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民思潮3名成員林朗彥、黃莉莉及凱撤昨日開始絕食72小時,要求政府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童工看三名學生的絕食宣言,他們看國民教育問題,較不少大人更加透澈,更加明白當政府對民意置若罔聞之時,我們要做的不是後退而是向前;不是盲動激進而是理性堅持。他們無意緊握拳頭揮向政府,而是用堅定的心與勇氣,證明他們是站在正確的一方:

「我們很愛惜我們還能看到的是非黑白,我們很喜歡我們還能聽到的真確事實,我們很喜愛我們還能嗅到的民主氣息,我們很愛護我們還能觸到的自由自主,我們很珍惜我們還能說到的敏感議題。但我們怕,我們很怕,怕下一代不再如此。

曾經我們以為九萬人的遊行能感動政府,在我們的一片吶喊下政府居然漠視我們訴求,我們哭了,家長抱著孩子哭了,香港的明天也哭了。但我們年輕,我們瘋狂,我們相信,所以我們勇敢。我們哭泣過後,拭乾淚水再次站起來。」

A在Facebook中留下憤怒留言:「稚子絕食,政府失語,梁振英,你有冇攪撚錯?!」

童工想,當孩子也走上戰場,大人,我們在做甚麼?還在猶疑甚麼?這場抗爭,理應由我們去承擔,上前線的,理應是我們一班大人,可是,我們卻要一班小伙子走上前線,我們,愧對下一代、愧對年青人呀!

張銳輝老師與一班有心人已發起「反洗腦教育 9月3日全城穿黑衣行動」,呼籲在9月3日新學年的第一天,「讓我們每個人都穿上黑衫,讓政府更清楚看到香港不要洗腦教育的民意大象,我們同時借這件黑衣,聊表對學生、教師和家長的支持:「香港人都站在反洗腦的同一陣線。」」

大人們,我們還有退縮的理由嗎?

學民絕食宣言:

「也許最後的時刻到了

我沒有留下遺囑

只留下筆,給我的母親
我並不是英雄
在沒有英雄的年代裏,
我只想做一個人。」
北島的《宣告》正正說出了我們只想做一個人,我們想做回一個普通的中學生,在暑假的日子裡和家人旅行,與友人嬉戲,但我們的心好痛,我們無法丟下心痛不顧一切,來到八月的最後兩天,我們知道僅餘的日子不多,但不甘心,我們仍心存希望,我們深深相信國民教育科會被撤回。

慢慢的長路,我們走得很累,但我們從不輕言放棄過。我們相信堅持就能看到希望,我們走過一個年頭,這些日子不管是風雨交加的八號風球,還是三十多度的炎夏,我們撐著傘,我們任由大汗疊小汗地走在街頭上,走在人群中,為了的是我們的下一代,為了的是香港的下一代。

我們很愛惜我們還能看到的是非黑白,我們很喜歡我們還能聽到的真確事實,我們很喜愛我們還能嗅到的民主氣息,我們很愛護我們還能觸到的自由自主,我們很珍惜我們還能說到的敏感議題。但我們怕,我們很怕,怕下一代不再如此。

曾經我們以為九萬人的遊行能感動政府,在我們的一片吶喊下政府居然漠視我們訴求,我們哭了,家長抱著孩子哭了,香港的明天也哭了。但我們年輕,我們瘋狂,我們相信,所以我們勇敢。我們哭泣過後,拭乾淚水再次站起來3。

我們絕食絕不是用生命威脅政府,更不是為了成為英雄,所謂「民以食為天」,我們放棄人最基本也是最需要的食物,為的是告訴政府我們的專注,我們的堅定,我們要求政府立即撤回國民教育科。亦希望我們放下慾望的同時,大家能夠和我們一同關注,甚至專注。

我們清楚知道生命有多可貴,但我們更清楚我們的下一代不可成為傀儡,我們渴望他們能夠有自己的思考和自己的情感。如今我們放下最基本也是最需要的,不是愚 昧,是我們已無計可施了。包圍中聯辦、追擊吳克儉、九萬名市民遊行、擺設街站收集十萬個簽名、追擊候選人、長征……一切一切我們都嘗試了,但政府仍然充耳 不聞,「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政府的卑鄙我們看到了,但我們絕不可允許他的通行,我們絕不可低頭,我們堅持信念,要求撤回國民 教育科。

為了思想自由,情感自由,為了下一代,為了香港的明天,我們自願絕食,堅決不已。撤回洗腦國民教育課事不宜遲,梁振英政府必須站出來回應訴求,面對民意,你責無旁貸。

我們相信明天的陽光,也相信我們能夠每天看到晨曦的陽光。」

廣告