趣。」

A傳來的是其中一集《小紅巾》,主要是介紹內地少先隊制度,但,節目卻刻意不提少先隊政治性,以及作為中共黨管治機器一部份,以及少先隊成員是品學兼優好學生的代表。

但,實際上,少先隊,即少年先鋒隊,其「中國少年先鋒隊章程」寫明接受中共領導:

「我們隊的創立者和領導者:中國共產黨。黨委託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直接領導我們隊」

當然,節目更加不會介紹其誓詞明言,隊員第一要熱愛中國共產黨,其次才是熱愛祖國,熱愛人民,又要為共產主義事業貢獻力量。少先隊,根本就是中共政下治組織一部份。

這個節目是官方公民教育委員會有份參與的國民教育,即是,一定程度反映官方對國民教育教材的取態。看完這個節目,真的令童工很難相信,日後政府對國教教材取態,不會加以美化,隱惡而揚善而達至軟洗腦效果。


表面上,反國民教育似乎沉寂下來,實際,不同人正以他們自己方式,繼續反國民教育。演員歐錦棠喜愛武術,他以一個有關巴西柔術故事,解釋為何反對設立國民教育科:

「有父親想送兒子學巴西柔術Braziluan Jiujitsu(武術一種,有興趣可google 一下),他選了著名好手Eddie Bravo的學校,讓兒子跟冠軍級人馬學習。

Eddie技藝好是必然的,但他有一個幾乎眾所週知的習慣,就是他愛吸食大麻,而且用量大,他也從不隱瞞,並多次公開宣揚大麻的"益處"。在他撰寫的柔術教材中,長達十多頁的自序,幾乎有一半是推廣吸食大麻的好處,並一一反駁世俗對大麻的"誤解",最後一句寫著:"要醒目,對草"。他以身作則,有板你睇,對草冇益?我世界冠軍喎!

相信他未必會要學生陪他對草,但可以肯定,他會不斷灌輸吸食大麻的好處。是的,家長和學員都有權選擇吸食與否,或只專注學柔術,或邊學對草邊用柔術鎖人,他從來冇強迫要學生吸大麻,吸定唔吸,幾時開始想吸,冇所謂。幾free?

你願意在這種教導下學習嗎?」

有人反國教,自然有人撐,不過,他們並非選擇說理,而是,抹黑反國教人士,同場加影亞視又一「巨獻」,亞視焦點,如何用打黎智英抹黑反國教行動


立法會選舉結束,所有風雨應暫告一段落,將焦點放回反國民教育行動,特首梁振英明顯較我們反應更快,昨天立即又施展其語言偽術,稱已任由學校自行決定是否將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獨立成科後,並抽起課程指引中引起家長顧慮的部份,希望考慮罷課的人士,不要停留在過去的印象之中,又說政府把是否開展、如何開展國教科的決定權交予學校,如要當局撤回,等於要禁止學校開展有關科目,不符香港的自由及多元社會的特質云云。

教師朋友A說,梁特首稱撤回國教科,等於要禁止學校開展有關科目,根本在混淆視聽。搞偉大祖國國民教育,左校早已為之,只是以公民教育、通識科名義進行,由於公民教育及通識科並無規定要有國民教育在內,其他津校、官校大多不理會,所以要教偉大祖國如何偉大的學校,沒有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獨立成科前,,他們早己開展那些洗腦式教育,所謂撤科等於要禁止學校開展有關科目,只是梁特首玩弄其偽術把戲。

反而,一但有了國民教育科存在,縱使政府今年、5年內不落實,但,第6年落實怎麼辦?就如23條一樣,若梁特首用立法後任內不執行,你,會支持立法嗎?

別當我們是儍瓜,梁特首!


選舉結束至今已超過24小時,童工心情也算平復了。看到不少網友在這兒留言,分析今次泛民「贏票輸位」的原因及想法,再加上主流媒體分析,相信已十分詳盡,只是,童工有些想法,仍想談一談。

究竟,公民黨在港島及新西以陳淑莊、余若薇排名單第二,最終拿多了票,卻無法取得兩席,是否浪費泛民選票、甚至,令新西民主黨兩張名單同告落敗的原因?童工發現有不同意見。即是,港島陳淑莊的確有機會取兩席,說她浪費選票未必全對,但,新西余小姐離兩席有一段距離,但李永達只差數百票當選,童工並非說李自己沒有責任,但,余小姐告急,是否亳無影響?這個,倒是值研究。

另外,公民黨今次在港島及新西打兩席告急牌,但無法取得兩席,表面上,對公民黨傷害不大,反正也完成每區1席目標,但,2004年李柱銘同樣排第二名告急,結果拿了120000票,連累排在余若薇之後的何秀蘭落選,到了2008年立會選舉,沒有了李柱銘後,民主黨得票大跌至39000票,不見逾七成。即是,歷史,會否在2016年立會選舉中,在公民黨身上重演?

還有,童工對公民黨「犧牲」陳淑莊做法,始終難以理解。她才做了一屆,正好再累積經驗,何以,要她為陳家洛「抬轎」,只做一屆?來屆公民黨6名議員,4名是新人,對政黨發展又是否有好處?

至於民主黨失敗,只可以說,今天市民傾向要走強硬路線,溝通對泛民支持者來說,已沒有市場,民主黨除了重回政改強硬立場,已別無選擇,而新西也是第一次沒有民主黨立會議員,其他泛民議員,會否令新西增加更多泛民支持者,以證明民主黨那一套己不行,也是童工未來想看的政治發展「實驗」!

此外,童工看到不少網民為民主黨在新西全滅、可以票債票償拍掌之餘,同時,也為劉江華出局開香檳慶祝。但,沒有民主黨通過超級區議會方案,童工肯定劉江華會在新東「磨爛蓆」,根本不可能將他踢出立法會。將劉江華幹掉,民主黨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但民主黨同樣因通過政改方案而失去議席,政治,何其有趣。


這一刻,童工心情沉重。原本,以為183萬人投票,泛民在立法會選舉表現不應太差,但票站傳來消息,公民黨恐怕無法在港島及新西取得第二席,影響所及,民主黨極大可能在新西全敗,港島泛民有可能只餘下3席,只有新界東表現理想,建制派有可能只取得3席,泛民可望坐5望6,泛民在地區直選有可能只守住18席,謹可過半!

若,一如傳聞泛民連法律界功能組別議席也不保,關鍵小數24席可能也保不住,即是,大家也不再用爭拗民主黨會否再出賣選民,與中央談判了,因為,就算中共、梁振英擺明不讓香港於2017年有真普選特首,我們,有可能連拿一把餐刀反抗的能力也沒有,因為,我們連最後的否決權也失去了,更枉論泛民是否要和中共談判,因為,我們連談判價值也失去了!

只望,功能組別與超級區議會議席可以守得住,令泛民可以保住24席關鍵小數,但,若泛民要靠功能組別與超級區議會保住政改否決權,又是否一大諷刺?

童工無言,全因,這是港人的選擇。


特首梁振英拋出所謂國民教育讓步方案,民間反對國民教育大聯盟、學民思潮不接受之餘,於深夜突然宣布,結束佔領廣場及絕食行動!

坦白說,童工最初是十分難以接受,連日行動已逼得政府節節敗退,也成了國際新聞,只差一步,童工一直深信,我們只差一步,就可以逼到梁特首及其政府收回國民教育科,明明可直搗黃龍,突然被十二度金牌叫停,功虧一簣,怎不叫人握腕嗟嘆!

事實上,梁特首的所謂讓步方案,只是一個偽讓步方案:撤銷3年開展期死線,並非撤銷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辦學團體及學校可自行決定是否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亦可自決是否獨立成科,實際上是將政府面對壓力,傳到學校、老師身上。

教師朋友A說,政府實施校本條例後,校董會權力大了,但辦學團體校董佔大多數,家長、校友、老師校董只各有一名,而辦學團體中,除了天主教外,那個辦學團體不對政府唯命是從?政府,還要怕民意,反國教大聯盟仍可以用民意逼政府就範,但,若是辦學團體「自行決定」,關注組要批評、反對學校嗎?只有兩票的家長、校友校董可以反對嗎?

無奈,大聯盟反對有關方案之餘,卻選擇結束佔領廣場及絕食行動,以關注組註冊成立公司,開展長期監察作抗爭目標。童工知道不少人感情上未必接受,但,學民也好、關注組也好,他們,已付出太多,我們不可能要他們肩負所有反國教重任,每個香港市民也有責任,反國教也不應局限於政府總部廣場,每個社區、每間學校、每個人心內,也可以是一個公民廣場,學民思潮是群眾,群眾,也是學民思潮,每個人也可以是黃之鋒,由今天開始,每個支持反國教的港人,也要出力承傳今次的成果,建立更多個學民思潮,要每間學校也有學民思潮,令運動延續下去!

第一步就是今日投票,兩票也要投,所有人用選票先將建制派踢出立法會,證明港人不接受建制派支持國民教育。


昨晚,那是令人振奮的日子。12萬人在政府總部外集會,要求撤回國民教育科。童工早已說過,這場戰事勝利與否,取決於我們可否堅持下去,特首梁振英昨日拋出與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學民思潮等反國教團體見面,梁特首會否懸崖勒馬,答應在沒有前設下,公開與他們對話,答應先撤回國民教育科,再於完全對等情況下,重新為國教科作諮詢,將成政府是否有誠意解決問題的關鍵。

還有,童工想提醒梁特首,反國教市民不止在廣場的12萬人,廣場以外,還有更多、更多你想不到的人,也是反國民教育,若梁特首有空,不妨到到「反洗腦教育 9月3日穿黑衣」的Facebook群組看一看!

童工,選了一些群組上載照片和大家分享。

亞洲電視新聞部

香港駐北京記者

星島日報記者

職工會聯盟

信報員工

經濟日報

香港電台

蘋果日報

還有更多不能盡錄,為這群廣場以外,支持反國教人士致敬。


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主席胡紅玉昨天再拋出讓步建議,表示委員會職權範圍可以再擴大,包括討論國教「撤科不撤科、是否獨立成科」等問題,又再度邀請學民思潮等反對團體加入委員會。

童工看到社會及網上不少言論,指既然政府也說「撤科不撤科、是否獨立成科」也可以討論,那,學民思潮及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理應加入,硬要政府撤科、堅持絕食,豈不為反而反,不講道理?

童工相信沒有多少市民了解這些政府諮詢委員會性質及運作方式,以為加入後就可以令政府接納不同意見,實情,這些諮詢委員會內早已設下重重關卡,一定加入,就如落入騙徒天仙局,随時輸掉身家。

先看政府「教育局成立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正式新聞稿,當中介紹委員會職能,有以下一段:

「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的目的是培養學生的正面價值觀及獨立思考及自主能力,使他們明辨是非,作出情理兼備的價值判斷,做一個對家庭、社會、國家和世界有承擔的人。為確保達致這項目的,委員會將在「開展期」內就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推行向教育局提供意見。」

最重要那一句,其實是「委員會將在「開展期」內就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推行向教育局提供意見」,提供意見,局方,可以接受,也可以完全不接受,以往教統會、法律改革委員會有多少意見,政府肯接受?恐怕十中得二、三,就算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建議撤科,政府也可以不接受,那,加入又有啥用?

其次,委員會的秘書為教育局首席助理秘書長(課程發展),即由教育局任秘書處,而委員會所有討論文件,均由秘書處預備,即是,委員會討論方向、議程均由政府主導,若秘書處不將相關撤科議程加入文件中,根本就不會討論,就算討論,政府也可以在文件中「做手腳」,只列出有利開科的資料,就如當年政府在策發會討論政改,提交文件均是傾向支持保留功能組別一樣。

就算政府真的接受委員會意見、教育局又肯讓委員會討論撤科,但,廿多名委員中,超過一半是親政府的人,一旦表決是否撤科,反對者如何有理,也是注定失敗。

那,既然明知加入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只會淪為政府政治佈景版,加入又有何意義?

九月 2012
« 八月   十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Blog Stats

  • 1,839,448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