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結束至今已超過24小時,童工心情也算平復了。看到不少網友在這兒留言,分析今次泛民「贏票輸位」的原因及想法,再加上主流媒體分析,相信已十分詳盡,只是,童工有些想法,仍想談一談。

究竟,公民黨在港島及新西以陳淑莊、余若薇排名單第二,最終拿多了票,卻無法取得兩席,是否浪費泛民選票、甚至,令新西民主黨兩張名單同告落敗的原因?童工發現有不同意見。即是,港島陳淑莊的確有機會取兩席,說她浪費選票未必全對,但,新西余小姐離兩席有一段距離,但李永達只差數百票當選,童工並非說李自己沒有責任,但,余小姐告急,是否亳無影響?這個,倒是值研究。

另外,公民黨今次在港島及新西打兩席告急牌,但無法取得兩席,表面上,對公民黨傷害不大,反正也完成每區1席目標,但,2004年李柱銘同樣排第二名告急,結果拿了120000票,連累排在余若薇之後的何秀蘭落選,到了2008年立會選舉,沒有了李柱銘後,民主黨得票大跌至39000票,不見逾七成。即是,歷史,會否在2016年立會選舉中,在公民黨身上重演?

還有,童工對公民黨「犧牲」陳淑莊做法,始終難以理解。她才做了一屆,正好再累積經驗,何以,要她為陳家洛「抬轎」,只做一屆?來屆公民黨6名議員,4名是新人,對政黨發展又是否有好處?

至於民主黨失敗,只可以說,今天市民傾向要走強硬路線,溝通對泛民支持者來說,已沒有市場,民主黨除了重回政改強硬立場,已別無選擇,而新西也是第一次沒有民主黨立會議員,其他泛民議員,會否令新西增加更多泛民支持者,以證明民主黨那一套己不行,也是童工未來想看的政治發展「實驗」!

此外,童工看到不少網民為民主黨在新西全滅、可以票債票償拍掌之餘,同時,也為劉江華出局開香檳慶祝。但,沒有民主黨通過超級區議會方案,童工肯定劉江華會在新東「磨爛蓆」,根本不可能將他踢出立法會。將劉江華幹掉,民主黨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但民主黨同樣因通過政改方案而失去議席,政治,何其有趣。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