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梁振英拋出所謂國民教育讓步方案,民間反對國民教育大聯盟、學民思潮不接受之餘,於深夜突然宣布,結束佔領廣場及絕食行動!

坦白說,童工最初是十分難以接受,連日行動已逼得政府節節敗退,也成了國際新聞,只差一步,童工一直深信,我們只差一步,就可以逼到梁特首及其政府收回國民教育科,明明可直搗黃龍,突然被十二度金牌叫停,功虧一簣,怎不叫人握腕嗟嘆!

事實上,梁特首的所謂讓步方案,只是一個偽讓步方案:撤銷3年開展期死線,並非撤銷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辦學團體及學校可自行決定是否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亦可自決是否獨立成科,實際上是將政府面對壓力,傳到學校、老師身上。

教師朋友A說,政府實施校本條例後,校董會權力大了,但辦學團體校董佔大多數,家長、校友、老師校董只各有一名,而辦學團體中,除了天主教外,那個辦學團體不對政府唯命是從?政府,還要怕民意,反國教大聯盟仍可以用民意逼政府就範,但,若是辦學團體「自行決定」,關注組要批評、反對學校嗎?只有兩票的家長、校友校董可以反對嗎?

無奈,大聯盟反對有關方案之餘,卻選擇結束佔領廣場及絕食行動,以關注組註冊成立公司,開展長期監察作抗爭目標。童工知道不少人感情上未必接受,但,學民也好、關注組也好,他們,已付出太多,我們不可能要他們肩負所有反國教重任,每個香港市民也有責任,反國教也不應局限於政府總部廣場,每個社區、每間學校、每個人心內,也可以是一個公民廣場,學民思潮是群眾,群眾,也是學民思潮,每個人也可以是黃之鋒,由今天開始,每個支持反國教的港人,也要出力承傳今次的成果,建立更多個學民思潮,要每間學校也有學民思潮,令運動延續下去!

第一步就是今日投票,兩票也要投,所有人用選票先將建制派踢出立法會,證明港人不接受建制派支持國民教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