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主席胡紅玉昨天再拋出讓步建議,表示委員會職權範圍可以再擴大,包括討論國教「撤科不撤科、是否獨立成科」等問題,又再度邀請學民思潮等反對團體加入委員會。

童工看到社會及網上不少言論,指既然政府也說「撤科不撤科、是否獨立成科」也可以討論,那,學民思潮及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理應加入,硬要政府撤科、堅持絕食,豈不為反而反,不講道理?

童工相信沒有多少市民了解這些政府諮詢委員會性質及運作方式,以為加入後就可以令政府接納不同意見,實情,這些諮詢委員會內早已設下重重關卡,一定加入,就如落入騙徒天仙局,随時輸掉身家。

先看政府「教育局成立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正式新聞稿,當中介紹委員會職能,有以下一段:

「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的目的是培養學生的正面價值觀及獨立思考及自主能力,使他們明辨是非,作出情理兼備的價值判斷,做一個對家庭、社會、國家和世界有承擔的人。為確保達致這項目的,委員會將在「開展期」內就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推行向教育局提供意見。」

最重要那一句,其實是「委員會將在「開展期」內就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推行向教育局提供意見」,提供意見,局方,可以接受,也可以完全不接受,以往教統會、法律改革委員會有多少意見,政府肯接受?恐怕十中得二、三,就算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建議撤科,政府也可以不接受,那,加入又有啥用?

其次,委員會的秘書為教育局首席助理秘書長(課程發展),即由教育局任秘書處,而委員會所有討論文件,均由秘書處預備,即是,委員會討論方向、議程均由政府主導,若秘書處不將相關撤科議程加入文件中,根本就不會討論,就算討論,政府也可以在文件中「做手腳」,只列出有利開科的資料,就如當年政府在策發會討論政改,提交文件均是傾向支持保留功能組別一樣。

就算政府真的接受委員會意見、教育局又肯讓委員會討論撤科,但,廿多名委員中,超過一半是親政府的人,一旦表決是否撤科,反對者如何有理,也是注定失敗。

那,既然明知加入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只會淪為政府政治佈景版,加入又有何意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