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上至特首梁振英、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下至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均否認新界東北發展實為深港同城化、割讓新界東北給內地,變深圳富豪後花園的說法,但,當中仍涉及一個關鍵問題,就是新界東北發展就算不是直接與深港同城化有關,整個計劃是否同城化部署之一?究竟深港同城,是否特區政府一直秘而不宣的計劃?現在正逐步落實?

A日前傳來一份文件,那是曾蔭權年代的「官方」智囊機構智經研究中心於2007 年8 月發表《建構港深都會》研究報告,那,根本就是一份部署深港同城的「藍圖」,文件引用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劉兆佳說法,指港深共建國際大都會,只是一個「沒有寫入香港政府的官方文件」的計劃,即,特區政府早已秘密部署深港合併!

「其實,早在2006 年8 月,在由綜合開發研究院(中國·深圳)、深圳市經濟特區研究會和香港特區中央政策組聯合舉辦的首屆“深港合作論壇”上,香港特區政府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劉兆佳提出深港應聯合打造“ 特大城市”,催生“ 國際化大都會”。因此,關於港深共建國際大都會的說法雖然沒有寫入香港政府的官方文件,但在兩地政府和民間的互動中已經取得了越來越多的共識。」

文件又分提及深港融合,認為不只沒有問題,而且是一個長遠目標:

「作為一個願景,港深“融合”不僅沒有問題,而且是兩地經濟社會發展的必然;而作為一種實踐,港深“融合”則是一個長期的過程,需要市場、行政、社會力量的共同推動。」

由此可見,或許,早在2006年,深港同城已是特區政府秘密研究的課題,而文件第六章「建構“港深都會”的對策建議」,更提出要在「一國兩制」框架下建構「港深都會」,重點之一就是減少種種限制港深間自由流動障礙,「促使港深從單一的經濟合作走向生活、社會的全面整合,從而使要素限制流動走向要素相對自由流動」,而從城市規劃入手,正是方法之一:

「包括城市規劃銜接、城際跨境基礎設施的對接、港深邊境地區的合作開發、口岸的佈局與功能分工等。一方面要從國家的高度籌劃港深的未來發展,在國家經濟和社會發展中找到合適的位置和所應該扮演的角色,在這個前提下,創新港深兩地規劃和合作的運行機制,完善制度安排,實現管理的銜接,改善港深要素流動的軟件建設,從而真正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但兩個組成部分有各有特色的“港深都會”

本研究建議港深聯手成立適當機構,在「一國兩制」和不失各自獨立性及獨特性的前題下,制訂“港深國際都會”的策略性城市規劃和交通運輸規劃。這種聯合規劃應是在宏觀層面的規劃,如《深圳2030》、《香港2030》和《香港整體運輸研究》等計劃。這些規劃從城市發展和交通運輸的角度,協調香港和深圳的整體性發展方向(但不需要牽涉到地區層面的規劃),規劃中也要包括執行方案,令宏觀計劃切實可行。」

文件需提及以發展河套地區作為「特區中的特區」和「港深都會示範區」作開路,但誰敢保證新界東北發展不是另一策略部署?

事實上於2009年文匯報一篇報道《特首辦:深港「同城化」生活五大設想》,訪問當時的特首辦主任陳德霖,就對報告十分支持,更提及深港同城化五大構想,包括深圳常住人口便利進出香港、深港兩地通訊實現「同城化」、香港「八達通」「通」到深圳、深港居民便捷購買彼此金融產品、深港基礎教育實現對接,而報道更說,「一簽多行」其實是為深港同城實質化開路:

「深圳市公安局宣佈,經公安部、國務院港澳辦、國家旅遊局批准,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決定自2009年4月1日起,實施為深圳戶籍居民辦理1年多次往返香港個人旅遊簽注工作。由此,擴大深圳居民個人游試點工作正式啟動。這意味著,從明天起,深圳220萬戶籍人口,將可以持通行證無限次往返於深港兩地。「一簽多行」的正式實施,標誌著深港兩地向同城化邁開了實質性的一步。」

從這些資科,可見,深港同城化早已秘密進行中,我們,又豈可對新界東北發展掉以輕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